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星月】芍药(微小说)

【星月】芍药(微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十四岁那年的冬天,腊月前的一天,放学后我一路小跑着回到了家。妈妈扎着围裙忙里忙外的在炒菜,那个男人坐在炕上喝着茶水,看见我回来了,急忙放下了杯子,满脸堆笑:“回来了,芍药,快点洗手吃饭吧。”我走到厨房的水缸里舀了一瓢水,一边洗手一边快速的转动着眼珠儿。把手擦干后,我跑出了屋子,拔下了他自行车上的气门芯。看见车子瘪了,我冷笑:“你就推着车子走回家吧。”吃完饭,妈妈送他走的时候发现气门芯不见了,急忙跑到商店买了一根,他安好后骑上车子走了。
   听妈妈说,一年前我的爸爸去参加婚礼,酒席间大家凑到一起看礼单,有人大声喊着爸:“老白,你的礼份子也太少了。”这本是开玩笑的话,谁知道爸的面子挂不住了。一声不响的喝了一小碗酒。坐车回来的路上,突然感觉头疼,然后昏倒了,大家急忙把他平放在车上送回了家。妈妈急忙把他送进了医院,诊断为突发大面积脑溢血,几小时后他撒手人寰。扔下了我们一家四口人,妈妈搂着我和弟弟妹妹哭得昏天黑地也没能哭回爸,爸爸进了祖坟,相片挂在了妈妈的卧室。
   几个月后,眼瞅着别人家的籽种都下地了。妈急得团团转,后来姨夫听说了我家的地还没耕呢,开着车来了,妈找来了邻居帮忙。种完地后,邻居和姨夫劝妈:“这孤儿寡母的,可怎么过呀?一个劳动力都没有,以后碰见了合适的就找个人家吧。”媒人把这个姓马的男人介绍给妈妈时,说他当兵后回到农村种地,家境不好,有人来说媒,姑娘看见他的家后都纷纷摇头,他有些灰心了。直到弟弟妹妹都结婚了,他才考虑自己的事情。
   他来的那天,妈妈拉着我的手:“芍药,叫叔叔。”我扭过了头,强忍着泪水:“我才不叫呢。”回头用手指着他:“我永远都不会管你叫点什么的。”妈气得眼圈红了,哽咽着:“芍药。”他则在一边嘿嘿地笑着,一边搓着手:“小孩子,不懂事,以后就好了啊。”三天后他骑着车来我家串门,买了我最爱吃的糖葫芦,我瞪了他一眼,跑回了屋子。妈问他:“中午咱们吃点啥?”他笑了:“煮点面条吧,打点卤儿。”煮好了面,我急忙跑出去帮妈妈端面,顺手在他的碗里放上了一根头发,心里想着“哼,看你怎么吃。”他默默的吃着面,用筷子挑起面的时候看见了头发,手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抬头看了我一眼,若无其事的继续吃着。我斜着眼睛看他,心里想:我就是不同意你来我们家,你能把我怎么样?还挑衅似的昂起了头。
   这回我可没那么便宜的事了,妈知道是我拔下了气门芯,拉着我的手,把我拽到了爸爸的遗像前,抖动着肩膀抽泣着:“老白呀,芍药这孩子也太不懂事了,我能打咱们的女儿吗?你叫我怎么办啊,你可倒好,拍拍屁股走了,留下了我无依无靠,连我自己都养活不了。今年的地还是她姨夫来帮着种的。老马是个好人,同意帮我拉扯孩子,他什么人也没有,到了咱们家自然是全心全意的,也会对咱的孩子好,我有错吗?芍药不让他来,你说怎么办吧。”我被哭懵了,“得了,得了,你愿意找谁就找谁,可我是不会认他的。”妈妈叹了一口,走了出去。弟弟妹妹还小,妈和他们说新来的叔叔以后会给他们买好吃的,他们就乐得手舞足蹈了。
   秋天,他把自己家的玉米卖了,赶着马车到了我们家,给我们每人买了一套新衣服,剩下的钱交给了妈妈,说留着来年开春种地时买籽种。又请来了一桌亲戚朋友喝酒,正喝在兴头上,我想起了爸爸,悲伤催得我一直跑着。他和妈在后面追着我:“快回来,芍药。”我没处可去了,跑到了爸的墓碑前,跪在了那里,痛哭失声:“爸爸,现在连妈妈都不要我们了。”我回头看见了站在后面的他:“你走,你凭什么站在这里?”我快把妈气疯了,她缓缓的抬起手,却被他拉了下来,他拍着妈妈的肩膀:“让她冷静一会儿吧。”亲戚们来了,连拉带拽的把我拖回了家。
