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黑色巧克力

黑色巧克力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我回家的第三天,航也回来了,我们两家间隔着几棵梨树。航说我好久没回老家了,要带我到小镇周围转转,三年没回来过年的我怎会拒绝这样的邀请,我赶紧戴上围巾坐进副驾驶,催着他出发。
   车开出了航爷爷家的院子,他家三层的白色小楼就像童话里的城堡坐落在冬日的晨光中。道路两旁的田地都被承包出去种上了一种红叶树,在最深的冬季画出片片暖人的暗红。我正满心欢喜地欣赏着故乡的新貌,航突然打开车窗大声喊了一句“陈炜!”只见正前方一辆摩托车缓慢地行驶在道路最右边,车上的人穿着深色的防寒服沉重地压在车身上。航放慢了速度,我挥舞着右手,“陈炜,陈炜!”他只是望了我一眼,空洞的眼神里走不进任何情感,仿佛我叫的是别人,他只顾平视前方双手认真地扶着车手柄。那眼神透着前世和今生的陌生!
   窗外的风吹得脸生疼,我收回冻得冰凉的右手问:“他现在完全不认识其他人了吗?”
   “谁知道他到底认不认识人?”
   我搓了一下手,“那他还是不怎么说话吗?”
   航点了一只烟,车窗打开一条缝,深深地吸了一口,说:“基本没听过他说话,他妈妈在街上开了个麻将馆,他平时就呆坐在那儿。不过他喜欢骑摩托车,麻将馆离他外婆家两公里的路,每天至少要骑六七趟,不熟悉的路他从来不去,就只在这两公里打转。”
   我回头看见陈炜缓慢行驶在道路的最右边,谦卑地给所有车让着道,仿佛路上的行人稍微走快点就会赶上他。
   “他怎么骑得那么慢呢?”
   “前几年也没这么慢的,摔了几次以后不敢快了,哈哈,你说,这小子还是知道吸取教训的呢,不过每次和他打招呼他都不理我。”航的脸上挂着遗憾。
   “他终究是忘了我们!”我叹了口气,干燥的风呛了我一下。见我咳了一声,航把剩下的大半截烟丢到了窗外的风里。
   航是邻居家的小孩,只比我小十天,因此我常逼着他叫我姐姐,可他从来不肯,说他比我高,应该是我哥哥。从那以后我们之间就有了这样独特的称呼,我叫他老弟,他叫我小妹。航爸妈在县城做生意,无暇顾及他,就把他送回老家上学,让爷爷奶奶带,他家有各色糖果,常常分给我们吃。
   七岁那年,梨花盛开的一天,航带着一个精美的盒子,盖子上系有绸带扎出的蝴蝶结,谨慎的把我叫出屋去,贴着我耳朵说,“给你吃世上最好吃的糖!”然后拉着我的手奔跑到满树梨花下。我们像打开潘多拉魔盒般轻轻地打开这盒子,五颜六色的糖纸反着光包裹着颗颗神秘,航说“这是巧克力,只给最爱的人吃。”
   那时我不知道什么是爱,但很乐意被他这样爱着。当我们剥开一颗准备放进嘴里时,陈炜突然从梨树后跳到我们面前,“我要吃,我要吃,”然后准备伸手到盒子里抓。航赶紧死死护住盒子,“这里面的不能给你,不能给你。”
   陈炜比我们小两岁,很小时发烧烧坏了脑袋,他不和其他小孩玩,却经常偷偷跟着我和航,因为我们会分糖果给他吃。可这次航小气了起来,陈炜也不罢休,眼看着他们开始争抢,我急得要哭了,忙帮航挡着陈炜,大声叫着,“老师说我们要爱祖国,爱亲人,爱朋友,陈炜是我们朋友,所以他也是我们应该爱的人,就应该一起吃呀!”航不是小气的人,见我分析得有道理就打开盒子让陈炜一起分享。那个下午留下我们满口黑黑的巧克力,满心甜甜的味道,满树纯净的欢笑。
   后来我和航去了不同的城市生活,而陈炜中学毕业后就没有学校愿意收他,陈炜爸妈经常吵架,本来话少的他慢慢地不再与人交流。
   我和航在小镇周围转了一圈后来到陈炜家麻将馆旁边,麻将馆在一排门市的末尾,陈炜的摩托车停在门外,有几个人在进进出出,他只顾枯坐在门口抠着他的手。突然他妈妈拿出两张大钞给陈炜,往街道对面指了指,他就拿着钱走到对面的小卖部,换了一叠零钱。返回时他的步伐是轻快的,嘴上还挂着一丝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微笑。回到麻将馆,他妈妈摸了摸他的头,给了他一块黑巧克力,他一小口一小口轻轻咬着,尽量让它在嘴里融化得慢一点。航说,“这是陈炜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候。”
   下午回到家,我打开一盒从大洋彼岸带回来的巧克力。一年前有个人对我说,要给我不一样的巧克力,直到我吃到掉光牙的时候。可是,爱情也有保质期,眼看着我手里这盒巧克力也快到期了。数了数一共十五颗,如此精美的包装,我不忍心将它们吃下。那时我对那个人说,我要在保质期的前一天和他一起把它们通通吃掉,期限到了,却没有了一起分享的人。
   “云霞,陈炜来了”,我听到航在我家院子里叫我,我到阳台上一看,只见陈炜骑着摩托慢吞吞沉甸甸地向我家的方向驶过来。我急忙拿着盒子跑下楼,挥舞着双手叫着:“陈炜!陈炜!”他经过时看了我们一眼,并没有停下的意思,绕开我们继续往前开去。我赶紧打开盒子抓出几颗拿在手里继续挥舞,航见我这般模样便起身去追他的摩托车,我喊着“陈炜,陈炜,巧克力,巧克力!”开出十几米远后,他停了下来,回过头望着我手里的糖果。
   我们帮他把摩托车推到院子里,搬出几条凳子坐下,然后打开盒子,像小时候一样分吃着巧克力……
   我看见冬日的夕阳挂在山头红了脸,我看见航和陈炜都笑了,白白的牙上粘着黑黑的甜意!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选择 下一篇:母爱大于天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