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我们会一直陪你

我们会一直陪你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魏薇失踪了,”这个消息是苏佳告诉他的。那时,他正在早读。朗朗的读书声透过那一层仿佛被漂白剂沾过的牙向教室外传去。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
   他听了,有些不大相信,扭过头向坐在后排桌上的苏佳看去。“我说苏佳,你就别再开玩笑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知道不知道。下个月就要高考了,”他说。他知道苏佳的癖好,苏佳是个风趣的女孩,喜欢开玩笑和谁都能够交心。或许这也是她和魏薇最大的不同。
   苏佳听了,抬起眼看了看他,说:“严坤,我是说真的。”说话时,他看到的是苏佳那张少有的惶恐不安的面孔,仿佛在大白天里看见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让她心有余悸。
   他听了,不知是信还是不信。
   以前,魏薇是苏佳的闺蜜。每天上学、放学,苏佳仿佛都是魏薇的影子。魏薇走到哪儿,苏佳就一定会跟到哪儿。许多时候,魏薇的心结也是苏佳给解开的,比方说考试失利,再比方说班上有男生偷偷看过她藏在书包内层的日志。
   但一个月前,魏薇和苏佳闺中密友的关系就像一只沾到了铁砂的气泡,彻底破裂了。
   在魏薇看来那次是苏佳的错。那次是苏佳的生日。那天中午,苏佳把从自己家里带来的蛋糕摆在临时用课桌拼成的方桌上。
   等吹灭了蜡烛,班上的同学便围坐在桌前一面吃着蛋糕、一面谈天说地。
   其间,也不知是多谁说了一句,“看今天是苏佳同学的生日。大伙给苏佳同学唱唱歌,助兴怎样?”
   每到这个时候,总会有人乐于起哄。
   有人说:“我们苏佳同学平时和谁的关系最要好呀?”
   “是魏薇,咱们班的班长,”班上几个调皮的男生故意学着魏薇的声音阴阳怪气的大声说道。
   “班长唱一个,班长唱一个。”桌前的气氛被那几个男生搅动,一刹那仿佛一星明火落在一间充满了瓦斯的地下隧道里。
   他侧过头向魏薇那边看去,只有魏薇一个人还愣在座位上,不知所措。魏薇的脸上是一片彤红色或许是因为害羞,也或许是因为窘迫。
   那天,魏薇被迫唱了一首。在他和苏佳看来,那天的歌魏薇唱得很好,除了一句记不起台词外便再无任何瑕疵。
   “魏薇,唱得不错嘛。不愧是音乐世家的大小姐,”苏佳笑着说道。
   魏薇听了,脸上变得更红。
   那天,也许是故意有人找茬,再也许是信口开河。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什么音乐世家嘛。不过就是在街上搭台唱戏的。红白喜事,只要有人请,就唱。”
   那句话的声音很小,但最终还是灌进了魏薇的耳际。那天下午上课时,坐在魏薇的旁边,他觉得魏薇的脸色格外难看。平时红润的两颊透着几星苍白。但究竟是为什么,他和苏佳又无从得知。
   他只知道从那以后,魏薇和苏佳说话时的语气也变得和从前不大一样,仿佛从骨子里又换成了另一个人。
   有一次,苏佳跟着她去书店买书。从书店出来,苏佳挑了一本张爱玲的《倾城之恋》。一路上,苏佳像往常一样和魏薇聊着。苏佳记得那次她和魏薇聊的是张爱玲。聊到一半,魏薇就没有以前的兴致。临走时,魏薇只说了一句话:“情爱小说有什么可看的。”说话时,魏薇的语气里满是不屑,像是为了故意气气苏佳,又像不是。
   下午,魏薇还是没来上课。他开始越来越确信苏佳的话。学校里,魏薇的妈妈找来过,说:“魏薇中午没回家。”他的心里就愈发难受。
   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可怎么办。再说马上就要高考了。他也曾在报纸上看过无数高中女生被拐卖的例子,至于后面,他也不敢再继续深入下去。
   严坤这样想是因为魏薇从小就住在他家隔壁,门对门。如果还有那就是出于十七八岁的男孩和女孩之间懵懂的青春情。那份情,在那个年龄段仿佛一团看不穿的雾,似友情又似恋情。
   学校里,已经调动了所有校警。
   晚上,他和苏佳一起骑着自行车在附近的商铺一家一家询问。十点,在公园里,苏佳才找到失踪一整天的魏薇。
   他和苏佳把自行车踩到公园的时候,魏薇正一个人坐在公园的长凳上发呆。正是初夏,草丛附近到处是漫天乱飞的蚊虫。以前,魏薇见了这些东西都会大呼大叫,但现在却纹丝不动。
   “魏薇,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苏佳轻声问。
   “我做什么要你管吗?”魏薇白了苏佳一眼继续坐在原处。
   “可是大伙都在找你呢,”他在一旁补上一句。
   魏薇看了他一眼,垂下头,一言不发。但却看不出任何要走的意思。好半天,魏薇才对着他这边张开口:“反正大家根本没把我当回事。我就算回去了也没意思。还不如就在这儿,要是被人绑架了更好。省得麻烦。”
   苏佳看了看魏薇,蓦地从她那几句话里,想起了一个月前的事。苏佳知道她还在为那天的事赌气,想劝但又不知从何说起。
   “可至少,你得对得起你妈妈呀。你一走,又不和她说一声的。再说万一你一个人出了事,她能受得了吗?”停顿片刻,他一旁反问道。
   魏薇努了努嘴,半晌才从嘴里憋出一句话来:“反正她也不会再管我了。爸爸一走,她就只知道自己的生意。或许我根本就不是她的亲生女吧。”
   苏佳听了心里有些酸楚。魏薇家里的事,她以前也听说过。魏薇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魏薇的父亲很早就离世,只留下她和母亲靠母亲每天登台唱歌的酬薪和以前的积蓄过活。
   也许是家境的缘故,魏薇对周围的一切都抱着一种畏惧感。在学校里,除了严坤和苏佳,她便很少和人说话,即便说也不超过三句。
   “那魏薇你也不能像现在这样吧。至少还有我和苏佳呀,”他继续说。
   魏薇听到苏佳的名字,心里的火似乎又要燃起。
   但就在那一刻,一只手握住了魏薇满是汗的手。紧接着是一句对不起。那手和那声音,魏薇都格外熟悉。
   魏薇抬起头,是苏佳。她没想到苏佳会向她道歉。在魏薇的心里,苏佳一直是班上的强人,人漂亮,和谁都合得来。她有些惭愧,原本以为那件事早已被苏佳抛到脑后,但没想到那件事苏佳会一直记得。
   她想从苏佳的手里挣脱开。但看着苏佳那张写满了诚恳的脸,她又浑身使不上劲来。
   “我们会一直陪你的,”苏佳说着,把魏薇从石凳上拉起。魏薇看了看严坤,严坤也笑着默默点头。
   从那以后,魏薇又变回到从前那样。只不过在她心里多了一句话:“我们会一直陪你。”每次魏薇想到这儿,泪总会像决堤的洪水,止不住从眼角淌下。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春 露(外一篇) 下一篇:春和秋的故事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