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遥远的星光

遥远的星光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献给在1942年5月25日的日军大“扫荡”中。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等机关突围转移时罹难的哥哥姐姐们。
  
   臭臭老远就看见石大爷了,他立即迎了上去,打算抢先要几个黑枣。现在山里这东西已经不多了,石大爷费半天劲也寻不下几个。还没走到石大爷跟前,就看见小伙伴远远,领着他妹妹小女,也向这边走来。于是他说:“是我先看见石大爷的!”远远和小女不吭声,只是用眼睛定定的看着石大爷。“没有,啥也没有,孩子们。”石大爷拍拍自己的裤腰,不去看孩子们失望的眼睛,低头摸自己的烟袋锅子。
   山谷里吹来的风还刺骨的凉,三个孩子的脸蛋子冻得红扑扑的,看着石大爷的一举一动。不管春夏秋冬,石大爷的身上总是围着一件羊皮坎肩,由于时间太久,那坎肩又黑又破,上面一点毛也没有。可他舍不得扔掉,因为这是他从老家陕北带来的唯一一件纪念品。当石大爷在烟锅里填好了烟丝,又从一个绣花的小荷包里掏出火镰时,孩子们立即围了过去,因为他们最喜欢看石大爷打火的把戏。
   “来,孩子们围紧些,替我挡住风。”得到大爷的许可,孩子们围的紧紧的,密不透风。石大爷用一片像小斧头样的铁片,“咔咔”地在一小块黑石头上敲打,在黑石头旁边的手指缝里,堆了一撮细细的麻绒。在敲打中,在铁片和火石间迸出点点火星,那火星落在麻绒上,这时,石大爷轻轻向麻绒上吹气,那麻绒渐渐引着,变成红红的一团,石大爷用手把它按在烟锅上猛吸一大口。“哎哟,险些燎了老汉的胡子。”石大爷故意逗着笑,孩子们笑了。
   石大爷拢了些干树叶在一条岩石裂缝下,他坐在树叶上身子就缩在石缝里,他每吸一口烟,都把它咽在肚子里,过半天轻轻吐出来时,那烟雾变得淡淡的,逐渐在空中飘散。
   “老石,老石头!”有人在山崖下面喊。
   “来咧……”石大爷起身急急向山坡下奔去。
   不一时,石大爷肩上扛了一个土布袋子,很费劲的上来。
   “大爷,是什么?”臭臭打问。“嗯......”石大爷向四周看看,从放在地上的土布袋子里抓了一小把黑黑的颗粒,然后分给他们。
   孩子们不由分说,立即把那东西放到嘴里嚼起来,非常好吃,但很快就吃完了。“大爷,这是什么呀?再给点儿。”
   “傻孩子,这是喂牲口的黑豆,不能多吃,吃多了肚子疼。”歇了一会儿,石大爷又扛起袋子走了。
   晚饭后,远远和妹妹小女坐在屋子旁边的坡地捉蚰蜒玩儿,臭臭也过来凑在一起。“我会唱歌,”臭臭说。
   女说:“那,你唱。”
   “人人说我是好娃娃。”臭臭唱。
   “完啦?”小女问。
   “完了。”
   “根本不是,”远远说。
   “那你唱,”臭臭说。
   “人家是……”远远说,他唱起来:“小小的叶儿啦啦啦啦啦”
   “是——哗啦啦啦啦”臭臭纠正。
   “你们就会唱一句!”小女说。
   孩子们唱歌引得远处一只骡子叫起来。这时臭臭想起石大爷装黑豆的土布袋子,虽然刚吃了饭,但仅仅是搅了野菜的面糊糊,他的肚子又饿了。“咱们去摸黑豆吃。”听了臭臭的话,远远和小女立刻就站了起来打算一起去,“不带她,”臭臭指着小女,“她跑不快,会被石大爷逮着的。”听说不让自己去,小女咧开嘴想哭。远远说:“让她蹲在外边。”臭臭同意了,于是大家一起走。
