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荷塘】木杆称(小说)

【荷塘】木杆称(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中午时分,小孟和喜子进到我们警务室。小孟笑咪使眼地递给我一支香烟,喜子急忙为我点着了。小孟道:“嘿嘿,民哥,今天俺俩又麻烦你来了。昨个俺俩去华凌,买浇大棚菜地的水管,回来一称,乖乖,娘那个脚,整整少了一百多块钱的水管。”
   我问道:“你们买了多少钱的水管?”
   喜子忙道:“共七百多块钱,少了一百八十多块钱的水管。”
   “啊!那么黑呀!啥样的磅称呢,你们两个当时也不注意瞅着点儿。真是的,那你们后来咋不去找老板追要呢?”我愤然道。
   “嘿嘿,那是个长木头杆子称,就是过去那一号的。民哥,你也清楚,人家一看,就知道俺俩是从河南来新疆打工的农民,才不担俺咧。俺俩去找他理论,那个老板根本就不认那个账。他脾气冲的很,还差点打俺俩一顿。”小孟垂头丧气道。
   “嗯,看来也是呃,目前到处都那个怂样,潜规则嘛。外乡人很容易被当地人欺骗欺负。我去年到你们河南去旅游时,一开口说话,物品的价格立马就升温了,哈哈哈。”我笑道。
   “是啊,可不是嘛。民哥,你看,你看啥时候有空喽,帮帮俺俩去一趟华凌,咋样啊?”他们两个盯着我。
   “嗯,好吧。等一会我交班了,咱们先去瞧瞧。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坏怂,敢欺负俺的兄弟。”我咬牙冷冷道。
   喜子道:“民哥,到时候你可要穿上制服啊,不然,不一定摆的平那个家伙。他又高又壮哩,跕的很。再加上他们那一帮子做生意的邻居,都贴着莱,都过来帮腔,一个鼻窟窿眼里出气,挺不好对付哩。”
   “哦,是吗?那么老道鼻撑啊。哈哈,俺怕他们,嗨吆,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这就是真理,这年头,谁怕谁呀,对不对?再说对于拉大旗作虎皮,狐假虎威这行当来说,我可是最在行、最拿手的了,哈哈哈。”我坏笑着,用手拍了拍我身上,这套派出所刚刚为我们佩发的公安制服。
   “嘿嘿嘿,那是那是,还是俺民哥老跕,要不按谁都莫找,就直奔恁这里来了么,嘿嘿。”小孟迷眼笑着。
   下午,我们一行三人乘坐529路公交车,到了华凌。小孟手指着一排平房中的一个23号摊位,对我说:“民哥,你看,就是那个店。”
   我不言不语,径直走进到店里,冲着店内喝道:“哪个是老板,给我出来一下。”可是,店里根本就没有人应声。
   此时此刻,隔壁店的一个女老板过来对我说:“王老板刚刚还在呢,怎么这会儿……喔,可能是到那边买香烟去了,你稍等一会他就会回来的。”
   “嗯,那好吧。唉唉,老板,他的手机号码,你有没有?我给他打个电话,有急事找他。”我掏出手机。
   “有有有……”她伸手摸口袋子里面的手机,接着她又对我喊叫:“唉唉,呶,那不是他嘛,你看,他回来了。”女老板手指着远处一个高大而肥胖的汉子道。
   那个胖老板瞅见到我们,顿时一楞,随之大老远就急忙一路小跑着,到了我们近前。他笑眯使脸着,边掏出香烟边气喘嘘嘘地对我说:“啥事啊,警官?那么远我就瞅见你来了,嘿嘿嘿。”他皮笑肉不笑着,急忙递给我一支香烟。
   我脸一沉,用手挡住他递过来的香烟,对他冷冷严肃道:“这个店是你开的?”
   “喔,是啊是啊。嘿嘿嘿,在这儿都开好几年了。俺,俺确实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你的人,得罪了哈,警官。现在你让他们两个自己说,缺少多少管子,我立马如数补上。还可以多给上几米,那都不是个事。这样总可以了吧,警官?”他点头哈腰,无私奉献着不值钱的妩媚和下三赖。接着又给我递香烟,他和颜悦色道:“来来来,警官,消消气。先把烟点上,其他的事儿好说好说。”
   他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份上,我也无可奈奈,看来只能顺杆子爬了。我接了香烟说道:“嗯,这还差不多,态度还行。我问问你,上边早就三令五申,那种木杆子称早就被淘汰,不准再使用了。你怎么就是不听?看来你的胆子不小哇。去去,赶快把那个称拿过来……”他把那支香烟硬塞进我的嘴巴里,亲手为我点燃了。我眯缝着眼神,打量着他:他身高体阔,估计有八九十公斤重。五大三粗的特别壮实,十分的魁梧凶悍。他大头大脑,胡子拉碴,酷似【水浒传】里面那个蒋门神。
   怪不得小孟他们两个怯场呢。我语气放缓和了说:“你他娘的胆量可以哈,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单位里每个月,都要评比精神文明流动红旗吗?啊!做生意嘛,这第一条是怎么规定的,我想你小子总不会不知道吧。今天我再给你重申提醒一下。做生意嘛,无论对谁,首先都要讲个诚信和信誉。必须做到童叟无欺,更不能够缺斤短两。老板你做得咋样呢?”
   他哭笑不得道:“以后再也不会发生此类事情了,绝对做得到,童叟无欺,童叟无欺,嘿嘿。”
   我露出笑脸道:“嗯,你小子还行,还够意思,知错就改就行了,挺好的,值得表扬。昨天你要是有这么个态度多好。你叫我怎么说你呢,那么大的块头个仗子,就想依仗门市欺负人那。你也不动动脑子,谁的钱都敢胡弄啊。去去去,态度归态度,但是必须得把那杆破称给我拿出来,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鸡巴玩艺儿。”我盯着他。
   “唉吆,昨天不是我办的,当时我正忙别的去了。是我新招来的那一个小店员。他刚刚来,啥秋都不懂。再说那杆称,我早就不用了。也是忙,一时疏忽,就顺手放在门背后了。谁知道那个小子怎么就摸上了呢?早晨,我就让他扔掉了。”他吐沫飞溅,满口跑着火车。
   “嗯,真的吗?你以为我是傻瓜呢,还是以为我没有你的智商高。不管你那么多,今天你先把我兄弟的事情摆平了,然后咱们再扯别的。那个木杆子称嘛,我劝你最好主动交公,或者是趁早自己把它阙折了。如果再有下次,我们罚你款的时候,你小子可别心疼哈。”我严肃道。
   “那是那是,你放心警官,我一定会处理好的,绝对会处理好的。”他态度蛮好蛮乖的。
   “嗯,我先相信你这一次。小孟,你们两个看着弄吧,不满意再打电话给我。我忙的很,先走一步了哈。”我说完,转身就走。
   “民哥,你,你走啥咧走……”小孟看着我嚷嚷着。喜子也面露难色,似乎还也有些胆怯担忧。
   “阿阿,没事的,你们不用担心,是吧老板?”我盯着老板道。
   “阿阿,是是,没事没事。警官你尽管忙去吧,这里不是还有我呢嘛。哈哈,不会再出什么差错了,你就一百个放心吧。”老板对我甜蜜地笑着。
   我冲着小孟和喜子挤眉弄眼,抿嘴笑笑,然后大摇大摆着,悠闲走人。
   ......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网恋 下一篇:【江南.短文学】天恩(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