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眷念乡愁

眷念乡愁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乡愁似村头悠扬的笛声,荡气回肠;乡愁如坊间的陈年老酒,历久弥香。
   乡愁里有祖祖辈辈生于斯,长于斯的一山一水;一村一庄;一街一坊;一院一宅。
   乡愁里有老家祖传的行当家业;先辈们延续下来的家谱;世代薪火传承的家训。
   乡愁是无数人生命的源头,是移民游子们一生无法割舍的眷念。
   四年前,我老家宅院遇上了拆迁,不多日,大半条老菜籽街夷为平地,从此在河北老街坊间消失了。
   拆迁前夕,一家四代人同在老堂屋里吃了一顿团圆饭,在老宅院内合影留念。母亲在堂屋正面的老爷柜上,对着亡人龛子,给曹家先辈们烧香叩拜,祷告祖先保佑一家人到了新宅第平安幸福。
   想到居住过好几代人的老宅院将要拆掉,一家人搬迁到新的地方生息,老人伤心落泪,泣不成声。她虔诚地从老院地上挖了一小铲子泥土,用大红纸包裹好,说带到新家安宅时用上,这样一家人移居到新地方才能服水土。老人家临别时对旧居依依不舍的神情举止,至今还明刻在我脑海中。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个宅院人丁兴旺时三代同堂,居住着一大家十六口人,共在一个灶台上同锅搅勺,家和宅旺,和睦中充满温馨。院东走过去是一条老街道,西通河北街,南达礼字坝;院南大门口前,有很大一块菜园子,春种芹菜夏长瓜。
   如今,我家住上了安置小区一套两厅两卫三房的大居室,出门逛超市,上道乘公交,生活在了现代都市人的生活圈内。但上了年岁的人,还是眷念老家的那个大宅院;眷念老街上的那些风土人情,风物遗迹;眷念乡土上春种夏长,秋收冬藏的壮美和热烈。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乡愁情结非但没有淡然,却愈加浓烈,萦绕心底,经久不衰。
   乡愁是拆迁乡民们的精神家园。许多人家虽然从村庄巷陌搬进了现代化的市民小区,可留恋的仍旧是夕阳下村庄袅袅升腾的炊烟,晨曦里街道熙来攘往的人流。他们习惯了晨闻鸡鸣扛犁去,夕沐晚霞逛街来,过惯了那种亦耕亦商的郊民生活,那里有曾经生他养他的生命之根。
   我有一位亲戚,从古运河边上的老家村社拆迁,移居出来十几年了。他隔一段时间就骑车到老家地段上,走一走,看一看,十几年如期而至,雷打不动。
   尽管老村落上风物巳移,当年的庄舍田园,市井巷陌,早已被一幢幢高楼大厦取而代之,再也看不到沟河环抱,绿荫掩映的小村庄了,可老人家还经常重回故地。
   他坐在老运河堤上,面对着陌生的高楼大道,竭力回想旧日里老家的生产生活场景,追忆田垄上的耕耘劳作,街市里的生意买卖,邻居间的家长里短,发怀旧之幽情。
   乡民们企盼在新一轮城市发展中重获新生,却难舍对故土的那份依存、依赖和依念;难舍对老宅的那种情感、情结和情愫;难舍对乡愁的留念、眷念和思念。
   而今,一处老村落没了,几条旧巷陌没了,一地乡愁亦从此化为了乌有,移民们仅剩下了无限回忆,只能几番梦里回故园,一缕乡思念乡情。
   前些日,一位久居上海的老者,回到阔别四十几年的老家菜市口,下了车子,面对鳞次栉比的高楼群和生疏的路道,误以为走错了地方。他再向人打听老地名,新入住的小区居民很少知道。老人几经曲折走到几处老地方,发现老街故道、旧观遗迹无影无踪了。家乡变新,变高,变大了,却没有了魂牵梦绕的老街旧屋,老人欣喜之余,徒生了几份愁怅。
   村落田园,承载着上下几千年的农耕文化;街道巷陌,承载着厚重的历史地缘文化,亦承载着多少人的绵绵乡愁,寄托着多少人的美好情思。
   记住乡愁,就是记住祖宗;留住乡愁,就是留住社稷。
   眷念乡愁,传承文脉,我们在“留住乡愁”的理性呼唤中,看到了希冀。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西风】除夕日志(小说) 下一篇:铜臭与伟大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