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青春作伴好还乡】心乡

【青春作伴好还乡】心乡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程诺捧着马克杯立在落地窗前,放眼望去灯火旖旎,马克杯中的水汽缓慢的上浮,氤氲了他的眼镜。
   来到这个城市已经三年了,逃离家乡已经三年了。
   程诺是一家杂志社的写手,一支签字笔,一个笔记本,构成了他全部的生活。快要过年了,杂志社也放假了,他的存稿堆积在桌案上,厚厚的一沓。手机里的祝福短信一条条的存满信箱,独独没有亲人的短信。
   思绪回到很久很久以前,小小的他背着背包踏上远行的路,列车前行,他的心也跟着前行,窗外的景色飞快的后退,远方的烟火寂静的绽放。当年的他只是一心想,未来的我会马到成功,未来的我会衣锦还乡,未来的我一定会让父亲刮目相待!满心的憧憬塞满了他的脑海。
   可是,自己却被困在这个城市里寸步难行,困在霓虹和玻璃之间,没有勇气也没有时间回去故乡,只能悄悄的在心里想着那遥远的地方。
   手机铃声响起,是那首他熟悉的《回家》。
   “喂,程诺,提前祝你新年快乐啊!”同事李行打来电话。
   “恩恩,你也是,新年快乐。”程诺放下马克杯,微笑的说,尽管他知道李行看不见他的笑容。两个人寒暄了几句,李行突然问:“今年,你还是不回去么?”
   程诺沉默了一下,说:“买不到票了……而且,我这样子怎么回去……”
   “唉,程诺啊,不是我说你,就算你当时离家出走,但是这么多年了,你爸妈也应该很想你的,你就不要有那么多顾忌了,老人家总是希望子女在身边的。”李行在电话那边叹气。
   “明年吧,明年再回去。”程诺说着,嘴角却勾起苍白的笑。每次都是明年,每年都没有勇气去买票,每年也都做不到想要的业绩。
   “哎,又是明年,真不好说你。我还有约会,就先挂了。明年,你一定要加油啊!”李行急匆匆的说完,就挂了电话。
   程诺丢了手机,伏在桌案上写着他的新文:
   “林清一路奔跑急行,手中紧紧的攥着红色的车票,生怕它被北风飞雪吹走掩埋。车站里人头攒动,林清就像是个夹心饼干,前面的拖个大箱子,后面的提着一个大包,大伙都在往前挪动,人群在挤来挤去中缓缓的前行,林清也随着人流向前。前方的人看不到尽头,身后的人也看不到结尾,这让林清觉得自己好像在一个永无止尽的道路中被推挤着前行,所幸的是,这条路上的所有人都洋溢着笑脸。”
   笔尖轻触,程诺在纸上划拉出一道长痕,每次到这里就断了线,回家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他不知道,总是顿在这里写不下去。
   皱了皱眉,程诺索性丢了笔,躺倒在床上,拥着被子浅浅的睡去。
   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乡,有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庭前一弯清泉,庭后翠竹丛生,院内种着父亲最喜欢的鸢尾,长着母亲最爱的君影草。小时候的他窝在母亲的怀里,指着天空中泛着红光的星星问那是什么星,母亲微笑的回答:“是灯草星,它的传说呢,妈妈也不知道,妈妈知道它的名字还是外婆告诉的。”
   小程诺瞥了嘴,不高兴的指着院内的君影草问:“那妈妈你最喜欢这个了,这个有故事吗?”
   “恩,小诺,这个呢叫君影草,还有个名字是铃兰,传说呢,如果把这种花做的香水洒在你喜欢的人身上,那你喜欢的人就会一辈子陪着你,像影子一样跟着你。”女人指了指小程诺在夜色下的影子说到,“而且呢,收到君影草的草的人这一天都会很幸福的哦。”
   “那妈妈,以后我每天都送你君影草好不好?”小程诺仰起小脸问。
   “好啊,小诺对妈妈真好。”星辉下,女人抱着孩子唱着摇篮曲,低唱声悠悠的回荡着。
   被窝中程诺抱着被子,梦中是母亲的笑脸,天明梦醒时又是泪沾衣衫。窗外鞭炮声声,烟火耀眼,印着程诺略微凄惨的笑脸。
   第二年冬初飘了第一场雪,玉雪千里,阳光染透了洁白,程诺突然就想通了,在网上订了回家的票。电话铃声的《回家》响起,没有感到以往的心酸和无助。
   李行在电话那头很大声的说话:“程诺啊!今年的业绩不错啊!今年你回家不?”
   程诺嘴角扬起惬意的笑:“回去,我想回去看看我的故乡。”
   “嘻嘻,你小子终于肯回去了啊!”李行在电话那端放肆的笑。出来闯的哪个人不是想闯出一个名堂来,其实他和程诺也是一样的,在这个城市中苦苦挣扎着开花结果。
   农历12月25日,程诺一大清早就跑去了车站,车站人头攒动,他随着人流一点点的前进,虽然很缓慢,但是至少离家又近了。手中攥着的红车票蒙上一层薄汗,这一刻,程诺觉得自己和自己文章中的林清很像,虽然很艰难的被挤着前行,但是心中却很快乐,很欣喜。
   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程诺在风雪中彳亍,故乡就在眼前,但是他却怎么也踏不出那一步,故乡的天空飘着雪,公路旁的梧桐改种了悬铃木,本是青砖白瓦的房屋变了高楼大厦,本是石子泥泞的小路铺了宽阔的柏油路。故乡真的变了好多。
   家门前的泉水不见了,家门后的翠竹也只剩几根竹桩,手指摁上红彤彤的门铃,程诺心下轻颤。出门来相迎的是鬓角微白的母亲和父亲,“小诺,这些年,受苦了啊。”只这一句,程诺就泣不成声。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程诺拥着薄被坐在窗口,看着庭院中久远的鸢尾和君影草,暖意在心底涌出。
   我的青春留在了异乡,我的汗水和拼搏换来了如今,我的故乡藏在我深深地心底。
   程诺给下一部小说拟了第一个名字——心乡!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月光】军恋(小小说) 下一篇:拥抱春天,不负春光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