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杨柳】如初(小小说)

【杨柳】如初(小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杨柳】如初(小小说) 时光剪断懵懂和幼稚,沉淀着每一季的经历。我一如初时的白纸,任你画满方圆。
  
   我不敢置信依稀的晨光里,那个以标准军姿站立的男子就是阿奇。北方的二月,五点钟的风还很料峭,看不清他的脸色,在我许多年后回忆起来,只记得朦胧而炫亮。他就站在服装厂甬路的灯下静静地看着我,我感到时间一瞬间的静止。
  
   认识阿奇四年了,2010年我随老乡到外地打工,大旺村由于距离省城较近,这里相对我们的傍山村来说经济还是比较发达的。村里人很多做生意,办加工厂,主要是服装加工,二三十台缝纫机,三四十个工人,阿奇大学暑期就在他家的厂子送货,那年我二十岁,阿奇十八岁。
   厂房就是一个四合院,院里栽着三株过房的梧桐树,我和几个刚来的女孩等分配机子。从大门口走进来一个少年,高高的个子,哼着歌,黑黑的头发在从叶间漏过的阳光下细细的闪,那时我还想不到惊艳这个词,只是心里一声叹息。
  
   无聊繁琐的校服加工,初次离乡的思愁,有一种无处诉说的悲伤,所以在人家喧闹的夜色里我一个人把情绪换成文字。无聊时我就喜欢哼歌。歌里有许多无人可说的心事。
   我是路痴,刚到第三天我打扫卫生留到最后,出了大门,幽幽的夜里所有的街道都一个摸样,风撩着我的长发一如我纷乱的心绪。阿奇就在这时出现,他说:“阿莫,月上柳梢头了。”他温和的笑容把月光渲染成我心底遥不可及的浪漫。多年后,他告诉我这是人为的邂逅。
  
   刚熟悉飞速的电缝纫机没多久,还没有正式计件。父亲出事了,我急急请假回家也留不住急性脑出血唯一的亲人。料理完父亲的后事,我成了不折不扣的孤儿,刚刚高中毕业的我要养活自己,头七过后,我又回到大旺。是阿奇骑一辆摩托车接站。我在阿奇眼里看到痛惜。在阿奇身上看到狼狈,他牛仔裤上有土,白衬衫上有血迹,脸上还有擦痕。
   在候车亭边,阿奇的长腿斜支着摩托车,看着我:“有件事我很矛盾。”我说:“我知道,你怕做了后悔,也怕错过后悔。"阿奇深深凝视着我的眼:“你很聪明。"顿了一下,他深吸一口气:“怕误了你的班车,我骑得太快了,掉公路壕里了。”他指着泛着血丝的伤口:“我毁容了,你得陪我一个媳妇。”
  
   上工第三天,阿奇大嫂委婉地对我说:“妹子,我这人多用不了,要不你先回家等等。”这三天没有看见阿奇,我知道老板娘的潜意思。我和阿奇之间不只是隔着两年的光阴。所以我点点头。老板娘说:“按说学徒没有工钱,你个小姑娘不容易,我开给你三百元,你谁也别说,收拾收拾今天就走吧。”
   我黄昏前就到达s市同学那里借宿,晚上我才打开阿奇托人递给的纸条:等我三年,我不娶,你不嫁。
   很少有人理解一个没有家的人对温情的渴望。我记住了那少年曾给我一站的阳光。
  
   我离开h省,辗转几个城市,终在一个大型服装厂从计件工做起,一直做到该厂主要的服装设计师。有过男青年的无事殷勤。我都一笑置之。不是冷血,而是潜意识里某些东西被封藏。偶尔回老家,远房的阿叔都会交给我几封信,有时信纸都会泛黄。
   阿奇说:“莫儿,别再逃了,给我一个未来好吗。"我笑了,眼泪却流下来。在黎明的晨光里他轻轻把我拉进怀里,紧紧拥住。
  
   我问阿奇:“赌气放弃学业参军后悔吗?”阿奇答:“你在哪我就在哪,你活着我就活着,你说呢。”我笑了,一念起,天堂咫尺。
  
   人若把初见执着于心,两情相悦,无论世俗如何艰难,寻找,你就在我身边。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边锋】王水子(小说) 下一篇:清明雨上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