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网恋之殇

网恋之殇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风,开始凉了,恣意的阴霾氤氲着章晓忧郁的心,雨,不紧不慢,沉积着丈夫回家的思绪。时间,像一轮无齿的阀,慢慢轮碾着残存的光阴。
   是晚,章晓把一家人剩下的残余羹洗刷完毕后,急不可耐地点开QQ,一缕皎洁的月光透过薄薄的窗纱,柔柔地泼洒在章晓那张妩媚的脸上。她犹如夜间盛开的玫瑰,娇艳、浓香而慑人心魂。此时,她的心里像装一只突突乱跳的小兔,带着强烈的野性和欲望试图冲破平庸的世俗。
   忽然,一名叫玉树临风的头像忽然亮了起来,章晓心里猛然一热,这是章晓久违地期盼,她赶紧拿起鼠标点开这个令她梦魂牵绕的头像。玉树临风:“我无论走到哪里,始终徘徊在你的起点,嗨,我想你了!你自己在家啊?吃饭了吗?”章晓:“吃过了,老公上夜班,我便想起了你,好像已经陷进你敞开的情感漩涡,不能自拔。”章晓鼻子一酸,不由叹了一口气。
   玉树临风:“自从我感受到你的温存后,我已经夜不能寐,好想再一次紧紧地抱着你一直到天荒地老,我去接你吧!”玉树临风将窗口抖动了一下。章晓:“我已经觉得对不住老公了,感觉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我们还是在网络上相见吧!”章晓的内心因矛盾而傍徨起来。玉树临风:“你知道我是怎么爱你吗?日月可鉴我对你的忠诚,自从我们见面后,我是神思昏昏饮食废,一日三餐无滋味………”玉树临风煽情的话语又撩拨起章晓那颗刚刚稳定的心。
   章晓:“你等一下,我去换衣服!”章晓最终还是经不起婚外情的诱惑,将QQ切换到离线隐身上,走进卧室挑选能让自己变得更加妩媚的裙装。章晓刚进卧室,家里的防盗门突然开了,丈夫李维走了进来。李维是某企业的一名电工,为人憨厚,工作认真。他今晚是为了回家拿自己遗忘的电笔,而又返回家的。李维看到书房里亮着灯,以为章晓又在网上淘宝了,他走进书房一看,章晓的QQ上一个企鹅头像一闪一闪地晃动着,他经不住好奇,随手一点,章晓和玉树临风的聊天记录一览无余地展现在面前。
   此时李维的心像被钢针猛然刺了一下隐隐作痛起来,他是多么的爱自己的妻子啊!最近为了给妻子买一个8888元的翡翠玉镯,作为结婚10年的礼物,李维硬是3个月没有为自己花一分钱,然而章晓竟然如此地对他,这对李维来说无疑是一次致命的打击。“章晓,你给我出来,我有话对你说。”李维忍着愤怒,呼唤着妻子。章晓做梦也没有想到丈夫李维会忽然回家,此时,她感到两腿发软,心脏也突突地跳跃起来,手中将要替换的衣服,“啪”的一声落在地上。她知道自己的QQ还挂在线上,想关闭是来不及了,只得硬着头皮走出卧室。李维死死盯着章晓的眼睛问:“你的聊天记录说的都是真的吗?你要对我说真话,真话,懂吗?”章晓不由得心里发虚起来,惴惴不安地撒谎道:“你不认为网络是虚拟的吗?我们闹着玩的。你上班后,我自己在家异常感到孤独和无聊,就和一个网名叫玉树临风的网友乱侃起来了……”章晓还没有解释完,李维听到窗外有连续按汽车的喇叭声,同时,章晓的手机也叮铃铃地响了起来。
   汽车喇叭和手机铃声的响起,无疑拽动了李维那颗敏感的神经。他感到对章晓那份真情的守望,在顷刻间被焚烧得遍体鳞伤,他冲到章晓的面前,照着妻子的脸猛扇了一记耳光,失控地抓住章晓的双肩,用力地摇晃,怒喊:“我一心一地对你,你却背叛我,还在向我撒谎,你怎么这样下流和无耻?”如果丈夫不动手,章晓心里还有所羞耻和自责,可是丈夫竟然对她动起了手,这是生平第一次遭丈夫的打骂,刚才的羞愧被丈夫的一记耳光打没了。章晓看着面目狰狞的丈夫,两只手捂住了火辣辣的脸颊,声嘶力竭地反驳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们结婚10年没有孩子吗?是你身体的原因熄灭了我做母亲的梦想,你自私、卑鄙、无能,促使我出的轨,你看着办吧!”