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文缘】枕头的秘密(小说)

【文缘】枕头的秘密(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文缘】枕头的秘密(小说) 刚过完年,一向身子骨硬朗的齐老太太说瘫就瘫了,三个儿女轮流伺候了不足三月便再不见人影。幸亏邻院的秀云,二话不说接替了三个不屑儿女的责任。
   男人起初并不十分赞同,秀云说:“一人少吃一口就有了,总不能看着老太太就这样被活活饿死渴死?再说老太太平日里对咱不薄,不说别的,咱爹妈死得早,我那时又笨手笨脚,咱儿子打小的棉衣棉裤,还不都是人家一针一线给做的。”
   秀云待齐老太太亲生母亲,家里再忙再累,从不少她一顿饭一口水。而且洗洗浆浆,缝缝补补,比亲闺女伺候的还周到舒服。若再有空,秀云也不忘来陪她聊聊家常,说说村里的趣事。老太太每每一个人的时候就抹眼泪,就嘟念:“养了仨孩子,临了用人了,倒是些无亲无故的。”
   一晃半年就没了。这天早晨,秀云打发老太太吃过饭,刚想回家,老太太喊住她:“秀云,今天要没啥活就给大娘拆洗拆洗枕头吧,瞅着天真好,呵呵。”
   秀云说:“行,大娘。”说着又把老太太扶起,让她靠在床头上,然后摸过剪刀就要拆枕头。
   齐老太太又喊:“别急,小心着点!”
   “还有啥宝贝不成,大娘?”秀云心里暗笑,怪不都说老小孩老小孩。
   齐老太太裂开满是皱褶的嘴巴,笑说:“要你小心拆就小心拆。”
   秀云顺着老太太的意,小心挑开枕皮,掏出枕芯,让老太太反复看了看,啥也没有。
   齐老太继续笑着神秘兮兮地说:“把枕头芯也挑开。”
   秀云暗想:老太太今天该不会犯迷糊了?但看老太太太神色又不像,便又依了她。
   齐老太说:“掏掏里面有啥东西?赶紧的。”
   这老太太不会在拿我开心吧?秀云把手伸进去胡乱抓了几下,还真摸到了一个异物,硬邦邦的。她疑疑惑惑地拿出来一瞅,原来是一个手绢包裹着不知啥东西。
   秀云把手伸到齐老太眼前,问:“大娘,这是啥东西,还藏枕头里,您不嫌硌得慌?呵呵。”
   齐老太太故意板了脸:“笑啥哩,打开自己瞅。”
   此时秀云似乎也摸出了手绢里包的是啥东西,只是当她打开后没料到会有这样多。齐老太太让她数了数,整整一万八千元。
   瞅着秀云迷惑不解的样子,齐老太太长叹一口气,说:“这是俺辛辛苦苦积攒下的,巴望着孙子孙女结婚时,多少给个红包。唉,看来要省下了,呵呵。”
   秀云眼圈也红了,说:“大娘,你不该这样苦着自己。”
   齐老太太又一声长叹,说:“俺有啥苦的?俺啥苦没吃过?倒是苦了你了!大半年了吧,你说大娘这条命咋就这硬呢?”
   秀云说:“大娘,这可不是您平时的脾气,这是您的福气!”
   齐老太说:“要说福,也是你给大娘的。不过,大娘瞅你更有福。你不是说你家小子考上大学了吗,你享福还在后头呢。大娘还知道你两口子正为孩子的学费犯愁,这些钱都拿去。”
   秀云忙说:“这可不行,这是您从牙缝里攒下的,不为别的,也得为您百年以后想想啊。”
   齐老太急了,说:“你这孩子咋这倔呢?大娘活着他们不管,死了总得来哭两声吧。他们再狠也不能让他们的老娘烂在家里吧?”
   “理是这个理,可这个钱俺说啥也能要,孩子的学费总会有办法的,”说到这儿秀云忽然想到了啥,“大娘,您咋不告诉她们还存的这些钱呢?说不定,他们会为了……”秀云有些不好意思,只说了一半。
   没想齐老太太人老却不糊涂,笑说:“傻闺女,你是想让大娘学‘墙头记’里的王银匠吧,呵呵。大娘还不糊涂,要是告诉他们这个,这些钱还能留到今天?这几个混球把钱一分,他们的老娘还是一样的下场。”老太太讲到这儿情绪有些激动,大声地咳嗽起来。
   秀云边给她捋着胸口边说:“要不这样吧,俺先替您保管着,谁能保证往后您就没个头疼脑热的,是吧大娘?”
   齐老太太急说:“唉,你这闺女啥都好,就这一样不好,随你吧。”
   儿子的学费东借西借总算凑齐了,两口子为此伤透了脑筋,但秀云硬是没动一分齐老太太的钱。儿子前腿一走学,齐老太太后腿就咽气了。秀云也明白了齐老太太为啥着急把钱拿出来给她,老人心里这是感觉到自己已走到头了。
   齐老太太咽气那天,村长挨个通知了他的儿女。三个儿女一进门就张开嘴大嚎,但只听雷声不见雨。秀云从兜里掏出一个手绢递给他们,说清了来龙去脉。几个儿女顿时止住了哭声,齐刷刷盯着手绢,眼里一亮一亮的。稍顷,其老太大女儿发话了,说:“你说这些就这些啊,俺们凭啥相信你?”
   秀云咋也没料到会这样啊?嘴张了半天,愣是没吐出半个字。村长等人也是一时不知该如何来打圆场。三个儿女从齐太太床前爬起来,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咋,心虚了这是?”
   秀云急得满头冒汗,脸憋得通红,几乎要哭出声了,气氛就显得紧张了。
   “畜生!畜生!咳咳咳!咳咳咳!”突如其来的骂声和咳嗽声把满屋里人都吓了一跳,齐老太太又活过来了,“你们三个畜生,畜生!咳咳咳!”
   “妈,您还没死啊?”三个儿女又齐齐说道,“正好,把钱的事说清楚。”
   “幸亏妈还留着一口气,要不咋对得住人家秀云啊!咳咳咳!”齐老太太努力睁开眼睛,瞅瞅三个不屑儿女,望望委屈的秀云,最后把目光落在村长身上,“村长,你就给老婆子和秀云做个证,不管多少钱,都留给秀云。大半年了,就当是俺给她的工钱,谁也甭想拿走半分。”
   “妈,您是不是老糊涂了!”三个儿女怒目而视自己的亲妈。
   齐老太太大笑道:“呵呵,俺是糊涂了,可老天爷看得清啊,老天爷看得清啊!”
   齐老太太终于含笑而去。
   “哭两声啊!你妈这会可是真咽气了!”村长忍无可忍,怒声呵斥,“你们这几个不孝之子,就是装也得装啊!”
   三个儿女根本没听见村长的话,只是拿眼瞪着秀云,恨不得要把她吃了一样。
   “你们不就是为这吗,给,俺是一分也不会要的。”秀云把钱往地下一丢,掩面跑出了屋子。
   “妈呀,你咋说走就走了,俺们往后可咋过啊!妈呀!”三个儿女跪趴在地上捡着钱,哭声里藏着笑。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山水】过年(小说) 下一篇:【荷塘】从北到南的故事(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