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诺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医院的病床上,透过宽敞明亮的玻璃窗,他看到窗外草坪上缱绻缠绵的一对。所有的过往,蔓延开来……
   他和她处在同一个城市的同一所学校。那个时候的他不羁却又灵动,喜欢撒一点小小的谎,有一点小小的任性,有一点小小的鬼精,所以有不少朋友喜欢他。校园对他来讲,就像个天然的游乐场,浑然就是他的地盘。每天驰骋着,快乐着,放肆着。她说起来算是他的学姐,高一届,且大一岁,矜持而稳重,少语而文静,每天上学放学对她来讲是固定的模式,脸上未语先笑的表情也像是固定好了一样,所以,也有不少朋友喜欢她。
   时间久了,他发现自己和其他人一样,也渐渐喜欢和她在一起,当然,现在如果让他给彼时的自己一个总结,他会毫不犹豫地说,那时我们的友谊很纯洁。
   也许,真正情感上的悸动是从他离开她到了军营以后开始的。每天,每个月,军营生活的单调和煎熬让他越发的怀念起校园的生活来,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后悔了,他开始质疑自己倔强的原因,开始怀疑自己决定的对错,然而,部队就是部队,不是旅途中的驿站,说离开就能离开,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忍受和接受,无论是否愿意。直到有一天他忽然发现自己会莫名的想她,这种感觉来时,脸会热热的,心会跳跳的,很奇怪,却又很期待……于是,两个人的书信往来渐渐多了起来。
   所谓的缘分其实很简单,就是在合适的时候让两个合适的人意外的相互吸引,意外的相爱,然后由两个故事中的人动手执笔写一段关于他们自己的美丽的故事,情节可以很俗套,但结局却一定要很意外。他和她最终“在劫难逃”。每每想起这些,他会情不自禁的哑然失笑。
   “别生气,是我不好……”看来,窗外的那一对好像因为有些事情而不开心了,女孩子锐利的嗔怪随着晚风贴进了他的耳朵。“呵呵,现在的女孩子的脾气真的是越来越大了。”他在心里默默地说。这又让他想起了她温柔时的言语,脾气来时的样子。哎呦,那是怎样的一种情景呢。
   三年的时间说长很长,说短其实也很短。长的可以让思念变的辗转难眠;短的可以让彼此瞬间近在咫尺。终于,他服役期满,退伍了。
   在她家的门前徘徊了很久,他终于鼓足勇气,叩响了那扇充满希望却又略带胆怯的门……漫步在郊外的路上,夜静人寂。两个人默默无语,但似乎都能听见彼此急速的心跳声。终于,“做我女朋友好不好?”他说,“你说什么?”她问:“做我女朋友好不好?”他只好又说了一遍,“我们本来就是朋友,好朋友。”她轻声地说。虽然看不见她的表情,但他能想见到她的样子。“我是说女朋友。”他忽然提高了了语调,她缄默不语。他握着她的手,那一刻,风似乎也变得羞涩起来。
   那一年,他十八岁,他十九岁。
   “你把话说清楚,我们的事情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窗外女孩子的声音越来越大,“看来,小伙子今天要费些周折了。”想象着男孩子近乎乞求的神情,他不禁担心起来。其实,想想自己,又曾经何尝没有这样的经历?
   他全家搬到了另外一个地方,虽然不同城,却依然距离很近。他的习惯依然没有改变,见不到她,他会像两三年前那样给她写信,分开的时间如果长些,她会来看他。有的时候,他依然觉得自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渴望关怀,喜欢依赖,向往温暖,而这一切在他心里,也许只有她能给他。他喜欢撒谎的毛病从未改正过,但她有的时候即使知道也不说,只是会用半温不火的情绪来对他,除非实在是被他逼得急了,才会让他领教什么是不怒自威,甚至偶尔也会歇斯底里。于是,他开始有一点点的怕,说不清楚,以至于有的时候会忽然问自己,要是没有她,我该怎么样?他和她彼此在意,彼此惦记,虽然相距咫尺,却每天都没有把彼此丝毫的放下,也许,正是因为这些,才不能有丝毫的风吹草动。也许太在意,所以太脆弱,好像谁也经不起撩拨,因为他们怕!怕撕心的难过,切肤的疼痛……事实上,从彼此相爱的那时起,偶尔也会有少许的情绪牵扯在他和她之间,好在,他会哄她,她会饶他。
   “我们结婚吧?”他问。“嗯。”她答。一切不需要太多的言语,时间其实就是最好的见证。走了那么远,经历了太多,彼此已经深深明白,过程虽然不尽人意,但最终教会彼此的就是哪些人应该珍惜,哪些事不应该忘记。因为他们谁也割舍不了谁。
   结婚的那天正值寒冬,他记得那天的前夜就下雪了,当他带着车队在凌晨时分出发迎娶她的时候,路上已是皑皑一片,漂亮的几乎晃乱他的眼。
   婚房里的一切都是他们婚前自己布置的,有些简单,但却是那么温暖。梯田状的屋顶依次挂满了小小的,红红的灯笼,褪下婚纱换上喜装的她更漂亮,面庞娇媚,有些羞涩……
   看着她枕在自己的臂弯,依在自己的胸口,他能感受自己的怦然心动。“爱不爱我?”她问。“嗯。”他答,“我是不是你的?”她又问,“嗯。”他又答。“永远?”她再问,“永远!”他再答。那么坚定,那么坚决,坚定的有些让人心疼,坚决的有些让人心醉。灯光温柔而痴迷,他看到了她眼角晶莹的泪。那一刻,他知道,他们有多么幸福。
   那一年,他二十二岁,她,二十三岁。
   时间过的真快啊!他忽然有些唏嘘。是啊,四十多年了,还没让人有个喘息,有个回味,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就过来了。当年的一切却好像还发生在昨天一样,那么的鲜活!四十多年的光景,他和她争吵着、难过着、纠结着、搀扶着、依赖着、幸福着,他从当年的大男孩一下子变得像风中的一支蜡烛,微弱的经不起丝毫的摇曳,她呢?却已先自己一步而去。每当想她的时候,他会把他和她的故事从心底捧出来,慢慢的讲给自己听,他不需要听众,因为他知道远在那边的她一定能够听到,虽然没能相守一生,但总算无枉曾经的承诺……
   窗外忽然吹起了风,让这个冬日的季节平添了一份落寞,远处卷起的落叶围绕着窗台飞舞,是在诉说着对树的不舍和依恋吗?男孩和女孩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自己的世界,“也许,他们和好了呢?!就像当时的我们。”“妻,我想你了,多想和你在一起啊!”他自言自语着,合上了眼睛,嘴角扬起一弯幸福的笑,即使那么疲惫,虽然那么苍老。
   年轻的护士在整理床位的时候在他的枕头下发现了一封信,字体歪斜难辨,凌乱不堪,但结尾却依然清晰可见:“这颗心陪你到死,我做到了。你……是我的!”
   阳光,不可阻挡的穿过宽敞明亮的玻璃窗,很温暖……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江南.短文学】冬日暖暖(小说) 下一篇:【杨柳专栏】同桌(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