说完,章晓猛然挣脱李维的双手向门外冲去。李维一看妻子要走,心里陡然紧张起来。确切地说,他爱妻子甚至超过了自己的生命,如果真的失去了妻子,他不知道怎样面对自己孤独的生活,他赶忙跑出门外抓住妻子的手哀求道:“晓晓,对不起,是我错了,你千错万错我不该打你,你只要和我一心一意和我过日子,我会忘记这些不愉快的事情的,好吗?”不管李维如何苦苦哀求,最终章晓还是独自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看到离他而去的妻子,李维无力地瘫坐在沙发上,怎么办?他的精神简直要崩溃了。对,找妻子的姐姐张燕去,张燕是李维的同事,也是李维和章晓的媒人。当初是在张燕的牵线下,李维和章晓才成为伴侣的。想到这里,无奈的双手李维颤抖着,拨通了大姨子张燕的手机。张燕一听妹妹赌气出走,连夜赶了过来,焦急地问:“李维,章晓怎么了?你很不负责任啊,你怎么会让章晓黑夜的离家出走呢?”李维用手指了指电脑说:“你看看就明白了,姐,我是真的爱章晓的,不想失去她。”张燕晃动鼠标一看妹妹的聊天内容,便明白了妹妹出走的原因,脸色铁青地骂道:“死妮子,不知羞耻,有李维这么好的丈夫,还不知足,尽做些伤风败俗的事情。”然后对李维说,“我知道你喜欢章晓,更不希望她出事,天太黑了,她出去我都不放心,咱们出去找找,找回来,姐姐我给你出这口气!”
   李维用摩托车载着大姨子张燕在午夜的街上搜寻着章晓的身影。一阵秋意的凉风袭来,张燕不禁替李维裹上了风衣,对李维说:“迎面有好多车,要注意安全。”话刚说完,张燕向公路对面的树下一看,终于搜寻到了妹妹的身影,不禁欣喜大喊:“章晓,我们在这里,快回家吧!”章晓听到姐姐的喊声,忍不住又恨起李维来,夫妻吵架也要告诉姐姐,还把网聊的事情让姐姐一览而尽,真卑鄙。她更加憎恨李维,章晓一咬牙,头也不回地向黑暗处跑去。忽然“吱……咣当!”一声闷响,打破了黑夜的沉寂,章晓回头一看,李维和姐姐倒在一辆货车旁,摩托车也歪在路旁痛苦地呻吟,一股鲜血冲天而起。章晓看到此景,大脑立即一片空白,朗朗跄跄地走过来,把姐姐抱在怀里摇晃着她低垂的头颅,又推推昏迷的丈夫,章晓惨叫一声,懊悔地嚎啕大哭起来,在寒气袭人的深秋,那汩汩涌出的鲜血正慢慢地浸透着章晓的衣服,骤然凝聚成朵朵刺眼的红梅点,向人世间绽放这场泣血的故事。
   一个月后,章晓最终没有走出姐姐当场死亡、丈夫腿残失忆的沼泽,是她的责任,是她的任性,自私和不自重,亲手毁灭了两个家庭的幸福。今后的路怎么走?章晓每天都生活在愧疚和自责的阴影里。在姐姐死后的十几天里,一阵阵恶心呕吐不断从章晓的胃中泛出,难道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怀孕吗?做一个准妈妈是章晓梦寐以求的事情,如果是真的话,那就是玉树临风的血脉,因为丈夫李维根本就没有生育能力。章晓心里最清楚,当然是非玉树临风莫属了。章晓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了医院,经医生检查诊断,她真的是有喜了。拿着医院孕情诊断证明,心情异常复杂的她拨通了玉树临风的电话。玉树临风听完章晓的诉述怀孕的内容后,然后哈哈大笑地戏称道:“实话告诉你吧,我在我儿子二岁时就做了结扎绝育手术了,明白吗?你真的是太天真了,……”章晓还没有听完玉树临风的“陈述”和辩解,只感到头晕目眩。此时,她已经明白自己腹中的孩子就是丈夫李维的,悠然,章晓手中的电话“啪”的一声,带着她痛苦、委屈的泪水跌落在地上。窗外,已是秋雨瑟瑟,秋风夹杂着树叶拍打着窗户上的玻璃“啪啪”作响,像一只无序的鼓槌,敲打在章晓的身上,心上。秋雨在伴随着树叶不紧不慢地纷纷落下……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江南】相忘于江湖(微小说) 下一篇:【山水】过年(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