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落红如花

落红如花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许小妹认识田文军的时候,心情正跌落在太平洋底。她一直这样想的,她爸拉三轮遇车祸都是她害的,她哥考上大学却执意南下打工挣钱也是因为她。这样想着,她就郁闷得不行。虽然中小学成绩一直拔尖,可一进入花花世界的大学,孤僻的她,就觉得整个世界都把她遗忘了。不参加活动,就闷头看书,也不看教科书,就钻进图书馆,看那些一直被爸妈称作“禁书”的乌七八糟的书,像什么《红楼梦》、《非常日记》、《儿子与情人》……看了那许多的“邪书”,许小妹突然意识到,发生那件事,也没必要寻死觅活;或者……如果不是爸妈一直把她束着,让她一直活在那么个纯白的世界里,那事儿可能压根就不会发生啊。这样一想,她竟然有些抱怨起爸妈来了,难过得很。
   认识田文军那天,许小妹接到了她妈打来的电话。许小妹清楚,她妈没事是不会打电话的,更别说出现“下雨天,没事情,聊天”之类的字,她妈节俭到吝啬的地步,从不吃肉,天黑了家里也不点煤油灯,更别说用电看电视了,所以说他们家是真正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她妈开始说没事,后来就哭了,许小妹也跟着哭。她妈说她爸可能要截肢。许小妹安慰好她妈,自己就一个人跑到学校的后山山顶上大哭,哭过了,漫无目的地就走到了江边。
   十二月的天气,冷飕飕的风,很容易将一个人吹醒,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时候,就得借助外界的力量。可这一天许小妹的情绪似乎特别糟,早上被同学冤枉偷钱,中午打饭的时候不小心把别人的饭盒撞倒了,赔礼道歉赔钱不说,还挨了许多白眼。世态炎凉。女人没事就喜欢瞎想,更何况是有事呢?她开始坐在离水很远的大鹅卵石上,后来鬼使神差地向江水边走去。
   坐了几天的火车,任是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安顿好一切,田文军就一个人溜到江边去走走。后来田文军就想,这就是缘分。从蒙古大漠到这个江南小镇的第一天,就英雄救美。
   田文军将许小妹抱到岸边上,拍打着她的脸庞,半晌,许小妹仿佛从梦中惊醒说:我手脏了,只是想去洗洗,怎么就掉在水里了呢?
   田文军有点哭笑不得。
   许小妹和田文军理所当然地成了很亲密的朋友,这种“亲密关系”在别人眼里可就都变质了。一个能言善道,一个沉默寡言;一个开朗,一个忧郁。二人以兄妹相称,这种很纯粹的情谊,在很长时间里给了许小妹求生的意志和不竭的动力,而她也没想到,自己会在很久以后才知道,自己已经在无意当中爱上了这个粗犷但不失温柔体贴的“老男人”。
   同学们似乎都被田文军收买了,左一个他好右一个他好,对许小妹竟然也格外地热情起来。许小妹变得开朗起来了。在她看来,爱情未必长久,而友谊却可以天长地久。空间上的距离暂且不说,就时间,两三年后,谁知道会是什么样子?更何况,田文军是有女朋友的,她怎么能做一个人人唾弃的小三呢?
   田文军则有他自己的心事,对涉世未深单纯得像一张白纸的许小妹,他在爱慕、愧疚与矛盾中饱受煎熬。这些许小妹当然不知道,还只是想可能是他背井离乡念家思人,她当初也有这样的心情。她也想到自己并不如田文军想的那么纯洁,对于一个未经历过生死抉择的人,怎么能体会她的苦痛呢?
   田文军工作调动,离开这个城市,偶尔会想起,在这个江南小镇,他觉得自己欠下了一笔感情债。对于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在许小妹对他如此的依赖下,他只能告诉她,其实他已经成家,说了N多的理由,最后说顺其自然。许小妹明白。可她惊觉,她计划好的人生道路,已经被这个男人破坏了,她的生命里似乎已经不能没有这个男人了,有时候她会想,做他的情人吧。
   许小妹对田文军的依赖,让他在男人的虚荣心与自尊心里找到了一种久违的感觉,更多的是一种压抑。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彼此了解的深入,许小妹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这个她衷情的男人,传统得要命。以前一起吃饭时,他就从不让许小妹付钱,AA制也不行;他的孩子必须跟他姓,绝不做倒插门女婿……
   原本差不多已经忘记的折磨又开始困扰许小妹,一想到那件事情,她就胸口痛得喘不过气来。她不想破坏自己在田文军心目中的形象,她怎么能告诉他,高三毕业的那个暑假,几个同学一起去夏令营,仿佛喝了很多酒,反正第二天她醒来时,一身被脱得只剩内衣裤地裹在被子里,而那个她一直崇拜的男同学就合衣躺在她的旁边。那时,她就想到一个字,死。
   田文军说,在他心里,许小妹就是一朵含苞预绽的百合,是天使,是月亮……
   其实,许小妹大可不必在乎这些话,男人的话,有时候就是一时兴起,兴口胡说。可田文军越是这样说,许小妹就越是压抑得喘不过气来。当不能承受时,她割断了和田文军的一切联系。
   毕业后,顺利就业,对众多的追求者,许小妹报以绝对的微笑。可“女大当嫁”,在亲友的劝说加胁迫下,许小妹开始和一个男人交往并最终结婚,而那个人,竟然就是她崇拜的那个男同学。那个男人仿佛全然不知当年的事情,只一心一意地对许小妹好,许小妹想,这是天意么?
   新婚之夜,当看见洁白床单上的那点如花落红,她泪如泉涌。
   在很多年以后的十二月,当田文军和许小妹再次相遇在那个江南小镇的时候,两人均已儿孙满堂。见了面,相顾无言。坐在江边的鹅卵石上,冷风如当年一样吹拂着许小妹已经霜白的头发。田文军说:没人知道你去了哪里,我每年就到这里来过冬,每天来这里等你。你想的那些我都知道,那次醉酒,你哭闹着,都说了。你想我会介意那些吗?可没想到……
   现在我们都很幸福,不是吗?许小妹颤颤地微笑。两人相携而去,还像两兄妹,身后的残阳如血,晚霞如花。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禮儀】萤火之森(小说) 下一篇:明媚的良知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