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结婚专业户

结婚专业户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牛子结过十一次婚。是个名副其实的结婚专业户。如果说,开始同事们调笑着叫他结婚专业户,自然是充满善意的调笑,他还有些羞恼,免不了要狠狠地瞪上同事一眼,那么现在,他自己则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他自己也认为自己是个结婚专业户了。当别人不叫他牛子而叫他结婚专业户时,他很自然地“哎”,这么“哎”着时,他是自豪的,满足的,甚至是骄傲的:我做的是送子观音的事,善事儿,好事儿呢。
   牛子姓张,是这座城市的自然产儿——他父母及父母的父母的父母都是老城人。他父母生了他哥和他两个儿子,他姐一个女儿,他姐如花似玉,他哥和他也是不折不扣的美男子。谁叫摊上俊男父亲和美女母亲呢?一家子相跟着上街,这种情况是常有的,上世纪八十年代,这座城市远没有现在的规模,没有现在的花花绿绿,钟楼所在的十字街就是最繁华的地段了。长长的午后,难以消磨,就像城区许多人家的做法一样,他们家也选择出去散步。父亲和母亲走在前头,姐姐套着母亲,便也走在了前头。后面是他和哥哥。一家子,个个都俊美,就吸引了不少眼光,赞叹的,羡慕的,“瞧人家这一家子!”“啧啧,大人是大人,孩子是孩子的!”如果碰上父母相识的人,总要寒暄几句的。姐姐会问人家“叔叔好!”或“阿姨好!”,脆生生地甜,哥哥也会问,“叔叔好阿姨好!”只有他,腼腆地一笑,算是他的问候。如果那人还有些疑惑,“这两儿子,一般般地高,哪个是老大哪个是老二?”这个时候,或父亲,或母亲,或姐姐,或哥哥,都抢着回答,只有他,还是一笑。
   这一笑背后隐藏的事实,是全家人的心病。他,是一个哑巴,他的全部语言只是一个“哎”。这是上推八辈祖宗都没有的事。不过,牛子虽然哑,看什么一眼就会,学什么手到擒来。哥哥高中毕业后上了大学。他呢,本来学习很好,可是,父母不放心他去外地上大学。好在,有城市户口,高中毕业的他不费难就进了邮政局,成了正式工。可是,他不喜欢这份工作。推个自行车,大街小巷地转,敲开门送去信件或报刊,人家跟他客气一下,他就笑一个,旋即转身飞也似的逃走——哦,他是出于一个哑巴的自卑或自尊!当单位的厨师老高退休后,他自告奋勇长掌了那把大勺。他的聪明好学,使得他的厨艺日益精湛,得到单位一致的好评与好感。
   当姐姐出嫁,哥哥成家后,他主动与父母分了家,搬在单位修的家属楼住了——他知道,他在家,会给父母添堵。他都二十八了,还是没结婚。当然,这与他自身也有一些原因,健康的姑娘没人愿意见他,可是,瘸腿少脑子的,他又绝对看不上眼。起先,他期待逢着一个和他情况差不多的,可是一直没出现。后来,他就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对于成家,那已成爪哇国般的一个概念。
   不料,三十三岁植树节后的第二天,有健康女子竟主动寻到了他,托局长说情,要求和他结婚。他永远忘不了那天。那天中午,下班回到家后,他环顾四周,依然是一尘不染,他无奈地跌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与此同时,他听到了敲门声。他看了看电视,是影视金曲,他的心就紧了一下。门外是一男一女。男的西装革履,女的容貌姝丽。那男的一见他就伸出热情的手,“你好,大哥,可找到一个愿帮忙的大好人了!”他将这对男女让到沙发上坐了,细细听了一排子那男人的话,才彻底搞明白找到他的是档子事。人家是两口子,现在“离婚”了,“离婚”的目的是为了再结婚——这不就找上他了。这女人和他一结婚,按政策,就会发给一个准生证。这女人自然就可以大摇大摆地生一个娃。当然,生的是人家的娃,与他没半毛钱关系。他需要做的,就是和这个女的去民政局结一次婚。孩子出生后,再离一次婚。这样一来,夫妻俩的工作无忧,花的代价最低。否则,玩失踪,不仅孩子要缴二十多万元的社会抚养费,而且还有开除公职的可能。他明白了,为什么人家一见面就称他为帮大忙的大好人了。他略一思考,于他,又不损失什么,而且又是领导打过招呼的,何乐而不为呢?他爽快地答应了。先到照相馆和那女的照了相,牛子是正派人,没想什么,只有新鲜的惶然。民政局那块儿,一切都打点好了,不需要说一句话,他只签了几次自己的大名:张顺利。事情就妥妥的了。八个月后,他又和那女的以几乎相同的程序离了婚。走出民政局大门,那男的硬是送他至家,留下了一笔感谢费。