   到了睡觉的时间,弟弟嚷着要和妈妈睡,他把弟弟抱了起来塞进了自己的被窝,搔着弟弟的胳肢窝,弟弟咯咯地笑个不停,我用棉花塞住了耳朵。早上,他起得很早,一大早清扫院子,喂饱了那匹老马,拍着马的头说了一会悄悄话,然后进了厨房,给我们做饭。他的菜炒得火候恰到好处,很有滋味。我开始挑三拣四:“这个菜咸了。”他也并不生气,拿起来放在了自己的那边吃得津津有味。“这个菜肉少了。”妈妈吵着我:“快点吃吧,一会上学。”他吃完饭拉着马去地里了。我看见盘子里肉一层一层的,刻意的留给了我们。
   我逃课了,大半天的时间都是孤独的坐在爸爸的墓碑前。过了几天,期末的考试成绩下来了,老师喊我:“芍药,把你妈妈找来开家长会。”妈妈来了,直接进了老师的办公室,我扒着门缝偷听。“你家的孩子经常逃课,目前这样的成绩她也考不上高中啊。”妈低下了头:“回去我劝劝她。”晚上,我微闭着双眼假装睡觉。妈妈走了进来,给我掖了掖被角。“唉”了一声,我假意地翻了个身。妈妈说:“一切顺其自然吧。”初中毕业后,我没能考上高中在家里种地。到了夏天铲地时,我总是被他和妈落在了后面,铲一半时,找个地方躺一会儿,实在是太累人了。他铲完了一条垄,转回身帮着我铲剩下的半条垄。
   一晃七八年的时间过去了,这期间我给他找了无数次的麻烦,他总是不温不火,反倒是妈妈的脾气一日不如一日,她经常骂我不懂事,最好是出了门子再也不用回家了,眼不见,心不烦。他笑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最好是经济状况好一点的人家,女儿才有好日子过。”终于有一天,在他和妈精心挑选下,水灵灵的我嫁进了亮子的家。婚后亮子很勤快,婆婆对我就像亲闺女。
   在新家里,偶尔就想起了他对我的好,就问婆婆:“我不是你亲生的,为什么你对我那么好啊?”婆婆一边摘菜一边笑了:“因为我们是一家啊,我疼爱自己的儿子,自然就会疼爱你。”我的眼圈红了,是啊,他是因为妈妈才爱屋及乌,对我的那份好我竟是察觉不出来,他无非就是想拥有一个家。一年后,我有了自己的小宝宝,每日里看着这个小天使,把他放在摇篮里摇啊摇,突然有一天小家伙对我笑了,天真无邪的眼神击中了我。我又想起来他在无数个夜里,用他结实的肩膀扛着弟弟满屋子的跑,跑完了弟弟要骑马,他又跪在地上爬。
   这个男人,自从到了我们家,有了我们一家人就心满意足了,从没和妈提起生育一个自己的儿女。用他一点一滴的爱证明着我们是一家人,因为没有血缘关系才更真实,可我从来也没回过娘家。想起来后天是爸爸的忌日,我再也坐不住了,和亮子带着孩子回了娘家。他又开始搓手了,乐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怀里抱着他的小外孙,学着孩子的样子扁着嘴。从爸的墓地回来后,我要回婆家了。他和妈妈出来送我们,他的头发白了,背也驼了,夕阳把他的身影拉得长长的。
   他开车门的瞬间,我动情的喊了一声:“爸。”他的手停顿了一下,有刹那间地愣了神,待他转身的时候,我的头靠在了他的肩上:“爸爸,从今以后你就是我这一辈子的亲爸。”他用力的拍了拍我的后背:“走吧,孩子。”车子走出院子的时候,我拉开了车窗,看见他和妈妈站在那,他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灿烂的笑容慢慢消散在晚风中。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得不偿失 下一篇:遥远的星光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