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B君

B君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B君是我少年时代一位朋友,姿容清秀,温和,英俊,是很讨一般少女喜欢的那种类型。
   不过,B君心里有人,除了A女,其它女孩基本视而不见。只是A女对B君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于是B君常常患得患失。而我,莫名其妙地就成了常听B君诉苦的人。
   其实做为旁观者,我早已明了B君在这场追逐里,肯定是个“备胎”。然而B君自己一往情深,几近痴狂,我自然不便多言。
   不出所料,几个月之后B君来告诉我,他们分手了,V女其实一直有男友。彼时B君形容消瘦,异常憔悴。在他漫长的诉说里,我一直在劝慰他。
   我甚至直言:“其实,你们不是分手,而是你一个人的恋爱结束了”,他就反驳我说:“不是的,她爱过我”,然后他又大段大段地回忆他们之间过往的美好片段。
   偶尔微笑,偶尔伤感。
   渐渐地,我看他的眼神由同情变成担忧,再由担忧变成惊恐,最后从惊恐逐渐变成怒火升腾。
   当他最后说出一句:“我真想去跳楼算了”。听了这句话,我只觉得头皮上像被无数根针刺之后,那些被我努力压制着的怒火,就从那些小孔里一下子全部钻出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熊熊燃烧起来了。
   “为了这样一个女人,你就要跳楼?父母亲人全部不要了?要死早死,像你这样经受不住一点打击的人,早死也好,省得以后娶妻生子后,动不动就自杀,要让人家孤儿寡母去靠谁?要挑一个高一点的楼跳,太低了死不了事小,还得连累父母照顾你下半生,不然你带点砒霜在口袋里,要是当时没摔死,赶紧把砒霜给吃了,省得上医院多花钱”。
   我的话就这样冰雹似的,一阵阵没头没脸地砸向B君,而B君的脸先还因为颓废而焦黄,就在那一刹那间瞬息就变了好几个颜色。一会青白,一会通红,他看我的眼神变得错愕而又慌乱,还带着羞惭,我知道那一刻他有多恨地无缝,天无阶。
   骂完我还是余怒未消,拿双眼狠狠地扫射他,B君都不敢与我直视,低声说:“我回去了”,见我不答,又说“我回去了”,“回去就回去,难道还等我买鞭炮送你”?B君忽然呲牙咧嘴地笑了。像没恋爱前那个没心没肺的样子。
   几天后我打电话给B君,B君笑呵呵地喊我的名字。我问他:“等了几天也没等到你跳楼的消息,我等得有点不耐烦了,你到底是跳还是不跳”?
   “让你白等了,真不好意思,中午我请客,补偿你没有等到我跳楼的消息的遗憾,怎么样”?
   吃饭时,B君说:“你知不知道,你骂我时很像一个人”?
   “像谁”?
   “我爸爸”。
   “无论是神态,还是语气,不觉得是你,而是他站在我的面前,指着我的鼻子高骂”,
   “你干脆说我像你爷爷算了,再不然直接说我像夜叉也行”,
   然后两个人就笑得连筷子都拿不稳。
   “ 谢谢你,”B君说。
   一个星期后,B君把他的账本交给我,请我年底代他去厂里结账,他要提前回故乡。
   年底我回乡了,B君的父亲登门造访,看得出来是个相当霸气的男人,与B君气质完全不同。临去时,他紧紧握着我父亲的手说:“ 多谢”。父亲闻言一脸茫然。
   一年后在家乡再遇上B君时,身旁已经有了一个苗条美丽的女孩子了,很清秀的模样,一笑嘴角还有两个可爱的梨涡。B君非常热情地向他的新女友介绍我:“这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某某”。女孩笑起来很甜美,是适合B君的类型。
   几年后,再在家乡遇上B君,已经是一个三岁可爱小男孩的父亲了。他极力邀我去他家做客,席间,乘着他老婆去盛汤的间隙,他再次笑着说:“幸好,当年没跳楼”。
   说这话时,他脸上的幸福像花一样地盛开着。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墨海】来生 让我做你的新娘(微型小说) 下一篇:女老师的桥(外一篇)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