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伶仃谣

伶仃谣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槐火纷乱,寒烟微凉。又是陌上花开 时节,十年了。十年,十年能做什么呢?十年可以让不会说话的孩子学会走路,十年可以忘记曾经许下的诺言,十年可以让我心不再起波澜的去拜祭你的坟。
   风起,烟波盈盈。十年前,我与你在花前吹笛撩琴,在月下对弈,犹记当年,月光照在你的脸上,在睫处留下了一小抹阴影,煞是好看。你爱穿月牙白的衣裳,可我觉得那总像是死人穿的。不免调侃你道:“你日穿白色,可要小心阎王爷把你当做孤魂野鬼,给勾了去。”没想到,当年我不经意的一句话,却注定了结局。你皱皱眉,笑道:“我若被阎王勾去,那你可不要守寡了?”我气结,女孩子的心思,怎可这样说出?脸上泛出淡淡红晕。灯笼发出黄晕的光,围着这光的还有几只小飞蛾。你见我这窘样,不由得笑了。你笑起来,真是好看。那日,风轻轻吹起你的袍角, 一失神,手中棋子竟落错,那么轻易的让你将了我一军。“将军!”你手中的棋子越过楚河,到了我的地盘。“你输了,输了!”你的语调听起来那么轻快,带着胜者之态。是啊,我好不容易才输了你。要不是我失神,怎么轮得到你?
   一晃神,才发现斯人已逝,独留下我一人空坐幽篁。月亮西斜了,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月自光其光,它哪管你心中苦涩呢?
   碧玉年华,弱冠之年。我待出嫁,你将迎娶。我出嫁之郎,是你;你迎娶之人,是我。待字闺中,对着那雕了鸳鸯的窗,笑了又笑。看着梳妆台上的各色胭脂,步摇。想起娘亲对我说:“女孩出嫁之日,一定要梳妆打扮,贴花钿,要染鹅黄。还要穿上婚服,以团扇遮脸……”
   推开窗,看见飞蛾不停的向灯笼撞去。我撇撇嘴,明明知道是死,何苦还要撞上,自寻死路呢?真傻。 见客厅的烛火还未熄,想去看看是谁夜半做客。刚迈出一步,但又抽脚缩回,这样晚了,还出闺门,只怕爹娘又要斥我了。“啪!”似乎是茶杯被打翻在地的声音。我心中一惊,偷偷溜到厅室门外,却仿佛听见了你的声音。你的声音不卑不亢,爹爹却是竭斯底里。
   “我不同意!我家女,怎么可是你想退婚就退婚的?!不管你是什么原因,你也要迎娶她!不能让我们家丢了面子!”
   “苏老爷,青瓷是个好姑娘,她定可以找到更好的人家。我此次去,凶多吉少,我不敢耽误青瓷……”
   青瓷是我名。她定可以找到更好的人家,你后面说什么,我没听。只是反复地思索着这一句,她定可以找到更好的人家。你这样一说,不是就不要我了吗?怎么可以呢?
