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江南】四月风来,梦里花开(小说)

【江南】四月风来,梦里花开(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我和薇是死党,从中学开始,就厮混到了一起,一个张扬果断,一个固执极端。
   她实在美,长得漂亮,聪明大方,男生大概都喜欢这样养眼的女孩。而我恰恰相反,自卑又内向,不喜欢女生最爱的裙子,留着短短的男生头,穿着是复古式的休闲服。
   大多数时候,我是沉默的,与薇站在一起,就是绿叶当鲜花的陪衬。是的,就是如此反差的两人,在性格上却是一拍即合。
   薇有许多所谓的朋友,男的,女的,都有。我只有薇,唯一的一个。
   学校的奇闻八卦,都是她讲予我听,谁追谁啦,谁又抛弃谁和谁在一起啦。我们形影不离,无话不谈,包括她的爱情。
   学生时代,有这样的死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尤其多年之后,当我一个人,孤单的走在人潮人往的人群里,更加想念那段不分彼此的时光。
   直到肖逸的出现,是读大二的时候。我与薇的友情,因为这个男生,有了裂痕。
   那是四月,春光无限好,在梨花落尽,绿叶满枝的梨树下,我遇到了肖逸,薇当时也在。
   是温暖。
   你信么,有一种人,天生就有让人过目不忘的本领。
   十步之遥,他就站在我面前。
   或许是习惯性,我以为这样好看的男生,是来找薇的,余光瞧见薇,从她眼中,看到了惊艳和自信,还有一丝志在必得的东西。
   他走过来,我假装系鞋带,脸红的低下头,虽然知道他不是找我。
   嗨,帅哥,你是找我吗?还未抬头,便听见薇上前与他搭话。我心涩涩的,你有什么资格和她争。
   嘿,你好,不,我找她。他如是说着。
   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句话,早已窜进了十八岁的那颗心。
   我看着眼前,沐浴在阳光下的帅气男子,黑亮的头发,白皙的肤色,高高的个子。白衬衫搭着牛仔裤,你知道的,我喜欢这样的男生。
   我和薇在一起的时间,这是第一次有男生主动找我说话。脸红的看着他,你好,找我有什么事吗?我说。
   他笑了,很潇洒的样子。他说,你手上的书,看完可以借我吗?
   早晨吃过饭,就跑去图书馆排队。玛格丽特·米切尔的《飘》想看很久了,今日正好借到,没想到他也喜欢。
   喏,拿去吧,我看完了。几乎听见自己砰砰跳的声音,第一次撒谎,却不脸红。
   谢谢,改天还你,再见。
   不用,再见。我说。
   薇看着他的背影,迷恋的收不回目光。她说,落落,这个男生我喜欢,我一定要追到手。我黯然低下头,叹息了一声,苏落,你没戏了。
   之后的一个星期,薇每天好像都特别忙,下课完全不见她的踪影。她告诉我,她对肖逸一见钟情,别的男生她看不上,就只要他。
   说起来,真觉得自己很讽刺,他的名字,都没有勇气打听,还是薇把他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我知道的,这份一人花开的感情,只有埋葬在心底最深处,无人窥视。
   薇总是有各种方法,让男生落入她的网,肖逸如是。学校的美女蒋小薇与帅哥肖逸终于走到了一起,他们的留言八卦,犹如梨花,满天落尽。
   他带着薇奔跑在他最爱的篮球场,穿过浪漫的十里樱花岸边,薇坐在他的自行车上,放声肆意的大笑,像一朵娇艳的花。
   那时,我记得第一次与肖逸相处,是黄昏,他站在我们寝室门口。
   是找蒋小薇吗,她刚好出去了,不在呢。我合起手上的书,微笑的说着。声音里,有自己未曾察觉的颤抖与惊喜。
   不是,苏落,我找你。他好看的嘴角,笑了起来,还是那么阳光。
   他走了进来,手上拿着的是那本《飘》。
   把书还给我了,抬头看见他定定的看着我,我目光闪闪,这种气氛,很是让人尴尬。
   他瞧了瞧我脸红的模样,突然就笑了,不是那种无声的笑,是很爽朗的笑。
   有一刻我真想告诉他,我喜欢他,然而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薇就走了进来。我看见她亲昵的挽着肖逸,问他怎么那么开心。
   我问自己,是不是有一种心碎,就是有爱不能说,还要装着若无其事,那么的疼,那么的伤。
   似乎过了很久,没有见到肖逸。直到那天晚上,薇睡在我的被窝。
   她说,落落,我放弃肖逸了。她说隔壁学校的男生,帅气多金,正在追求她。她说肖逸没有他有钱,若是没有钱她怎么貌美如花呢。
   从来都知道薇的爱情不足三个月,我以为肖逸会是个例外,他那么好。突然之间,我有些看不起薇,不知是因为肖逸,还是因为她所谓的金钱。
   薇似乎也发现我有时避着她,只是两人没有放在明面上说,毕竟这段友情生在最好的年华,谁又真心想错过呢。
   从薇说了之后,我似乎更加想念肖逸了,那个阳光般的男生。时常,做一些连自己也无法理解的事,比如偷偷拍下他打球的身影,偷偷在书桌上刻下他名字的大小字母。
   对啊,那也是偷偷,再喜欢,也是偷偷。我自卑,害怕,害怕如果说出来,这偷偷的喜欢,也会被他唾弃的一干二净。
   薇曾经说过,落落,谁要是被你看上,那该多惨啊。是的,我偏执,很极端,喜欢一个人,会把它藏得很深很深,哪怕知道没有结局,也不愿意放弃。
   毕业的时光,终究还是无情的来了。
   落落,不管去哪里,要想我知道吗。薇调皮的说着,她选择留在这座城市,这里有她那多金的男朋友。
   我哭了,她抱着我,傻丫头你哭什么呀。
   我舍不得,要走了,舍不得。是啊,舍不得,舍不得这份两年的喜欢。
   我舍不得的,是肖逸。
   三年之间,我奔波在各个城市,独独没有回去那所住满回忆的城,三年之间,我再也没有遇到一个如肖逸一样的男子。
   选择了逃避这样偏执的方式,去思念这偷来的喜欢。你瞧,我还是没变,短头发,休闲服。我想,如果再见到肖逸,脸还是会红的吧。
   手机的屏幕是他打篮球的相片,同事好奇的问起,我微笑着,这是我男朋友。是啊,一直住在心里的男朋友。
   一个人的相思,是苦的,也是甜的。我怎么也没想到,肖逸会来到我工作的地方。
   那天,阳光很好,梨花很美。他走了过来,一如五年前。
   他说,苏落,我喜欢脸红的女孩子。
   他说,苏落,我喜欢短发的女孩子。
   他说,苏落,我没有和蒋小薇在一起。
   他说,苏落,你把我刻在书桌上,我把你印在心里。
   他说,苏落,我找了你三年。
   他说,苏落,我对你一见钟情,爱的从来都是你。
   我扑在他怀里,哭得一塌糊涂。原来,爱情偷偷来过。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车祸 下一篇:伶仃谣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