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荷塘】血绽桃花(小说)

【荷塘】血绽桃花(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三十年后,又遇桃花,岁月的雕琢与隐约的伤痕留在沧桑的脸上,全不见当年的影子。想起当年那场戏耍,她还心有余悸......
   三十年前的桃花,那可真是我们乡里的一枝花。个头不很高,可体型均称,红扑扑的面颊,就像春天里的山桃花。她生性开朗活泼,整天乐呵呵的,像颠来颠去的天使。从不知人间有“愁苦”二字。初中毕业后,父亲就托人为她找了份工作,到乡里的供销社当售货员。那时候,售货员可是令人羡慕的职业,有挣钱活,又有紧缺的商品,像砂糖呀、肥皂呀什么的,让人陪着笑脸求购。善良的桃花不跟人耍态度甩脸子,但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山区乡下不比城市里,人们在闲暇时可以逛马路、游公园、看电影、看球赛。那时村里也没电视,电影也难得来一次。供销社成了人们空闲时聚乐的地方。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坐炕沿的、站屋角的、挤在柜台前的,大多不是买货,就在那儿闲聊,东家长西家短的唠,天南地北的拍侃。时不时插科打浑的跟桃花逗乐。开始桃花还不习惯,红着脸不好应付。揣练了一阵子,她也习惯了,不但不脸红心跳,还接茬跟他们溜溜地侃呢。
   如花的少女在柜台里跑来颠去,美滋滋的笑脸闪来闪去。村里的年轻人们哪个不心生爱慕?但想想也觉有点天鹅肉的味道。先不说那吃着吃不着,嘴上乐乐总是可以的。村上有个叫李亮亮的后生,名为亮亮,脑瓜却不怎亮堂,半精不楞的。常半张个嘴巴,流着涎,说话结结巴巴。跟着老羊胡给村上放羊。早晚收工时,也来供销社里闲坐。人们常拿亮亮说笑。为了挑逗桃花,又把他与桃花扯在一起了。柱儿、建儿、旦儿、五儿他们几个年轻人是供销社的常客,他们鬼主意、恶作剧也最多。一天,柱儿见亮亮瞅着桃花出神,就说:“亮亮,你待见(喜欢)桃花?”“待—待—待见”。人们轰的一声笑了,桃花笑弯了腰,差点没叉了气,抬起脸来,眼里还有笑出的泪花花。人们都开心惬意,像喝了杯蜜糖水。耍过了,笑过了,谁也没在意。
   过两天,亮亮收工回来时,用草绳栓了一束醋柳蛋子,送到桃花的柜台上。又过两天,亮亮又从兜里掏出两把干酸枣,桃花用双手接着了。亮亮结巴着说:“俺—在—在崖—崖—崖上摘的。你—尝—尝尝。不—不—不酸,甜—甜的。”望着亮亮一脸的真诚,桃花想笑,没笑出来。笨人有笨心,他也是点好意,何必伤人心呢?桃花笑盈盈的点了点头,表示感谢。亮亮裂嘴笑着走了,出门时还扭回头来瞅瞅。
   不知什么时候,后生们发现一向邋里邋遢的亮亮,上身穿了件新的兰色的袄,建儿打闹:“亮亮穿新衣服了,打算要娶婆姨了?你看桃花怎样?就娶桃花吧。”人们又是一阵轰笑。旦儿说:“亮亮,你愿意不愿意?”“愿—愿—愿意。”亮亮吞声甕气的应道。人们笑疯了,臂扬起来打在谁头上,背仰后来撞到谁的鼻子都不知道。旦儿调过来,冲着桃花说:“不行,还得让桃花说说,看她愿意不愿意?”桃花笑的肚子痛呐,她弯着腰,也学结巴着说:“同—同—同意。”说完爬在柜台上,笑得浑身抖动着……
