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江南 短文学】网(小说)

【江南 短文学】网(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在娱乐泛滥的年代里,他和她偶然的相识,利益于网络,得益于共同的文学爱好。
   那天,他在QQ里通过“好友寻找”添加了她,等对方“同意”后第一时间发送消息。
   “忙不?陪我聊两句,灵魂寂寞。”
   好半天,对方才回复:“请问你是?”
   “你不认识的。反正灵魂寂寞。”他又发。
   “灵魂寂寞,更需要思想沉淀。”她回。
   “我就是那高空盘旋的老鹰,看到人类最明媚的阳光,同时也能在最恰当的时机里捕捉猎物。”
   他的语言充满了玄机,她把他当成网上无聊的“掠艳高手”,但还是发了试探性的话:“我们认识吗?我一般不和陌生人聊天。”
   他发了两个大笑的表情,然后接上一段诗性的文字:“我用尽温柔/抚摸着你的毛发/你享受的躺在地上/我轻轻的在你脖子捅了一刀/鲜血喷涌而出/你留下了两行泪水/与我诀别/我喊伙计来接血/我用沾满鲜血的手/在佛前忏悔/愿下辈子你做人/我做羊”
   这段文字有如砒霜加辣椒,即毒又辣,她不忍心多看两眼。“大善人啊,给了羊温柔的抚摸,转身就捅刀子!”
   “其实人和人也这样,男人哄女人上床也是这样,用尽了甜言蜜语,哄着把衣服脱了,下床就跟什么事没发生一样,而这个女人爱上了这个男人!”
   “噢!这就是你的生存法则。我们没有共同的语言,再见!”她决绝地说。
   “哎!我仅仅开个玩笑,你别生气了。文化人,看我写得怎么样?”
   “别揶揄,我可不是什么文化人。写得还行,就是血腥。再多写些,凸显主题,穿插些生动的故事,说明为什么要杀它,迫不得已最好。我替你在菩萨面前祈祷,让那些你杀过的灵魂原谅你的罪恶。”
   “不杀生哪里有肉吃?”
   “你可以吃五净肉啊!五净肉,即不见杀、不闻杀声、不为我杀、自死、鸟残。”
   他发了一连串的省略号,然后问:“什么叫鸟残?”
   “字面意思是鸟儿吃剩下的,这解释也不太准确,反正那些生灵不能因你而亡。”她不知道为什么,和素昧平生的人这么多废话,这不是自己的风格啊!
   他给他递送了无数朵虚拟的玫瑰花,后面印上性感的红唇图案。她没有生气,只说:“好好写吧,文字是个好东西,它让你的灵魂安静。上短文不错,题材跟你所要表达的思想很吻合,你扩展一下,写篇一万来字的短篇,名字就叫《心网》。”他却反驳,“你错了,一千字压缩到一百字,一百字压缩到五十字,才是好东西,不能扩展,要压缩。”
   她不置可否,思想碰撞,又各存所见,难得的契合!
   日子像缓缓的车轮,平滑地辗过岁月的小径。她一如既往地上班、开电脑、上QQ,他风雨无阻地递送他那独到的关怀、递送跳跃的文艺气息的思想。时间久了,她对他产生了依赖,这份依赖很像一张无形的网,时刻将两颗寂寞的心网织在一起,想逃都难。她惊异地发现,每当和他对话时,她的心在有节奏地跳跃,一如他浮躁的灵魂。有一天,她突然向他表明想要见面的心迹,她说她想辨识一下这份神秘的陌生;她说她不能一直存在于他透明的囚室里;她说她恐惧于他的觊觎……出乎意料,他拒绝了她。他说,只要心靠得近,就不怕远在天涯的距离,再说了,我们又不陌生。她苦笑,不再强求相见,而她的灵魂早已脱离了肉体——她突然想到“灵魂”,于是问他:你说灵魂到底是什么东西?好半天,他才回答:灵魂只不过是人脑中活跃的灰色的物质,很少有人能了解到那种秘密犯禁的色彩!
   这天,他又写了短文,内容是出差途中遇到耍猴人,可怜的猴子被它的主人抽了一鞭又一鞭,身受囹圄又不得不配合滑稽的动作取乐围观者。孩子们欢笑,大人们投币,他却暗自流泪——大人的“助纣为虐”与孩童的麻木欢笑让他心碎。猴是人类的朋友,应该善待!她戏谑他说这是典型的杞人忧天、典型的文人情怀、典型的鲁迅式的忧虑。
   他将短文发在社区群里,反馈来的信息让人啼笑皆非:A说写得一般。B说有什么好惊奇的,不就个耍猴的事吗?C另辟蹊径地描述说,耍猴人投以暧昧秋波,那只猴子开始呻吟……他说看到C的留言他有内伤,她在电脑旁笑得岔气。他骂她没心没肺的姑娘,她说他猪不吃食操碎狗的心……
   转眼到了冬天,第一场雪落之时,他和她相识整整三个月。三个月的情牵,虚拟的陶醉,真实的信任,她还不曾见过他的真面目,于是她向他挑明了爱意:“有一句歌词‘我在夜里呼唤黎明’,现在才发现,这词太准了,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一次又一次呼唤黎明,最后成了歇斯底里的呐喊——”
   “谁叫黎明,让你那么牵肠挂肚。”他装糊涂。
   “再不理你了,哼!哦,不,罚你订我们下半年的报纸。”她向他推荐她所在媒体的报纸。
   “一年多少钱?”
   “258。”
   “哈哈……‘爱我吧’你怎么这么直接!”他没心没肺地打趣。
   她按他给的地址开了发票,第一次,她知道他的真实姓名。陈家望,很强悍的名字,他一定是他们家族的希望!好几天过去了,他一直没有消息,她每天给他留言,总是石沉大海,仿佛陈家望这个人突然从地球上消失了。情感没有了寄托,心被抽空了,她昏天暗地地失落,暗自揣测后恍然大悟:原来碰到了情感骗子!她恨他,恨得咬牙切齿,恨得泪眼滂沱。直到有一天,她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对方称自己是陈家望,报纸已经收到,谢谢她的好意。她气呼呼地冲着话筒吼:你这个骗子,骗我感情,骗我财钱,报纸钱已经替你交了——就在她怒火冲天那当儿,电话那头已经泣不成声。对方哭诉:你别骂了,他已经去了天堂,那天他去银行给你打钱出了车祸,是为了救一位即将被轧在车轮底下的小姑娘。他是你的同学张守信,我才是陈家望……
   痛,无法释怀的痛!她发了疯一般奔向冬日的街道,四周是林立的大厦,以及涟漪般散去的居民,更远的地方,是天和地的接缝处。她以肆意的泪水缅怀他纯真的笑脸,缅怀他和她高中时代纯洁的爱情,为他点燃欠了多年的那柱爱香……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杨柳专栏】两个同时辰出生的男人(小说) 下一篇:【江南.短文学】北纬印记(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