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那年 那往事

那年 那往事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朝花夕拾
   很少回故乡长住了,回去总是匆匆地小住两日,便离开了;而且每次都有这样或那样的事缠绕着,总不能闲暇下来,走走村头巷尾那些熟悉的小路。
   国庆放长假了,我特别想回家;特别想去村里看看。一直有一个地方,承载着童年记忆里最难忘的往事。
   二十多年了,曾以为走出故乡的我,在岁月的流逝和世事的蹉跎中,忘却了那些久远的故事。然而,每当生活宁静下来,在异乡的窗外眺望远方或者挥手告别故乡的瞬间,内心油然生出一份牵念。总觉得内心深处有一个最软的地方似乎被抽了一下,一种异样的疼。我知道,曾经在内心深处有一份无形的承诺,犹如深埋在泥土里的一颗种子,涌动着要破土出芽了。是啊,是该怀揣着一份流年的问候和游子的牵念,回望经年里的一些往事了。
   回到故乡,沿着村里熟悉的小路,来到一座俨然是小山的地方,我有些伤怀——思绪一下子飞到了二十年前,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
   依稀记得,那天快放学时,天空中布满了乌云,灰黑色的乌云将天空满满的盖住,随着放学的铃声,小伙伴便相互结伴,急切的走出学校。天空中的乌云越来越厚,也越来越低,一会儿的功夫,天色便暗淡下来,紧接着便是隆隆的雷声和划破天际的诡秘闪电,我们几个小伙伴在呼呼狂风中,摇摇晃晃的向家里奔去。好在学校离家并不太远,当天空中洒下点点滴滴的雨点时,我们都“安全”到家了。
   回到家的我,便帮妈妈去做饭了。清楚的记得那天吃的晚饭是青海农村特有的小吃,“搅团”。当饭上桌的时候,天空中豌豆大的雨点已经变成竹子雨帘了,院子里的积水来不及排出,有一尺多高,水面上泛起密密麻麻的水泡,此起彼伏。
   “搅团”是青海人家的特色小吃,一旦做起来,农家院里就会飘起香气四溢的浓浓饭香,总是会弥漫到一方的天空,嗅着这特有的香味,大人孩子都会念叨着说:“嗯,今晚谁家又做搅团了,好香啊!”。
   那晚的搅团也不例外,但那喷香味道却被倾盆似的大雨侵蚀了,天空中飘不起香味,吃起来也觉得索然无味。家里人匆匆吃过之后,便开始忙碌起来。父亲戴着草帽,穿着雨衣,雨靴,拿着铁锹钻到雨雾中去排查院子的积水和出水口。我便帮母亲收拾碗筷,刚迈进厨房门槛,腿脚一下子冰凉起来,低头细看,才发现厨房里也积满了水,我赶忙惊叫院中的母亲。母亲闻声即到,看着这情景也不禁一怔,——此刻还洗什么锅呀,忙乱中的母亲立即拿起盆子舀起水外倒,我也找了一个小盆紧跟其后。弟弟妹妹太小,母亲打发他们上炕了。父亲在院子里转完一圈后,来到厨房,看着此情景,感叹道:菜园子里有老鼠洞,这水八成从那里的,(那时的厨房正好与菜园是一墙之隔),我去看看,说着又钻入浓浓的雨雾中。此时的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一会儿的功夫,父亲又回来,他略带忧郁的说:“今晚的情况看起来有点不妙啊,菜园边上的大树这会儿横倒在菜园里,这树根都拔起了。”随后,他让母亲带着我和弟弟妹妹,先去邻居家躲躲。我赶忙放下手中的舀水盆,去唤弟弟妹妹。当我们趟过院里的积水,来到大门口时,大门已经打不开了,慌乱中唤来父亲,父亲一手缀着门扣,一手扳着门板,勉强才打开一个人侧身硬是挤着才能出入的一条缝,当时父亲扶着门板,母亲带着我们姊妹几个顺势挤出大门了。(后来才知道山体滑坡,最初已将院墙挤压,使大门变形,不能正常开关了)而父亲则说:“你们先出去,我再回去看看。”就这样父亲又返回家里。
   母亲带我们刚来到邻居李大妈家,远远听到村里敲锣打鼓的声响,就在我们还探知究竟的,锣鼓声越来越近了,锣鼓声里混杂着人们的呼喊声,可是又听不太清楚,就在这时大妈的儿子,李彬哥传话进来:“锣鼓声是村里的干部们组织敲响的,说今晚可能山体滑坡,住山根下的人家,赶紧携家人出来,不要搬东西,人命关天,一定要保全家里人员的安全。”母亲不禁失声喊道:天呐,这是天灾人祸。她赶忙对李冰哥说:“你赶紧从房上去去传话给你叔叔,他还在家里忙乎着呢。”李冰哥飞一般的爬上梯子,上房了。父亲到底还是没有从大门出来,因为此刻的大门已经容不下一个人侧身的出入了,幸好院子里有梯子可以上房,父亲便是爬着梯子,穿过房顶来到大妈家的。清楚地记得,父亲出来时从家里顺手提出了一个录音机和一个暖瓶。
   就在我们刚走到大妈家院里时,不知又谁传来话,现在已经能够确定山体滑坡了。呆在大妈家也危险,家长带好家里人,往村西边的人家里转移。说话间,大妈家里的灯泡全熄灭了。
   天全黑了,伸手不见五指,雨依然在下,脚下是泥泞不堪的路,母亲带着我们又向村西边的叔叔家艰难的走去。身后依稀听见人们的叫声、呼喊声、甚至小孩的哭声,夹杂着雨声混为一片。
   来到叔叔家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我们的衣服已经湿透了,那晚我们便住在叔叔家了。(当初叔叔是村干部,也出现场指挥去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时,父亲带着一夜的疲惫,拖着僵硬的双腿来告诉我们,我们的家已经被压在大山下面了,他忧心如焚的说:现场依稀能听见厨房碗碟破碎的声响。大山依然在往前移动,邻居李大妈家的多半个院子已经看不见了,我们前后院的伯父和叔叔家的院子也看不见了。母亲听到如此震撼的消息,忧怨的说:“这以后,还咋过呀!”。
   那一夜,父辈们辛苦创建的家园,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我本想也去看看现场,可是大人们不让去。当天大亮的时候,我就记得村里来了很多人,有政府领导,有亲戚朋友,有周围村庄的乡亲们。而我们姊妹也被舅舅,姑姑分别接去。
   当我再次回到村庄的时候,在政府的领导下,在亲友的帮助下,已经开始重建家园了。
   如今站在曾经是满目苍夷的废墟前,望着这个巨蟒般吞噬了父辈们家园的山体,感慨万分。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望着眼前这座静谧、葱郁的小山,一切恍如隔世,一切似乎从来如此!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对牛弹琴 下一篇:阴阳两界话清明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