   我推开门,定定的望着你。你大概没有想到我会出现,愣了愣,呐呐道:“青瓷。”爹爹本来还在盛怒,见我一出现噤了声。我看了看被打翻在地的茶杯,青瓷做的,上面本是一张古琴,还题诗,闲坐夜明月,幽人弹素琴。此刻碎成了好几半。
   “青瓷,你出来作甚?快回屋去,一个快要出嫁的女子,还这样没规没矩。”我没有理会父亲的话,向他道了道礼,示意我有话说。
   “你说。”我一开口,才发现声音沙哑,用袖掩口,轻咳了几声,“你的意思是说,你想退婚,你不想要我了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可否给我一个理由?”你的发高高束起,用巾缠了几圈,固定好。你轻轻扭头,说:“此刻,国有难,而我怎可以只顾与你儿女情长,男儿生着一腔热血,我若不为国,便不是七尺男儿!”你看着我的眼,“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看出你的笃定,知道你不可能改变主意。
   “你若要参军,不负你生为男儿身。我同意,但是你能不能,能不能……”我抿抿唇,“能不能不退婚。”你似乎很讶异,但是又有点高兴。
   “我不同意,要么你放弃国,风风光光的迎娶青瓷,要么我答应你刚才的要求,退婚。”父亲说道。“爹爹,你是知道,我与临季是青梅竹马,非他不嫁。”我淡淡的说出了口。“你……你……唉,随你们罢。”父亲摇摇头,叹了叹气。
   “我答应你,我不退婚,但是若我遭遇不测,这婚姻不作数。你可再寻有缘人。”
   你可再寻有缘人?我想我一定是上辈子造了孽,自你之后,再无有缘人。
   你走的那年,亲手种下了一棵柳,你说:“它便是我。”我笑道,它怎么可能是你。但是,现在它真的是你了。见它新抽出枝桠,就想起那日。
   阳春三月,清晨的布谷,一声一声的叫着,布谷,布谷。盈盈粉泪,你与我挥手告别,登上了渡船,再回望,只留有一抹白影。此后每日,我都会去渡口等你,去照看那棵柳。一日读《诗经》读到一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我总会感叹惆怅,你何时而归?
   当归,不归。我等到了你的死讯。战场上,那么多的亡魂,你会否闲挤?我又怎么忍心把你丢在战场上呢?你还会不会找到回时的路?说湘西有赶尸,我渡船而寻,与之曰:“吾之夫,战死。请将他待回。莫让他受流离之苦。”那日,阳光正好。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过来的,我只能通过老人的描述来想象你的路途,你紧紧地跟在赶尸人的身后,你也想快见到我吧。赶尸人手中摇着铜铃,铜铃碰撞,发出“叮叮叮叮” 的声音,点着沉香,指引方向。我那时边想着你,边弹琴,歌唱我们儿时的歌谣“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只是有点可惜,你听不到我唱的了, 你听到的只是引路人口中的含糊不清的经文。像是被遗忘的古老语言而吟。指引着你回家的路。
   我推开了窗,你快回来了吧。我似乎闻到了香火燃烧的味道,悠远悠长。我到了渡口,看见船家渡江。那是你吗?江水悠悠,我心愁愁。远处有炊烟升起。现又是杏花时节,你已离去三年之整。
   陌上有一柳,吾夫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立也。“它便是你。”
   十年已过,这柳已有十岁。长大了几轮,风中摇曳着枝条。
   风住时,烟波凉凉。今又是你祭日,我已上山,立于你坟前。你的坟已长满杂草,我也亲手种了一棵柳,在你下葬之日。现也有七年之大。“它便是我。”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三十年前,周家诞下一子。取名为临季。四年后,苏家诞下一女。取名为青瓷。那时,临季已有四岁。
   二十一年前,青瓷五岁,第一次见临季,临季边惹得她哇哇大哭,因为九岁的临季弄坏了青瓷的风筝。后来,临季亲手扎了一个风筝算作是补偿给青瓷的。那时,青瓷见他为他扎风筝,手被竹条划得满是伤痕,虽然做出来的风筝不好看。“我给你吹吹,娘说,哪里痛呼呼就不疼了。”
   十五年前,临季十五岁,是他一生的半载。而那时青瓷十一岁。一日,临季在后院偷看见了青瓷,从此情定终身。
   十年前,青瓷将嫁,临季将娶。本为一段美满姻缘,但因国危,临季舍青瓷而去。在小桥边种一柳。
   七年前,临季死,青瓷不再嫁。她在他坟前亲手种一柳。
   现,青瓷已有二十六。鬓边已有白发,她将其戏为‘思君之发\'。
   雨落隔岸,河过忘川。曲水弯弯,陌上谁家。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江南】四月风来,梦里花开(小说) 下一篇:既然是天使,就要让他飞起来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