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滚绣球吃屎

滚绣球吃屎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题记:世事皆因果善恶终有报
   昆仑脚下的旮旯屯村,有一位姓苟的大财主,自起官号叫苟部礼。这个苟部礼虽然家里日子过得非常殷实富有。可苟部礼这家伙却十分得吝啬抠门,每逢见到别人家的东西,他就开始眼馋得白眼球通红,两手心发痒,而且痒得挠心,满脑子都象中了邪似的想拿回到自己的家里而挪不动地方。所以,苟部礼在他的一生当中,给人印象是为人处事极为贪婪、阴别人家的东西,自己却还会倒打一耙、强词夺理。硬说这个东西本来老早就是他们家里的,不知啥时候丢了,今天正碰巧遇见给找着了。却说苟部礼在他二十一岁正当年的时候,一天,他无理去抢邻人家树上掉下来的大樱桃,结果被一个低矮的树杈给扎瞎了一只眼睛。硬说是邻人家的树冠扩张得太大了,侵占了他们家的领空,遮挡了他走路的视线。非得逼着邻人家拿出了二百五十元钱,赔他的医药费不可。通过这件事情扩散的影响,损得连穷人家的狗,见到他的照面时,都大老远地躲开到背人的地方,不敢去搭理他。从此也就落下一个‘狗不理’的贴切称号。而且,再也没有人在人前人后的喊他叫苟部礼的官名雅号了。
   这狗不理有个儿子在县城里读书。还没显现出怎么有出息的苗头,他就张口一个苟秀才,闭口一个苟秀才地向别人显摆,夸耀说自己的儿子能行、有出息。好像在这个世界的上面,除了他儿子以外,再没有一个能行的人似的。
   苟秀才虽然在乡下贫困阶层的人群当中,也算是一个读书识字的少有人才,可他肚子里坏水的深浅,比起他的老子狗不理来说,那还是多得老了去了,而且还有过之而剩余无限。全一点也没有文人那种文雅气质。经常是一见到穷人,就编一些歪词拙理来羞掳戏耍和变相辱骂人家。惹得四乡五里的穷苦百姓,没有一个不骂他、恨他的。所以,在人们的口碑当中,就没有像他的坏老子向别人口授言传的那样,喊他是苟秀才了。而且怎就那么统一口径,全都喊他——‘滚绣球’。
   得到这样的诨名雅号,不是没有道理。那年,还在上学的滚绣球寒假开学的时候,狗不理教新来的长工史田勤挑着铺盖,去送他的儿子滚绣球上学。出了家门以后,史田勤前面默不作声地挑着担子埋头赶路,滚绣球则一身绸缎长衫,一步三晃地在后面跟着看风景。那个季节的乡下,到处是赤野白地,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的风景可看。这滚绣球一路闲得无聊,摇头晃脑地在后面,看着挑担走路累得汗流浃背的长工,心里就动起了歪点子说:“老头!歇会吧。看把你累成那个熊样子。”老长工放下挑子,抬起袖口擦了把自己脸上的汗水,然后扯起衣襟轻轻地扇着。这时,后边的滚绣球凑到长工面前,皮笑肉不笑地问道:“老头,你姓啥?”老长工史田勤早就听说过这个滚绣球一肚子坏水。专爱拿穷人取笑开涮,这会见他问自己的话语当中,冒出的气味顶着风能臭十里,就知道他又要开始冒薄荡子拉稀粪,讥笑穷人了。于是就卖了一个关子说道:“少爷,你也算是无知当中的一位有学问的人士了,你就猜一猜我的姓吧,我姓的这个姓呀,有你在。如果我告诉你,让你知道了。我还真害怕你躲着人的眼梢把我给偷吃了。”滚绣球一听一下来了兴趣,洋洋得意地心想:我熟读百家之姓,就你这穷鬼,斗大的字识不了一箩筐,还想来难为我苟大少爷。于是他略一沉吟道:“怕我给你把姓氏偷吃了?米、谷、稻、麦、康……是吧?”史田勤听了轻轻摇了摇头。“朱(猪)、牛、羊(洋)、马、鸡(姬)熊、于(鱼)、旦(蛋)、乃(奶)……”老长工两眼瞅着地面,头不抬眼不睁还是没有吱声。“那么就一定是桃(陶)、李(梨)、梅、唐(糖)、糕(高)了……”滚绣球把所有与姓氏沾边的字全都说了个遍。抬头再看老长工还只是笑着在摇头。苟少爷滚绣球看了连连发问:“你究竟姓啥?你究竟是姓啥。有嘛东西的姓我喜欢吃呢?”看着滚绣球那抓耳挠腮的可笑滑稽长相,老长工微微一笑说:“少爷,既然你这百密的大秀才偶有猜不上来的一疏的当口,我这孤陋寡闻的老乡熊也只好班门弄斧的告诉你了。你姓苟(狗),狗不是爱吃屎吗?我的姓呢,碰巧就是狗最喜欢吃的姓氏中的那个字——历史(屎)的史(屎)字。所以,真是不想告诉你。真怕被你知道了,会趁着眼前没有人的时候,偷偷把我给吃了。
   滚绣球一听,气得哭笑不得。恨得牙根乱痒痒,也想不出一个好法子来羞虏整治这个穷扛活的。心里很是不服地暗想:凭我这一等一的大秀才,竟然被一个穷扛活的给戏耍了,真是岂有此理。于是他不服气地喊叫道:“不算、不算,这个离书本太远了,你再另说一个贴切实际的。”老长工又轻轻一笑:“看来,少爷对猜谜很感兴趣吧。这一点你有点像我。那好吧,我就再说一个发生在你自己身边的谜语,你给猜猜。猜对了,我还真感觉到别人说你‘滚绣球’的话语,那是在编瞎话胡咧咧。好吧,你说‘什么东西四个耳朵、三只眼,六条长腿、一根尾巴?’滚绣球一听,两眼瞪得似铜铃,摇晃得脑袋乱转圈地乱疑惑:“晤?这就奇了怪了的,世上那儿还真的能有像你说的这样的怪物呢?”这更使滚绣球这又犯了难,他绞尽了脑汁,也想不出这是一个什么东西。于是,不得不躬下腰来,再一次向老长工讨教谜底的真实答案:“那不是你瞎眼老爹骑毛驴吗!”可是,等老长工把这个答案告诉了滚绣球以后,差点没有把滚绣球气得背过气而昏死过去。
   你说个事你说咋就那么凑巧,史田勤和滚绣球两人的这段对话,正好被田埂下面的一位在晒太阳的盲教会里的演唱人员刘文瞎子给听得一清二楚。于是,刘文瞎子便把它编成《滚绣球吃屎》的折子快书,走街串巷地走哪唱哪。结果传得在昆仑山麓方圆百里地界的大街小巷,没人不知,无人不晓得的。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重 逢 下一篇:【菊韵】肾亏(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