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菊花台,续

菊花台,续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你说帽子是吧,嘿嘿,那,那绿就绿了呗。绿帽子多好,多凉快阿,是不是?别的哥们儿免费帮了忙,还免费送顶带色的帽子,真他娘的够哥们儿,够义气。要,不要白不要,要了也白要。俺既放了鸽子,又得了实惠。哈哈哈,娘子,你可别瞪眼哈,现如今就流行这个。女人嘛,呆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何不撒出去弄些银子回来花花呢,哈哈哈……”我嬉皮笑笑脸,得意非凡。
   “你笑个鸡巴,口是心非的家伙,那个李士伟,那次他还没敢对我怎么样呢,我告诉了你,喔喝……你就把人家暴打了一顿,牙齿都打掉了。”娘子盯着我。
   “哦,他呀,提他个臊驴干嘛。平常还哥们呢,尽他娘的干那些个不仁不义的缺德事。爷们儿的娘子他也敢碰,还哥们呢,啥球玩艺!也不打听打听俺他娘的是谁?西山一霸!谁不怕俺三分,哼!那天要不是老于他们几个死拉活拽着,看我不弄残废他!”
   “耶,你这会儿倒会说句人话了哈,你刚才不是说要放什么鸽子吗?还想让老娘出去为你划拉票子花,你好会恶心糟蹋人呃。其实说白了,你是个最最小气,最最自私的家伙了。”
   “嗯,怎么,我小气,谁说的,我小气吗?哈哈,那当然了,男人么,谁他娘的愿意在那方面大方啊。个人的老婆让别人搬弄到人家的床上去胡拍乱弄,恶心去煞!”我露出了真面目。
   娘子道:“喔吆,那按照你的思维逻辑,自己的老婆别人弄了就恶心,那你自己做的又怎么样呢?哼!不揭穿你罢了,也不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也不自尊自重一些,还,还……”
   “我怎么了,平常你也不是没有看到,俺乖乖猫似的,可是个大大的良民的干活,嘿嘿嘿。”我坏笑着。
   “还好意思说,还良民呢,日本鬼子吗你?那次那个骚皮芳丽,她在电话里面和你怎么说来着:王哥,有机会咱们两个找个僻静的地方好好过吭几招……”娘子撇嘴道。
   “喔,哈哈哈,就那么个玩笑话么,你,你偷听就偷听了呗,就拿棒槌当真认了,还跑到人家房子里去和人家大打出手,茶几都被你弄碎了,你,你也有点儿太过份了吧。”
   “哼!我过份还是她过份,本来都是认识的姐们儿,没想到她尽敢抄老娘的后路,淘老娘的底火!”娘子气愤难平,似乎热血沸腾,也不喊冷了。
   我岔开话题,嚷嚷道:“真真地唉,也是哦,也不知道是哪个傻皮当官的酒喝多了胡定规矩,乌鲁木齐倒成了个禁摩城市。你瞧瞧人家南方那些发达的大城市,那些大街小巷中,那摩托车电瓶车,真是海了去了。据我所知,新疆刚刚解放初期,新疆满共才有四辆汽车,差不多还都那种嘎斯六九,大道基什么的。不成想,这才几天啊,就这么家家一眨眼的功夫,喔喝,如今这满大街小巷都他娘的尽变成了车的海洋,那个堵啊。我待是当上市长的话,哼哼!一辆小汽车也不许在市里面胡飞乱跑,谁他娘的要是偷偷乱跑上街的话,可以,哼哼!一旦被逮着了,除了枪毙就是活埋,两条路随便他们选!看看还有哪个骚情货再敢去买小汽车。哈哈哈……”我得意忘形。
   娘子白了我一眼,吼道: “你,你缠头一个,死不讲理,你这纯粹就是红眼病,嫉妒!懂吗?穷鬼。”
   “你吼啥呢煞,嗨吆,你再瞪大眼珠子瞧瞧,有些个臊皮仗着手里有几两破银子,经常烧的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楚了,整天拉些个年轻妖艳的小情人和马子四处疯野,到处乱甩炮仗子。”
   “喔喝,别人带上一个美眉你就嫉妒恨,就眼红眼馋啦?有皮本事和能耐你也绕上一个溜达到那些山凹凹里面去骚情一下煞。”娘子翻着白眼。
   “喔,怎么,娘子终于开通了?当真敢开绿灯?”我迷眼笑着。
   “是啊,想去你就去煞,唉,军子,懒得和你个穷鬼瞎费口舌了。要不这样吧,我现在冻的实在是有点儿受不了了,要不俺先到路边去打个顺风车,先溜达着回去,行不?”娘子坏笑着。
   “喔,那你的意思是,是,哦……俺明白了,你以为你年轻漂亮,特会煽情是吧,真真牛大的话,你现在就去搭那些老板的小汽车走煞,我又没有捆着你的腿。喔吆外,牛皮啥呢煞。”
   娘子瞪大眼睛,用手指着我吼:“这可是你亲口说的哈,到时候你千万可别后悔吆。”
   我撇嘴道:“假如真是那样的话,我还得破费几个小钱买上几挂鞭炮放放呢,要不是你挡着道,那么多的年轻美眉,哈哈哈……我也不想多说啥了。”
   娘子推了我一把,又道:“唉,要不然,咱们打电话给小梁和小罗,让他们开车来接咱们回去咋样?”
   我微笑:“可以阿,只,只不过到时候你倒是可以顺利的逃脱了,可以坐上小汽车安安稳稳的跑路。但是俺呢,到时候可怜的只剩下俺这个哆哆嗦嗦的大马猴啰。”
   娘子笑道:“哈哈哈,要不然你也一起坐车回去煞,一辆破摩托车嘛,扔了算球了。”
   我咬牙切齿道:“就是把你扔了,俺也绝对不会扔掉俺这辆心爱的飞鹰妹妹呢。”
   娘子一把把我推出伞外,吼道:“去煞去煞,和你那个亲爱的飞鹰妹妹过日子去煞!”
   我嘻哈道:“算了算了,懒球的尔视你,再说目前这婚姻法也不会同意的,是不是阿?拾哈材火的乡下妹子。”
   “你说谁地呢,谁是拾哈柴火的?”娘子一把又扯住了我的耳朵。
   “嗨吆吆吆,行了煞,俺是拾哈柴火的还不行么,哈哈哈。”
   “那还差不多,嘻嘻嘻。”娘子得意笑着,终于松开了手。
   一个多小时后,雨终于停止了,我们哆嗦着在路上缓慢的行驶着。因为,不慢确实不行,我们均浑身湿透,再加上车速带来的刺骨冷风,还能够飞的起来么。最终,我们还是缓慢的溜达到了永丰镇。娘子手指着一家饭店激动的吼叫:“快快快,快把车停到那个饭店门口,说啥也得进去吃点热饭,暖和暖和。”
   (穆斯林饭馆)的招牌上面写着,主营:丸子汤,汤饺,汤饭,伴面,炒面,辣子鸡……
   进门后,一对年轻的回族夫妻老板见我们落汤鸡似的,急忙把我们引进了里间雅座内。老板边为我们倒茶边说:“喔喝,这雨哈哈地唉,大的了不地么,你们从哪个达达来地,干啥去了么?”
   娘子快言快语:“刚从大山里面出来,”然后用手指戳着我的额头吼着:“就是他这个大傻冒,今天硬把我拽到菊花台上面去的!”
   我二皮脸嘻哈道:“嘿嘿嘿,就是就是,肉包铁么,风雨同舟,亲身体会体验一哈哈么。”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自在欢喜 下一篇:【墨香】无轨流星(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