   就这样,在此后的十年里,他结呀离呀,结呀离呀的,成了结婚专业户。当然,比起第一次,变化还是有的。比如,感谢费,从结婚到离婚的时间,等等,都事先议定了。写在了协议上,双方都签了字。他老道了不少,用笔和人家交流,时间上,他要求短,感谢费,他要求多。
   这一次,又有人找上门来了。不过,他感觉这一次有些不寻常。见面、签协议等等一切都是那女人出面。女人三十八九岁的样子,模样不丑不俊,浑身透出一种气息,平和端庄,让人不由得对她产生好感。可是,他却在这张平和的脸上读到了不平和,读到了女人内心的孤独,荒凉。她丈夫的不出面,更加深了他的猜测。他什么要求也没提,写下,“我愿意帮你,不需要报酬。”那女人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他感觉他的心弦被一缕清风般的手抚摸。谁知道呢,就是这么对生活充满悲凉的一个女人,却还要生孩子!生孩子会给她活着的勇气和力量吗?
   此后,他的心里就装了这个女人。莫名地,就想起她,苏梅丽,结婚时,他知道了她的名字。他很想多知道一些这个女人的情况。但是,他又不便打问,再说,协议里也有一条就是“不得打听对方的隐私。”
   那天,他骑车去旧人大时,无意中发现了女人的踪迹。她缓慢地拖着脚跟往一扇红漆大门走去。他在她后面。他看到了她向前陷的腰,后仰的肩部和头部。他仓惶地掉头,拼命地蹬车,直到一座低矮的小平房前才停下来。回过头,她的背影正被一个大红巨口吞噬——他觉得她那么弱小那么单薄,弱小单薄得让他心疼!他记住了这个大门。
   此后,每天,他都会远远近近地在这扇大门附近徘徊。
   这天,他刚走到巷口,就听到那他萦绕心怀的大门咣当炸响,一对男女急咻咻地走出来。那女的一派亮丽,只可惜再美的五官由怒气绞拧在一起也不好看,何况还在炸雷一般呼啸:“你死了心吧,他爱的是我!你以为为他生个儿子他就会回心转意?做梦去吧!我们的儿子已经会坐了。别不要脸地缠着他了……”那男的一言不发。那女的就又转过头吼道:“你不是和同学聊天去了吗?我一猜就是这臭不要脸的叫你!你再来她这儿一次,我就去你单位闹一次!哼!”喊过就气哼哼地急走在前,那男的耷拉着脸小跑着追上去……
   他的心紧揪起来。呆呆地望着那扇半开的大门……
   十月,女人找上门来,比约定迟了两个多月。约他离婚。不出所料,她憔悴了许多。他问:孩子好吗?(当然是纸上写)女人看着他遒劲的字迹低下头久久不语。他焦急地写到:你不用回答了,如果……她一下抬起头,一张泪痕打花的脸:“谢谢你这么关心我!这个世界上我只有孩子了,可是,孩子,他,疑似脑瘫,那种情况下……我,多傻啊……卖良心的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呜呜……”女人再也克制不住了,“可是,孩子,他还是我活下去的理由——他认得我,他只认得我……”他着慌了,手脚痒痒的想要动着干点什么,可就是不知道该干什么。
   她不哭的时候,他拿了一条整洁干净的手帕给她,递给她的还有一句话:梅丽,你俩的世界需要一个我吗?
   一个月后,牛子给同事们发大红烫金的请柬。大家就笑着嚷嚷:牛子啊,你这结婚专业户专业到家了啊!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勿忘我 下一篇:【山水】老戏(小说)(外一篇)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