   亮亮妈发现亮亮和先前不大一样。在家的时候,老是怔怔的,搭不上话。有时又莫名其妙的“嘿嘿”笑两声。有一天,晚上在外面闲坐回来,又嘟囔着要妈妈给他买‘三转一圪扭’。‘三转一圪扭’是什么东西。亮亮妈也不知道。第二天碰上本家小叔子五儿,“五儿,我问你,你们这伙狼不吃的,是不是又作弄亮亮啥来?回来向我要‘三转一圪扭’?‘三转一圪扭’是啥呢?”五儿笑着说:“哎呀,嫂子,我好赖一个当伯伯的(叔叔)能作弄侄儿?是建儿、柱儿他们耍笑,让亮亮娶供销社的桃花作婆姨,问桃花要啥彩礼,桃花耍笑要‘三转一圪扭’。‘三转一圪扭’是时兴的说法,‘三转’就是自行车、手表、缝纫机,‘一圪扭’就是收音机。都是出大价钱的。人们在供销社里闲坐着扯笑,没事情,不要操那心。”隔一天,亮亮妈在村边抱柴火碰上了本家侄子柱儿。“柱儿,我问你,你们那些龟孙子,又在作弄咱亮亮?”“没有哇,婶子。”“没有?他好平无故回来,问我要啥‘三转一圪扭?’”柱儿笑得闪腰。说道:“建儿、旦儿他们打趣,让亮亮与供销社桃花处对象,瞎闹的,亮亮还当真了?”“龟孙的们,我看你们那天耍出个把把(叉子)来才瞎心了。”“没事,婶子,你当俺贺拨人擂锤打架来?图图嘴上痛快的事。”
   亮亮回家,又为‘三转一圪扭’的事,与他娘闹憋气。亮亮妈说:“气蒙心,人家耍弄你哩,你还当真?”亮亮说:“不—不—不是,桃—桃—桃花说,愿—愿—愿意。”妈看他那个暮糊劲,没再跟他搭腔。
   人们还是放肆的扯笑着。有时还把亮亮推到桃花跟前,隔着柜台要他和桃花亲嘴,桃花笑得前仰后哈的。亮亮也红着脸,真像被人闹洞房的新郎官……
   你说他亮亮?他还是瞅人少的时候,到供销社里找桃花说,他娘不信,要桃花去说说。桃花觉的好笑,天下真有这愣头青,竟把戏耍当真?她装作生气的说:“快去吧,坎弦(傻冒),耍话也能当真?”“耍—耍—耍话?不—不—不行,你—你—对—对人说的。”桃花没好气的将他推出门。
   有好几天,人们闲坐的时候,亮亮没在场,人们的话题便不在他身上,桃花想,也许是他心懂人们在耍笑他,不再痴心妄想。心头萌生的一丝担心也就散了。可是几天后,又在早饭后没人的时候,亮亮又来,要桃花跟他娘去说。桃花有些犯恼:“球坯,真话假话分不清?给我闪开!”“你—你—你—?”亮亮憋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里闪着惊奇和恼怒的光,“我—我—你—你—……”听不清他说的话,也不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
   四月十六,老羊工挑的日子,羊群没有出坡,圈在社房院里剪毛。上午没事干的人们在看老羊工将绵羊一只只放倒,像给后生们剃光头一样,把绵羊的‘棉衣’一卷卷的脱下来。供销社和社房在一个院里,桃花正在整理麻袋,好让羊工剪完后,将毛装好过秤。她还一边哼着《朝阳沟》里的曲曲,在埋头干活。门‘哗啦’被推开。桃花刚抬起头来,还没反应过来。亮亮手里提着一尺来长的羊毛剪刀,冲到她跟前。“你—你—你哄—哄—哄我?”几乎是同时,他两手持的剪刀就朝她的额头、脸颊上剪去。“啊——!”桃花一声惨叫,顿时血流如注。人们闻声赶来,桃花已面中数剪,鲜血从脸上直淌下来,浑身都成个血人了。五儿、柱儿恰好挑粪回来,见状冒死上前将发狂的亮亮抱住。人们将桃花用平车推着送往卫生院。幸亏没伤到颈动脉,也是救得及时,要不,那么大量的失血会死人的!
   亮亮被逮起来了,公安上说要做精神鉴定。县医院住院部桃花手术后的病床旁,她妈在抹眼泪,亮亮妈木然地坐在一边。五儿提着篮鸡蛋进来:“唉,真想不到,就是扯句笑话……”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杨柳春风】对爱喊 停 (小说) 下一篇:【梧桐春蕾】儿童节(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