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荷塘】安然(小说)

【荷塘】安然(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然快要死了,她的肩膀不停地抽动,身子一点点地、慢慢地蹲下去。她的头好痛,好沉,眼睛越来越模糊,巨大的疼痛,让她忘记了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忧伤,似乎一切都已经随风远去,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如果死后能够重生,此刻,她宁愿可以安详地,毫无遗憾地离去。尽管,她才刚刚十七岁!
  
   【初相遇】
   清晨的阳光,耀眼而明亮。然醒来的时候,四周是刺目的白,记不清那是哪一家医院,只是觉得周边都很安静,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干净的床单一尘不染,白得让人窒息。这时候,有一双温暖的大手握过来,浑厚而充满磁性的声音,飘荡在她的耳际:“你好些了吗,我叫安。”
   自此,她的世界开始温暖起来。因为那个叫安的男子,给她的生命带来了不一样的色彩。和安在一起,她知道了,咖啡的浓烈;懂得了,雪花漫际的快乐。她终于了解,生命原来也可以这样过。
   认识安前,然是凄苦的。她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家,从小体质不好,后来又患上了糖尿病,家里姐妹众多,只有唯一的弟弟倍受父母的宠爱。虽然从小体弱多病,她却是最不被父母关心的一个,尤其当她被通知患了糖尿病后,父母更是没有给她多少爱,简单的几次治疗无效后,便不再过问,体质单薄的然为了远离父母的无情,只身来到了一个繁华的都市,独自打工为生,直到十七岁,因为耽误了治疗,她的病情加重,导致昏倒在异乡的街头!是安救了她,安抱着她,把她送到医院。因为送得及时,她脱离了生命危险。在危难的时候,他给了她,生命的温度!
  
   【情难枕】
   然和安在一起,是快乐的。她是一个可爱的女子,笑起来的时候,很明媚。如同初春的阳光,温暖而不张扬。然又是一个可怜的女子,因为她单薄的身体,就如同深秋里的一片落叶,随时都有被吹远的感觉。安总是爱怜地拍她的手,告诉她长胖一点,多吃一点。每当她听到这里,总是痴痴地笑,心底有个声音在说:“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吃过晚饭,和往常一样,安说有重要的客户要见,忙去了,留下然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房子是安租下来给她的,是非常宽敞的三室一厅。安说,等我们结了婚,我再买一个更大的给你,你可以在我们漂亮的房子里,做你最想做的事!然想到这里,又是痴痴地笑了。这是她六年来不变的习惯,从最初与安不期然的相遇,到现在的相濡以沫,转眼已是六年的时间,此时的然已经由当年的十七岁少女,成长为一个二十三岁的成熟女孩。六年来,安给她全心全意的照顾,从控制她的病情,再到她的生活起居,无一不是他在打理。六年里,她从来没有出去工作,因为,他舍不得。她的糖尿病需要大把的花钱,他从来不曾心疼,甚至她在乡下家里的开销,以及各种家电的置备,都是他一手操办的。他爱着她,所以爱她的一切!有安的日子,她再也无需担心明日的医疗费,不必担心哪一天会露宿街头,不必担心疼痛时一个人独自忍受,不必担心自己给自己打胰岛素时的痛苦,因为有他,就连病痛也可以如此美好!正当然沉浸在美好的遐想中时,电话忽然响起,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然按下接听键,一个温柔的声音:“你好,我是安的妻。”
  
   【伤别离】
   有好长一段时间,然都是静默的。她知道,她该离开了,如同,她们相遇时一样的决然。在那个幽雅的咖啡馆里,她见到了同样幽雅的安的妻,她很成熟,并且漂亮,言语也很得体,她是完美的!然在那样一个普通的午后,忽然间失去了生命的支撑!
   安好久没有来,然依然是安静地。安静地吃饭,安静地逛街,安静地一个人生活,仿佛安从来没有在她的生命里出现过,仿佛六年的光阴,只是一场梦。而梦里的芬芳早已褪去,如今只空留她一人在岁月里蹉跎。然没有再继续用药,她麻醉自己的另一种方式,就是烟。空寂的日子里,她吸烟、泡吧、跳舞,努力地让自己堕落,让自己开始另一种生活,
   现在的然很妖媚。她纤纤食指夹烟的方式,以及她苍白的脸上所显露的玩世不恭,让太多的男人为她眷恋,并且深深地着迷。所以,然有了很多男友,她和他们逛街、打牌、吃饭、跳舞、喝酒,但是,她从不带男人回家,也从不在男人家里过夜,因为,她的心里,永远住着一个人。
   再次遇到安,已经是一年后的事了。那天然正在一家网吧里泡吧,跟一个陌生的男人疯狂地聊天。这时,忽然觉得背后有一双温柔的大手,在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那么轻,那么暖,那么熟悉,带着生命的温度。她没有回转身,只是对着电脑,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然后再慢慢地吐出去,泪,慢慢地顺着脸颊流下来!
  
   【永难忘】
   安把她带到一个很漂亮的酒吧,他说他有很多话要说,但是到了酒吧,然却发现酒吧里不止安一个,还有另外的一个男人,很成熟,很儒雅。他见到然,很绅士地起身,礼貌地和她握手,尽管那是一双漂亮的手,但是,然却感受不到生命的温度。
   安握住她的手,然轻轻地抖了一下,这生命的温度,从指尖直传入她的心底,眼泪再一次如洪水般决堤。可是,安只是短暂的一握,就把她的手轻轻地交到那个男人手中。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然,原谅我不能照顾你一辈子,有些话,我不知道怎样说,才能够得到你的原谅,我只是希望你能快乐,幸福。”少顷,安转向那个男子,继而说:“这位是我的好朋友,一个非常优秀的外交官。他是一个好男人,他会给你,我给不了的幸福。然,我真心地希望,你能快乐!”
   听到这里,然轻轻地抽出手指。不用解释,一切都已明了,安永远不会知道,在然的心里,只有一个人的双手,可以给她生命的温度,而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安。
   然消失了,没有人可以在酒吧里,再看到她妖媚的眼神,没有人再看到她夹着香烟时的幽雅身姿,她似乎像空气一样,忽然间从人间蒸发了,不留一丝痕迹。
   安寻遍了很多地方,寻遍了每个角落,却难已找到她的身影。直到有一天,安无意间来到,第一次遇到然的地方,就是他把她救起的地方,他看到了然。此时,然很安静,一如她生前时那般妖媚而幽雅。她独自坐在马路的躺椅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睡着了,她瘦弱的身体依然美丽,只是少了生命的温度,旁边,飘落着一片班驳的树叶,叶的背面有一行娟秀的字迹:安,我是然,你给了我生命的温度,却带走了人世的温暖,人生如梦,何以安然!安抱着然依然美丽的身影,泪如雨下!
   此时正是深秋,落叶无尽飘落,然最后的身影凝塑成了人生最美丽的风景,如同然最后的道别:人生如梦,何以安然。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梧桐春蕾】儿童节(小说) 下一篇:写在长篇小说《白鹿原下》即将出版之际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