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周莉的爱

周莉的爱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周莉和罗伟同村长大,且从小青梅竹马,参加高中后二人双双名落孙山。半年后,周莉托关系在村里做了民办教师,罗伟迫于生计南下东莞加入打工行列。时间如流水,转眼几年过了,罗伟一点消息都没有。
   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周莉二十三岁时迫于父母之压力和本村大她三岁的贺涛订婚了,周莉心中一百个不愿意但内心的苦楚却无法对任何人说出。一年后罗伟还是半点信息没有,周莉在怨恨和失望中只好与贺涛结为伉俪。婚后,老实巴交的贺涛对周莉百依百顺。地里的活不让她做,家里洗衣做饭的事贺涛也给承包了。可周莉心中堵的慌。
   周莉心中有事,日子过的磕磕绊绊。每次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周莉总喜欢小题发作,此外她还想方设法找贺涛的毛病。饭菜不合口,衣服不干净这样的生活小事周莉也能提出来摆上桌面议议。贺涛人虽然老实但心眼不死,时间长了慢慢觉察出周莉心系旁?
   春暖花开的三月,罗伟风风光光回到村里。昔日一文不值的罗伟现在有出息了,他西服革屐一副老板的排头,他打出租车回到自己的小山村。村民们心里羡慕贺莉的心中也掀起一阵涟漪。过了不久,贺涛从村民的口中得知周莉和罗伟幽会的实情,接下来又有人在村口的小河边看见周莉勾了罗伟的脖子两人对了口型。对于耳边的谣传,贺涛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不相信耳朵。
   又过了一段时间,周莉和罗伟的丑事在村里愈演愈烈。有人传话给贺涛,周莉和罗伟两人准备私奔呢?这时贺涛才感觉到树欲静而风不止的真理。难道近段时间周莉对自己百依百顺,勤快的程度是蒙蔽自己的假象。难道周莉假作的现象也是麻痹自己的一个烟幕弹,想到此处贺涛感觉事情比自己想像的严重。贺涛思前想后,最后心平气和坐下来劝说周莉看在夫妻多年的份上能否回心转意。周莉听完贺涛的劝说掩饰不住内心的委屈一边哭闹一边抖出自己和罗伟是初恋情人的事实。
   贺涛看周莉铁了心要和自己离婚,情急之下甩了其几个耳光。原本就是火上浇油的棘手事现在让遇事冲动的贺涛这么一出手,离婚的事情逆流直下。周莉对贺涛说心里压根就不爱他,扬言说老公不给自己离婚就决心私奔。贺涛怕妻子和罗伟真的会私奔就开始日夜监视妻子。
   五月一日这天夜里,灰蒙蒙的雾霭如云似烟把偏僻落后的山村吞噬在其中。凌晨五时,有只睡醒的七彩山鸡张开翅膀欲展翅飞向天空不知什么原因竟折翅扑倒在贺涛家的窗户上。一声“哐啷”把沉睡的贺涛惊醒,他伸于一摸枕头空着。再摸被窝也空着,贺涛的心一紧随即脑子也空了。
   贺涛披衣下床,屋里屋外寻找,却不见妻子周莉的身影。
   贺涛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上,疾步来到院外,只见昨晚下过雨的泥地上有一片杂乱的脚印出现在门口的小路尽头。贺涛心里一惊,成个家不容易,难道妻子真的铁了心要和罗伟私奔吗?想到此处,周莉娇好的面容又出现在眼前。贺涛抬眼看去,眼前的雾越来越浓。
   贺涛心乱如麻来不及多想什么,翻身推出院子里的摩托车点火加油用最快的速度向他们私奔的方向追去。小路沉睡在厚厚的雾褐里,雾儿一团一簇在狂野里翻滚。
   贺涛的摩托车快似利箭,心似刀剜。疾驰的摩托斩开丝缕雾网,被大雾否噬的地方却看不到两个人的身影。贺涛心急如焚,突然“砰”的一声有个软乎乎东西碰在他的胸口尔后落在他的两腿之间。贺涛一怔,伸手一摸发现是只山鸡。
   这只美丽的山鸡被贺涛抓在手中,不知所措的四处张望。从山鸡可怜巴巴乞求的眼神中,贺涛明白了争取自由的道理。此前鲁莽的猛汉子现在也顿生恻隐之心他将手伸向天空,手掌慢慢张开山鸡在他宽厚的掌心站直身子然后一缩一纵“扑棱棱”飞走了。刚才感觉心里堵的紧,现在随着山鸡的离去贺涛心里舒坦起来。
   雾,开始消退可以看出十多步外的距离。贺涛驾车继续前行,整个神情沮丧又深重。忽然,前面的青纱帐里传来一男一女的对话声。女的声音尖细:“我……不能偷偷摸摸和你私奔……”
   男的说:“你傻啊!你说和我私奔……人家放你吗?”
   周莉说:“走!也得光明正大。这样偷偷摸摸做贼似的让人怎么看我们呢?”
   “啥时候了……还说这无用的话……等生米做成了熟饭,你再和他离婚吧!”
   他们二人的话让贺涛听的真切明白。他越想越气,下决心要和周莉和罗伟二人拼个死活。贺涛加大油门,摩托车越过雾障出现在周莉和罗伟的面前。
   见到贺涛,周莉的脸一下子失去了血色,苍白而惊恐地注视着眼前的两个男人。贺涛看见妻子周莉急忙刹闸停车纵身飞下来上前伸手抓住罗伟的衣领,咬牙切齿说:“杂种!今天我要阉了你,勾引别人老婆的东西”。
   罗伟大惊失色,跪地求饶:“大哥!不是我勾引她,她……她对我纠缠不休,我是无辜的!”
   “你!”贺涛一声冷笑,“你不是爱她吗?现在怎么焉了!你要真爱她就应该承担一切后果!你算男子汉吗?你配爱她吗?”
   我呸!贺涛一口浓痰吐在罗伟脸上,转身指着周莉对罗伟说,:“爱一个女人得有勇气和诚意。今天我开恩,成全你们!你带她走啊!”
   “不……不,我是和她逗着玩的。”罗伟边说边退,然后退到身边捆好的行李边,提着行李消逝在茫茫雾霭中。
   大雾渐退,贺涛望着罗伟逃遁的背影,心中打翻了五味瓶。此时,他感到憋气。紧走几步上前来到垂头低泣的周莉面前,开口说:“你不是爱他吗?今天我成全你,给你路费,追他去吧!”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皱巴巴的钞票塞在周莉的手中。
   周莉却像一根木头桩,纹丝不动目光痴痴地盯着贺涛。“对不起,老公!你……你原谅我吧!”
   周莉的声音蚊子一样,可贺涛却听的真真切切。贺涛上前把她抱在怀里,周莉温柔地说:“给我一次机会吧!我现在才明白你在我心中的分量,只有你才能给我带来幸福!你是我最勇敢的丈夫,一个真爰我的男人!”周莉在贺涛怀中嘤嘤哭泣。
   贺涛抬眼望向远方,面前的雾已开始散去。贺涛低头想了一会然后不说一句话,将妻子周莉轻轻的抱上摩托车的后座。贺涛跨上车点火加油,周莉双手紧紧的搂着贺涛的腰生怕再次失去安全的港湾!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星月】天使的画像(小说) 下一篇:【江南.短文学】冬日暖暖(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