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选择

选择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秀娟跟王刚结婚后,一直住在公婆遗留下来的老房子里。老房子又旧又破,下雨天,外面下大雨,家里就下小雨,墙壁也是千疮百孔的。整幢房子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秀娟见村里出去打工回来的人,家家都盖起了小洋楼。秀娟心里很不是滋味,凭什么人家住楼房,我就该住这破房子。于是,跟王刚商量:“我们也出去打工吧?凭我们的双手也能住上小洋楼的”。就这样,绣娟把年幼的女儿托付给自己的妈妈带,自己和王刚带着美好的愿望,随村里的人南下去广州打工。
   由于王刚有砌砖的技术,很快就在一建筑工地上找到活干了。秀娟则进了一家制衣厂,在流水线上,当了一名制衣工,吃住都在厂里。夫妻俩虽说在同一个城市,一个月却难得见上一面,夫妻俩都亡命的干活,想早日挣上盖楼的钱。心里一想到这些,所有的付出都化着了欣慰的笑容,总觉得离住小洋楼的日子不远了。
   七月的一天,秀娟正在流水线上忙碌着,门岗通知她厂门口有人找,秀娟还以为王刚想念自己,控制不住来见一面,跟主管打了个招呼,她满心欢喜地向厂门口走去。来到厂门口,却看见的是村里的二柱。
   二柱一见秀娟,急忙说:“嫂子,不好了,工地出事了,刚哥受伤了,现在已经送到医院去了。”秀娟一听,两眼发黑,一下子就昏过去了。等秀娟缓过劲来,向主管请了假,就随二柱往医院赶,在去医院的途中,二柱向秀娟讲了事故的经过。
   由于赶工期,前面的木匠师傅还在置木模,后面的泥水工就开始现浇水泥板。也许是泥水工追得太急,木匠师傅连木模都还没固定稳,后面做现浇的就把水泥灰浆往上倒。结果,水泥灰浆一倒上去,木模就垮塌了,刚哥和其他几个工友就掉在了下一层的楼面上。刚哥掉下去,刚好坐在了放在楼里的钢模上,就见屁股下面流出很多血。老板叫来救护车,把刚哥送到医院去了,具体伤到哪里,要到了医院才知道。
   秀娟随二柱赶到医院,王刚还在抢救室里抢救,只见老板和几个工友等在那里。老板一见秀娟,就连忙说:“大妹子,不着急,王刚在里面抢救,没有生命危险,你放心。”秀娟听到王刚没有生命危险,稍稍松了一口气。
   经过几个小时的 抢救,王刚从抢救室里被推出来了,秀娟只看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王刚,就被医生叫到办公室里,听主治医生介绍伤情:“王刚的伤势比较严重,伤的部位也很特殊。被利器划破了阴囊,刺伤了睾丸,并且梗断了输尿管,以后小便有困难。王刚有孩子了吗?”秀娟点点头。“那还好,从此,王刚没有了生育力了,也会给他以后的生活带来影响。”秀娟一听,只要没有生命危险,就松了一口大气,根本没有在意医生后一句话的意思,连连谢过医生就到病房来看王刚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秀娟就在医院护理王刚。由于王刚是特殊部位受伤,不能穿裤子,只能呈“大”字形仰躺在病床上。每天秀娟伺候王刚吃喝外,还要帮他擦身,还在护士那里拿来生理盐水,每天数遍地给王刚擦洗伤口。在七月流火的广州,王刚卧床那么久,居然没有长褥疮,伤口也没有被感染。在秀娟的精心护理下,王刚的伤口愈合得很好,连医生和护士都称赞秀娟的细心,周到。王刚出院前,医生特意把秀娟叫到办公室交待了一番。交待完注意事项,医生语重心长地对秀娟说:“秀娟,以后的路还很长,恐怕要为难你了,在房事上你要受委屈的,也许他在那方面就是一废人。”见王刚恢复得那么好,高兴都还来不及,秀娟哪里会去想以后的事。
   王刚出院后,到工地上去领了一笔不多的补偿金,就回老家静养了。
   回到老家后,秀娟家里,地里一人扛下,王刚就在家里继续养伤。过了大半年,王刚见自己好得差不多了,就想帮秀娟分担一些,秀娟总是劝他安心养伤,饿不着他,别让他做任何体力活。其实,秀娟还是担心那一天的到来 ,真的像医生说的那样,她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王刚。但秀娟也抱着侥幸心理,认为王刚是个例外,不会像医生诊断的那样。秀娟就怀着这种矛盾的心情生活着。
   那一天还是来了,经过差不多一年的静养,王刚觉得自己完全康复了,是一个健康的男人,在一个夜里,他向秀娟提出要行使一个丈夫的权利,秀娟也许想证实医生的诊断,也没有拒绝王刚,就顺从了他。
   王刚折腾了一番,始终不能完成以前轻易而举就能完成的事。抱着头,低吼着:“你告诉我,医生是不是给你说过,我是不是废了?不 是一个男人了?”
   秀娟抱着王刚说:“是的 ,以后我们就不能过正常的夫妻生活了。”
   “那你知道,你 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秀娟说:“那也不是生活的全部,有什么好说的。也许时间长了,就恢复了呢。何况我们还有个聪明,可爱的女儿。”秀娟嘴里安慰着王刚,心里却想着医生的那番话,现在才明白了那番话的含义了。
   这样过了两年,王刚见自己确实不能再像一个真正的男人那样给予秀娟,经过一番的痛苦挣扎,对秀娟说:“娟,你还年轻,我不能太自私了,不能再拖累你了,你把女儿给我留下,我们离婚吧,你去再找个好人家过。这样,对你,对我都是一个解脱。”
   秀娟见王刚说出这样的话,就说:“我还有什么做得不好吗?你就要赶我走。”
   “不是的,我想我不能给你幸福,你还不到三十岁,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
   秀娟说:“我还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事情,给我一段时间,让我想想。”
   王刚为了让秀娟离开自己,有时故意找茬惹秀娟生气,或者莫名地对秀娟发火。有时真的气得秀娟想马上离开王刚。静下心来,秀娟知道王刚是故意为难自己,哪里还下得了决心离开王刚,离开年幼的女儿和曾经带给自己温暖的家。
   秀娟就对王刚说:“我知道你是怎样想的,你无论怎样做,我都不会给你计较的,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是不会离开你和女儿的 ,我知道我以后会过什么样的日子。我睡在你身边你受不了,往后我就跟女儿一起睡。从今往后我们好好过日子,过得不必别人差,会住上楼房的,给女儿一个舒适的环境。”
   王刚听了秀娟的一番话,紧紧地抱着秀娟说:“对不起,让你受苦了,真的要委屈你了。你以后什么时候改变主意,我都会签字的。”
   秀娟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懂不了什么大道理,也说不出什么豪情壮语,她为了这个家,为了女儿,也为了王刚,自己却选择了寡妇那样的生活。但她也知道,她只能像寡妇那样生活,却不能像寡妇那样选择生活。为了自己的诺言,宁愿守着“残废”的丈夫,五年,十年,二十年……也许就是这样走过一生。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天涯】晚 安(小小说) 下一篇:黑色巧克力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