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星月】毒药(小说)

【星月】毒药(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题记:前世你欠了我的命,这一世我来寻找你了。
   我叫陈默,是个童养媳,今年刚满十六岁,未到圆房的时候,相公突然得了场重病,一命呜呼了。
   下葬的那天晚上,我坐在屋子里无所谓悲伤,本来和他也没什么感情。平时那个寡居的婆婆对我更是苛刻,连饭都不让我吃饱。阴森森的大宅子里,夜晚更是死气沉沉。漫无目的,我穿过了凉亭,不知怎么的就转到了婆婆的院子里。屋子里一阵暧昧的笑声令我屏住了呼吸,我用手捅破了窗户纸,看见了一个男人坐在婆婆的床上。我急忙拽起裙角要走,谁知却被绊倒了。
   听见了响声,婆婆走了出来,看见了我,一声呵斥:“你在这里做什么?今天看见的事不许往外说,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我胆战心惊的跑回屋,没几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她对我看起来温言软语,我心里直发毛,一股冷气从脖子后面升了起来。她给我夹着菜:“今天我让厨房多烧了几样菜,吃吧。吃完饭去外面玩一会儿,这时候的花灯可好看了。”
   我直恶心,急忙吃饱了跑进了自己的屋子。谁知道她竟在汤里下了砒霜,我闭上了眼睛,灵与肉开始分离。意识尚在清晰的那一刻,进来了两个人。我倒要看看她都鼓捣了些什么。原来她害怕我以后搅得家宅不宁,请大师做法呢,念叨了一阵,大师找来了他的小徒弟:“阿森,去往她的印堂处贴个封印,这样以后她就安宁了。”
   小徒弟冲着我走了过来,仔细看了看我:“师傅,她长得可真美啊。”森的手顺着我的面颊划过来,封印却粘在了我的眼角上,他嘴里叨咕着:“今天的事与我没关系,你要找就找她们吧,尤其是那个老妖婆。日后你若成了我的小媳妇,封印自会自动解除,你会恢复所有的记忆。”他拿过一块玉佩:“这是开解封印的,看见了它,老太婆不管经过几世轮回都会想起今天的一切。”
   我不会放过你的,前世你欠了我的命,这一世我来找你了。
   多年以后,终于遇见了阿森,也成了他的小媳妇。原来的恶婆婆却转世成了他慈眉善目的母亲。
   我叫林默,苗条的个子,大眼睛水灵灵的,一头乌黑的秀发被我绑成了两条大辫子,只是眼角处比别人多了一颗美人痣。见到阿森的那天,天空正下着小雨,如同片片梨花。谁知道到了他的家,却看见了那个恶毒的女人,她此刻正在给我做饭呢。见到了,她急忙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拉着我的手,“可真俊呐。”看来她和阿森已封住了前世所有的记忆。
   几个月后,花轿在吹吹打打中进了他的家,因为阿森,我的心里暖暖的,复仇的欲望一点一点的淡化,心中的坚冰开始融化。
   一大早,吃过饭,我喊婆婆,“我去隔壁的桃子家绣花了。”婆婆答应了一声,我甩着大辫子跑去了桃子家。响午的时候,该回去做饭了,我直奔家门,开门的时候和前院的大叔装了个满怀,婆婆衣衫不整的跟在后面。
   婆婆看见了我,红着脸转身进了屋子,我面红耳赤,因为羞耻。真是个不知检点的女人,难改水性杨花的本性。
   旷野中我一直向前跑,后面好像有什么在追我。慌乱中我看见了一座茅草屋,推开了门进去后,却发现屋内空空的,地中央有一口黑色的大棺材,我伸手想要推开棺材,激灵一下子惊醒了。
   身边熟睡的阿森大概感觉到了我的异样,打开灯,用手拍着我的后背,我的全身湿漉漉的,这个梦把我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第二天早上去做饭,我没精打采的,和婆婆打了声招呼,她倒是面色如常。“起来了,做什么好吃的呢。”,我厌恶的放下了勺子:“熬粥呢,快熟了,你来弄吧。”挑起了帘子走回了自己的卧室。我没有勇气和阿森说起这件事,再后来也就渐渐的淡忘了。每天夕阳西下的时候,我都跑到小土岗上去等着阿森回家。
   有天晚上婆婆过来喊我:“林默,一起看戏吧,我这有评戏杨三姐告状”,我本来不想去的,阿森拽着我有说有笑的坐在了婆婆的炕头上。杨三姐唱:“大人,我历尽千辛万苦才落得个开棺检验。”大人喊来仵作验伤:“左手刀伤一处。”我不由哆嗦了一下,婆婆看着我的眼神似笑非笑。
   清晨起来,刚要端起饭碗,一阵恶心,“什么味道啊?”婆婆凑过来:“没事啊。”端起面条吃了一口,后来她眉开眼笑:“我要抱孙子了,呵呵。”
   阿森高兴的抱着我在屋子里转圈,我喊着:“快放我下来呀,晕。”他把我放在炕上,用手指绕着我的脸转了一圈,后来点在我的额头上:“以后你什么也不要做,养好我的大儿子。”
   婆婆起来做嘎达汤,我想要去帮忙,阿森用手按住了我,我就窝在他的怀里笑。
   吃了汤,阿森要去干活,我有点乏了,回屋子睡了一觉。不知道多长的时间,忽然肚子一阵阵的绞痛,我醒了。挣扎着想要起来,四肢酸软。感觉小腹一阵热流,随后就看见了床单上一大片血迹,两个已成形的胎儿挣脱了我的身体,一尸三命。我失去了意识,手里攥着娘家陪嫁过来的那块玉佩。
   暴毙,婆家这面通知了我的家人,把我埋在了岗上,原来我一抬头就能看见的地方。由于我身无长物,阿森取下了玉佩做为纪念。
   我沉睡了七天,睁开了眼睛,只有我自己吗?阿森呢?我想要回家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看见婆婆做好了饭,面目狰狞的把一只碗拿过来,把纸里包着的东西倒了进去,把嘎达汤到了进去端给了我。
   这个恶毒的女人,我一定不能让她安稳的过下去。到了夜里我飘飘荡荡地来到了舅舅家,入了他的梦:“舅舅,那里太冷了,我是怎么死的,你就不想知道吗?”,我看见舅舅用手摸摸冰凉的鼻尖儿:“这可怪了啊,怎么做个这样的梦呢?”
   早上起来,舅舅想着这个奇怪的梦,坐着车来找阿森,阿森正在看着我的照片发呆。舅舅叫了他一声:“阿森,我要去报案,林默死得不明不白,要开棺验尸,你同意吗?”
   阿森瞪大了眼睛:“真有此事,一定不能让她就这样没了,凶手也不能逍遥法外。”
   报了案,公安局刑侦科的人来了,把我的棺材挖了出来,我终于得以重见天日。很快的,检验结果出来了,我的胃里残留着马钱子,那是一种烈性毒药。案件水落石出,老太婆无处可逃。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警察把她戴上手铐,她的脸平静得如一潭死水。
   秋后,一排大雁排成人字形向南飞去,老太婆被绳之于法了。我就站在围观的人里面。临死前她看见了阿森身上的那块玉佩,脑海里一个画面接着一个画面,她终于明了了一切。望着苍天,长叹了一声:“陈默,我和你的恩恩怨怨终于可以了结了。”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墨舞】浅读轻吟(诗歌) 下一篇:【东北】黑色情人节(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