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山水】天火(微型小说)

【山水】天火(微型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静坐在床沿上不动,听爹说。
   “傻孩子,你就点个头,认了这门亲。他人是瘸,但他的妈、他的爹可是大队书记、治保主任。媒人说了,只要你同意,他给俺装电呢!你看你弟趴在煤油灯下做作业那个难受劲儿。咱庄还有几家没安电哪!再说,孩呀,你到了他家,都由着你,咋也比跟着瑞宣强。你要跟了瑞宣,就好比掉进火坑里。还有教师的位置,你上了这些年学图个啥?……”
   父亲还要说,被静打断了。
   “爹,你让俺想想!”
   爹出去后,静的泪才止不住流下来。
  
   不久,静家里安上了电。静也到学校教上了书。
   静也想和瘸腿的丈夫好好过。第一夜,静心如死水,任瘸子弄来弄去的,自己都忍着。第二天见瘸子老顺着自己的意,挺下气的,实在有些可怜,便放纵些,就开始用身体语言来回答丈夫,当丈夫力不从心时,她就代替他,主动迎合,让他一次次快乐的嘶喊:“静啊静啊,俺的静啊——”
  
   瘸腿丈夫开始打她拧她作践她,是因为静的一次迎合。那一次,当丈夫和她一起走进高潮时,她突然失控地喊出另一个人的名字:“瑞宣,搂紧我!”
   瘸腿丈夫一下子疲软。他知道,瑞宣是静初中时的同学,人很英气,如今在山西的一处坑道里挖煤。他的残腿动了动,有些颓废。继而,就睁圆了两眼看静。
   “你、你喊谁?”
   静此时也很惊骇,他没有想到心中的秘密会在欢乐中泄露出来。虽然她和瑞宣并没有做下塌天的事,但毕竟恋爱过。其实,在结婚以来的欢乐中,她只有把丈夫想象成为瑞宣,才能激活自己。
   “我、我……”
   “好好,俺让你喊!”瘸子怒不可遏,“我这x就是瑞宣,到你的坑道里挖煤去!”瘸子恶劣而残酷地刺入静的身体。
  
   静平静地提出了离婚。
   提出离婚后,她就离开了学校。尽管人们在身后吐她唾沫,但她反而觉得自己可以昂起头来活人了。他收拾好自己的一切,本来想去找瑞宣的,但一想到自己已经成为瘸子发泄欲望的坑道,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她去了省城,通过很能挣钱的同学施芬,进“夏威夷娱乐城”做了“小姐”。
   施芬不久就给静赁了一间小房。静第一次独自睡在小房子里,有一种身心俱静的感觉。那一夜她睡得很美,起床时,觉得天高地远,世界干净得仿佛水洗过一样。
   还是施芬搅扰了静的梦。租房后的第三天深夜,施芬给她领来了一个秃顶的男人。静到此才知道施芬的钱如何挣得那么快。静拒绝了施芬和秃顶的一切诱惑,默默地离开了施芬给她租的“窝”,自己在城的另一边赁了一间小房,并换了一份工作。
  
   静触怒了施芬。虽然知道自己人格卑下,但施芬却不愿别人看不起自己,何况,自己的丑事极有可能通过静在家乡传得沸沸扬扬。施芬打定主意不能放过静。
   施芬给书记家写了一封信,告诉书记,静毕竟是他家尚未离掉婚的儿媳,自己不能不为他们的名声着想。因为静不仅做了“小姐”,而且单独租了房子。……
   书记和治保主任给瘸腿儿子盖好了三间楼房,想等着风波过去,儿媳妇回心转意呢。施芬的信让他们怒火中烧,决定让儿子到省城找静。
   瘸子共带了一万块钱。有施芬帮忙,瘸子很快找到了静,并两次搅扰了静的工作。但静一心要从这一婚姻围城中冲出来,她不屈不挠。
   施芬这时升起了住进三间楼房的欲望,她这几天很会伺候瘸子。她对瘸子说:“她不是和你离吗?便宜她算了!”
  
   瘸子想,没那么便宜的事。他买了省城交通图,用三天时间熟悉了路线,然后买了一把刀。天黑下来后,他去了静的住处。
   他说:“你不跟我回家可以,那今晚上俺俩再睡一觉!”
   静平静地说:“你走吧,离了婚咱就没关系了。”
   瘸子说:“还没离呢,就这一夜。你让我舒服了,我也让你舒服。”
   静仍然很平静:“那不可能!”
   听到这话,瘸子的火气就升起来了,他觉得,自己已经够宽容的了,但静还要离婚,就是给脸不要脸,就是看不起他的家和他自己,自己决不能容忍别人忽视自己的家,更不能容忍别人鄙视自己。残酷和死亡的快意让他瞳孔缩小了。
   “你回吧,回家再找个好的,好好过日子。我不好!”静仍很平静。
   瘸子没听完这句话,就把袖中的刀捅向了静,一下子扎进静的左胸。
   瘸子连着捅出五刀,每一次捅进和拔出,他的瘸腿都要前后丑陋的摆动。
   静开始恐怖地睁大眼睛,不久却有些激动,觉得瘸子正一次又一次地把她推向瑞宣,于是,她激情满怀地喊道:“瑞宣,拉住我——”
   这是静留在世上的最后的声音,不绝如缕。
   瘸子更加疯狂地把刀捅进拔出。此时,他产生了一种快感,仿佛他的刀就是瑞宣,在静的身体里捅进抽出一样。
  
   没想到,瘸子竟然逃回了家。更没想到,就在他回到家的当天夜里,一把天火烧了他的家,也烧死了书记、治保主任和他。
   施芬冬季回家的时候,听说瑞宣正被押赴刑场。但人们还是说,那火是一把天火。
   那一年的雪很大,不白!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江南·短文学】老菅(小说) 下一篇:【月光】名片 (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