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轻舞】清官也有婚外情?(小说)

【轻舞】清官也有婚外情?(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区住建局的朱副局长50来岁了,他既是省人大代表,又是市级优秀党员;报纸上有名,电视上脸儿熟,这样的清官怎么会有婚外情呢?这个秘密可是村委会的周会计向我透露的。仅凭“道听途说”随意披露他人隐私和绯闻,一旦报道失实,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所以,我不敢“信笔开河”。还是让周会计亲口讲讲吧,因为他曾亲眼见过朱副局长的那位老情人。
   我们村是个集体经济薄弱村,在全省“基层建设年”的活动中,与区住建局结成了帮扶对子。今年春天,朱副局长带领扶贫工作组进了村,在我家的闲置房里安营扎寨。
   今天,不讲朱副局到处“化缘”争取资金为村打井、修路、安装路灯的事;也不说他带领村民清挖老牛河治理河患的事;更不提他由住建局出资改善村容村貌、栽植果树绿化环境的事……因为这些事,前些日子电视台记者来村录像已经报道过了。我只说说我和朱副局长的私人交情。
   朱副局长没架子,很朴实,和我的关系情同手足。工作组在临近的矿上搭伙。由于他忙于村上的事,常常错过饭点,按他自己的话说,他把我家的筷子都嗦细了。尽管是粗粮淡饭,也不管是冷是热,赶上啥吃啥。中国是礼仪之邦,礼尚往来是人之常情。老朱重情义,讲交情,每次回家,总要从城里的超市给我家孩子买来大包小包的各种小吃。听说我父亲患有风湿性腰疼病,他竟然花了数百元买来一件羊皮袄孝敬老人家……您看看,这不是成了一家人了吗?
   他爱开玩笑,我们之间无话不说。
   那天晚上,他听说我次日要去城里办公务。他嘱咐我:“你去城里办事,有啥困难可以去找我的好朋友——郝红梅。她是城关镇的妇联主任。镇政府和区政府只有一墙之隔。只要提起我的名,她啥事都能帮你办。”
   我疑惑地听着老朱的关照,心想:镇妇联与区住建局的工作并不对口,他怎么与镇妇联主任交上了朋友?
   老朱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故意神秘兮兮地挤挤眼,进一步介绍说:“你千万别客气,有事尽管去找她。我们可不是一年两年的交情了,从二十多岁起,我就和她……哈哈哈!你可千万别跟外人讲,我跟她……外人都说我俩关系不清楚。不管咋议论,反正就是那么一码事。我一说,你一听,心里明白就行了,无论如何你可别当‘小广播’!”
   进城办公务虽然路很远,但村委会穷,既不能打车,也不能吃报销饭,我只好骑自行车上路。临走,老朱又一再嘱咐我:“你中午别在街上吃饭,去找郝红梅。她不在机关,你就去她家里找。在家吃总比饭店实惠。”说着,他很认真地给我写了个小纸条——那是她家的地址。
   “这……”我感到有些不妥。
   “你别不好意思,凭我俩的关系,不光是吃饭,你有啥困难,她都像我一样,尽力帮你忙。另外,我还有个重要任务托你办。”
   “啥任务?”
   “是这样:她订了一份《求实》党刊杂志。每期我都借着看。我估计,这几天邮局早就把新一期的送到了。你一定找到她给我带回来,我急等着看 。”
   老朱爱看报纸,在村委会有时间他就认真翻阅,没成想他还爱看杂志。他每个周日都回城,自己顺便带回来不就行了吗?这点小事何必让我去办?况且,他们是那种关系,我真的不愿意出面……
   他看我犹犹豫豫的样子,格外又加了一句:“这事你一定办好。那杂志我早看一天早过瘾,千万别忘了!”
   听了老朱的千叮咛万嘱咐,我一路都在想:这样一个“好八路”居然还有婚外恋?他那美好的形象不由在我心中打了折扣,一种莫名的“遗憾”不能不令我摇头。似乎每个人都有一种探究他人隐私和绯闻的好奇心,当然,我也不例外。我何不借此机会领略一番镇妇联主任的风采?
   我在城里办完公事,本想在街上小摊上吃点便饭,然后再去借《求实》杂志。看看还不到进餐的时刻,我便去了镇妇联。可是,同事们说她早晨一上班,就接了个电话后,说家里有事请假走了,所以,我只得去她家里找。但是,老朱给我写的那个小纸条夹在账薄里却不见了,一定是刚才在财政局翻看账本时弄丢了。我只依稀的记得是五小区302楼,至于是哪个单元没记清。受人之托,当尽心竭力,两肩扛着个嘴,何不向人打听打听?
   我推着自行车进了5小区,找到了302楼。正好有位带眼镜的白发老头儿坐着轮椅在秋阳下看报纸。我走近前谦恭地问道:“老大爷,请问镇妇联的郝红梅主任住在哪个单元?”
   “你是……”老人抬起头,目光从镜片外警惕地审视着我。
   “是这样的:我和住建局的朱副局长是好朋友,他说……”我谨慎地看看四外没人,才压低声音说“他说……他说,他和郝红梅是好朋友,让我找她办点小事。”
   “哈哈哈!你这位同志说话还廷‘幽默’的。”
   我不禁一愣。我说话向来都是实打实,从来没人称赞过我‘幽默’!
   他接着说:“按你的说法,他们是好朋友,那可是如漆似胶,街坊邻居全都知道的。”
   朱副局长和妇联主任的关系果然非同寻常。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看来,老朱的风流韵事已是公开的秘密,在这里家喻户晓!
   “哦,她在4单元2楼住。哎,说曹操曹操就到,她来了。”老头提高了嗓门喊“老郝!来客人了!”
   我顺着老人手指的方向一望,只见一位中年妇女迎面而来,虽是半老徐娘,却是风韵犹存。还有几步之遥,她便主动伸出手,准备与我相握。
   “哈哈哈!”老头爽朗地笑着向我介绍说“这就是朱副局长的‘贤内助’!好人呀,好人!”
   “什么?是‘贤内助’!”我大吃一惊,脸色顿时羞得通红。
   “你就是周强兄弟吧?”她紧紧握着我的手说“老朱每次回家,总是念叨你,吃喝讨扰,给你家添了许多麻烦!今天他老早就打来了电话,说你进城办事,让我回家准备饭菜!怕你找不到门,我特意出来接接你。走吧,我把饭菜都准备好了。”说着,她接过我的自行车推着带路。
   什么婚外情?什么借《求实》杂志?为了尽“地主之谊”,朱副局长竟然设了一个“套儿”,把我“诱上梁山”!这个死老朱,真鬼!这顿饭菜我能不吃吗?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轻舞】大爱无边(小说) 下一篇:【墨派】相亲(短篇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