   牲口棚里没有人,于是他们一起摸了进去,一股草腥气和牲口粪味儿扑鼻而来。突然“呼拉”一声响,大骡子转过身来:“哼,你们几个小鬼干什么?”他们没理睬骡子的问话,不一会儿,看到墙角的土布袋子,于是一起奔了过去。
   “喂,干什么,你们?啊,居然偷我的好吃的!”骡子大吼一声。
   三个孩子没理睬骡子的叫声,一面往嘴里塞,一面往衣兜里装。
   “土匪,强盗!——光天化日下抢人了,来人啊。”骡子又踢又叫。
   “咱们走吧,小心有人来。”远远悄悄说,臭臭摸了一下满满的衣兜,“走。”他说。突然,远处有火光划过。
   “咦,流星。”小女声音刚落。“啪啪”的响声传来,“不好,是枪声!”臭臭和远远同时说,心里却害怕。
   四周传来马的嘶叫声,跑步声和喊叫声。但奇怪的是听不到狗咬声。
   他们急着回家,刚出牲口棚。“呀,急死人,你们在这里,好叫人找!”石大爷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不一会儿,他们坐在两个箩筐里,远远抱着小女坐一个筐,臭臭和那半袋黑豆坐一个筐子,石大爷去拉骡子,骡子跳脚不肯前行“不干,不干,他们偷我的食品。”在屁股上挨了一棍后,那骡子喷着响鼻发狠,但却“得得”地跑了起来。
   绕过一条小路,穿过林子后,还有一条盘山小道直通一道绝壁,易守难攻,只要到了那里就安全了。天色越来越暗,树枝的枝条不断打在箩筐上,孩子们用胳膊护住头脸,他们一声不吭,因为敌人也许就在附近。一只部队从他们身边急行军穿过,脚步轻的一点声息也没有,很快他们就不见了。
   石大爷拉着骡子开始沿着盘山路行进,他不止一次从这里走过,这使得他有一些自信,但他心里知道,这个地段是最危险的,在山崖的高处,敌人随时可以发现他们。“快呀,快点儿。”石大爷心里念叨。当他们绕过一个弯路口,再有不远就快到进绝壁山的山口时,他和孩子们听到一声尖厉的啸音,“轰”的一声炸响,一块弹片从石大爷的胸部穿过,山石,弹片,骡子,箩筐及里面的孩子在火光中都飞了起来,向暗黑的山崖下坠去……
   骡子摇摇晃晃从地上站起来,臭臭抱着远远,远远抱着妹妹小女一起,重新骑在骡子的背上。看见四处的火光,骡子说:“坐好,再摔下来我可不管了。”
   臭臭说:“知道了,你快跑吧,我们抓的很紧。”坐在最前面的小女双手紧紧地抱住骡子的脖子。骡子使劲一蹬,他们一同向天空上飞去。
   四周,星星闪烁着金灿灿的光亮,枪炮声越来越弱,地面的火光也越来越小,变得像星星,不过颜色是红红的,像是血花。“看!”臭臭大喊,他用手指着远处“那是我妈妈。”
   “妈妈,妈妈!”臭臭大声喊。
   在一大群人中飞翔的妈妈听不见他的喊声,甚至也没往这边看,许多的男男女女——都是他们认识的叔叔阿姨,全都一声不吭地从他们身边飘过。他们的脸仰望着高高的天际,瞪大了双眼,神情庄严又肃穆。
   他们骑着骡子越飞越高,天空逐渐亮了起来,金碧辉煌的云团取代了暗夜,一股温馨的风伴随着美妙的音乐从他们身边拂过。
   臭臭忽然说:“我会唱那首歌了。”
   “我会,我也会!”远远和小女抢着说。
   三个孩子一同唱起来:
   小小的叶儿哗啦啦啦啦,妈妈叫我快长大。
   长的身强力又大,骑马扛枪保国家。
   哗啦啦啦啦 哗啦啦啦啦
   骑马扛枪保国家。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星月】芍药(微小说) 下一篇:【流年】老人与孩子(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