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公交车上

公交车上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真逗,在我们这个点一支香烟可转两圈的小城,居然有了公交车。良心话,这个点子还真不错,在南北长达二十华里的城郊开通公交车,方便了上下班职工、实惠了南来北往的老百姓,还真解决了不少问题哩!
   近段时间,为照顾乡下年迈的父母,我每个星期日都坐1路公交车。那位陌生女子在套子口站上,在杜河终点站下。她苗条顺溜的身影总是从步行街巨大的广告牌后出现,最先扑入我的视野。我曾凭借着记忆为她画过为数不少的素描,速写本上她水曲柳般的身段,多少次幻化成活生生的人,在我眼前晃动。她像三月天依依的垂柳纤细、柔韧;又像四月里洁白的槐花,从里到外渗着甜津津清香的味道,有着纯净、透明的光泽。每当1路公交车在套子口站减速行驶时,我的眼神便不由自主地扫了过去,期待着她的出现。在霓虹灯盛开的日子里,她留给我的感觉就是一株亭亭玉立的广玉兰树,开满晶莹朦胧的玉兰花。
   她轻盈地跨进车门,总是一成不变地坐在车箱左侧的小窗口下,掖下挟着一个咖啡色的坤包,看上去像那家超市的售货员,她约莫十八九岁的年纪,黑亮的头发光滑如瀑,发梢上烫着卷卷的刘海,修长的手指细嫩白皙,精心修剪过的指甲整齐美丽。黑亮的眼睛藏在长长的睫毛下,就像两汪深隐林中的幽深池塘,晶莹澄澈。脸上洋溢着恬静的神情,流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她凝视一阵窗外马路上川流不息的人群,然后把坤包移至胸前,打开,拿出一本厚厚的书旁若无人地阅读着。那副神气,嘿,看着就觉得很不一般,一点都不同于大街上那些浅薄庸俗追逐时髦的姑娘们。我何以独对这位不知名姓的姑娘留下这么良好的印象,或许是她在车上读书的形象感动了我吧。这年头能拿起书本的人已经不多了,在这样的环境读书又读得如此入迷的人就更少了,这在我大概觉得属于破天荒的一件新鲜事吧!
   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初夏的阳光已经把它恒久的热力洒遍世界,街边的柳树上开始传来夏蝉时断时续的鸣叫声,1路公交车每天沐浴着灿烂的阳光奔驰。立夏这天,我又坐上了1路公交车,车行至套子口,小窗口下的姑娘苗条的身影又准时地出现在广告牌后面,这次她穿着一件花色的连衣裙,脸上挂着若隐若现的微笑,动人极了。我还记得她被风吹得摇曳不定的衣裙上那些素色花朵图案,就像夏夜的满天星星,她没有戴项链,戒指或耳环一类的饰物,尽管打扮的很朴素,但仍然很抓人的眼球。
   她上车后,坐在我前面的一个空位子上,随即打开坤包,取出硬硬的一张卡片仔细端详着,我稍微留意一下,原来是一张自学考试的准考证。这时候,上车的人开始多了起来,姑娘一如既往地埋头读一本书。“咳,你看前面看书的妞,挺够味的,像哪位歌星下放。”不知何时我的身旁多了两位小伙子,在小声嘀咕议论着,“有什么稀罕,看那副酸样,准是做给人看的,可惜这年头谁来车上看书,都是十足的浪费表情。”另一位小伙挤眉弄眼地迎合着,话说得太露骨,我不由替眼前的姑娘担心起来,偷偷地瞄了她一眼,只见她的手机械地卷动着书。两道漆黑的眉毛挤在一起,眉宇间骤起一道山峰,牙齿咬着下唇,可能是生气又像竭力控制着情绪。好在姑娘终于没有还击,显出良好的涵养和气质。两位小伙也自觉没趣,不再说什么。1路公交车平稳地行驶着,将满车的愉快与不愉快洒在郊外的马路上。
   这期间因为工作忙,我有几个星期没有乘公交车。那位曾给我带来过新鲜感、带来过心跳的陌生女子也逐渐被我遗忘,对于她的存在于否已纯粹游离于我的意识之外,只是偶然看到大街上竖起新广告牌时,我的脑海便会闪现出她俏丽的模样,仿佛看到广告牌下站着的她,沐浴着夏天的阳光。被楼群峡谷间吹来的风撩起她素色的裙裾。这期间我又开始乘1路公交车,但没有再见到她上车。夏天结束的一个早晨,天空湛蓝,新鲜的阳光不失时机地刷亮这个城市,在那个温馨的站牌下,我又想起那位陌生的女子,但她一直没有出现,是搬家了吗?时光变幻着阴晴不定的光彩,她的形象也在我的记忆中清晰黯淡地变幻着,仿佛一个故事,有了喧闹的开头,却无声无息地失去了结尾,突然断线了。
   两月后的一天中午,我偶然又坐了一回公交车。马路两边的树上澄红的果子首先向人们报告着秋天莅临的气息,一缕缕不易觉察的红色爬上了野樱桃的叶脉。她像一只敛翅多日的蝴蝶出现在广告牌下,我的目光骤起一束捕捉住了她。仅两个多月,她明显憔悴了许多,我不知道这中间她经历了什么,也没有与之交流的必要。我们依旧只是两个互不相干的乘客。她又抵头翻弄着她的坤包,最终拿出一个红色的本子,她的面孔一霎时被映衬的发亮,那是一本毕业证书,上面两颗朱红色的大印和一枚轧在照片左上角的钢印。原来两月多不见,姑娘已顺心逐意得到了她想要得到的东西,这份荣誉得之不易。尽管她付出了劳其筋骨,困乏其身的代价。此刻,照片上的姑娘自信地微笑着,笑容很从容、很甜美,现实中的姑娘脸上同样溢散着笑意。她仍然在杜河站下车,车下有位戴红领巾的孩子在接她,“李老师,你回来了!”看着这一高一矮的两个人,相拥着淹没在森林般的玉米田里,我心中霎那间涌动着一种幸福的感觉。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送鸡风波 下一篇:春 露(外一篇)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