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老王的一天

老王的一天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老王来自乡下,暂住在城郊桥头村,骑着个三轮摩托街上卖水果为生。
   早上8点,老王就出摊了。他把三轮骑到晴川桥头起。这是他的“固定”摊位,他在这个点卖水果已将近三年。
   我停好摩的,朝老王走去,“老王,城管昨天不是通知你,以后这里不能摆摊么?”老王一边往开摆,朝着天上瞅了一眼:“这么好的天气,呆在家里实在没意思,除了看电视还是看电视。”
   我说:“老王,小心过一会你侄儿(代指城管队员)们来找你的麻烦。”这时,听见有人叫我出租一下摩的。临走,老王笑着说:“一大早,你这乌鸦嘴就瞎说八道,你这是盼人家来了?”
   过了十多分钟,我返回停下摩的。只见老王水果摊前站满了人,城管的2号车停在一旁。城管中貌似头头的人叉着手对老王说:“老汉,说了你多少回了,这里不让摆摊,一点也不自觉。你自己收拾摊子,还是我们帮忙给你收拾?”
   老王:“马上就收拾,马上就收拾!”
   城管甲一脸轻蔑:“不要嘴上应承手里不行动。”说着走过去抓起卖水果的台秤,递给城管车里坐着的队员。跟老王说:“你先收拾好摊子,今下午3点之前到城管中心拿称。”说罢,众城管上车准备离去。
   老王拦到车前,带着央求的眼神:“好兄弟们,把称给我,以后再也不在这摆摊了。”城管甲下车,一把揪住老王的领口,恐吓道:“来,走走走,上车上车,你也想跟上去了?是不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众人见状,赶忙拉开老王,七嘴八舌道:“人家城管每天做的就是这个工作,领导跟前也得有个交待,不用难为人家,收拾好摊子,一会去城管中心拿回来就行了!”
   城管甲竖起指头,指着老王:“老汉,今天要不是看在众人的面子上,非要连人带摊子给你拉走,信不信?”说罢,城管甲上车,众城管扬长而去。
   城管走了,众人也散了。
   我对老王说:“你要长久在这卖水果,得找个关系,跟这些城管能说成个甚了。”
   老王:“我姑舅在统计局当局长了,统计局和城管中心在一个大院里办公了。他和城管领导应该认识了,说句话应该管用。”
   我说:“有这么硬的关系,你不早打一下招呼,路边上摆摊的多了去,其他人没事就你有事?”
   老王:“有时候,这点事犯不着投人找关系,不想欠人情。称,家里倒还有个旧的,还能将就着用。”
   说罢,老王已经收拾完毕。蹬了好几脚,三轮才发着。“这么早就回去?下午再出来么?”我冲老王喊道;“称,给你局长姑舅打个电话让他说句话,绝对没问题!”老王撂了句话:“还晓不得顶事不顶事?”猛加油门,一溜烟回去了。
   老王回去了。我心下想:“摩的没人坐的时候,连个谝话聊天的人没了。”顿感失落,虽然这九月的天,秋高气爽,阳光明媚。
   这时,在文化馆上班的“常客”Z从桥头走过来。拍了拍我的摩托坐垫,道:“愣着干啥,赶紧给东觉寺走。”我发着摩托,急忙就走。路上我别骑别问Z:“有甚么着急事了?星期六还上班?”Z;“我正在麻将馆里耍,领导打电话说,省水利厅的张厅长来县里视察工作,还想到东觉寺参观,叫我下去陪同参观讲解一下。”
   我心下暗暗思忖,怪不得星期天还撵的老王不让桥头起摆摊。
   送完Z,我返程回去,刚走到建南路口,交警拦住路。只见警车鸣笛在前,后面跟着六辆打着双闪的“四个圈”奥迪越野车自北向南飞驰而过。
   车队走过,我回到桥头。等人中间,我斜靠在摩托手把上,半响的太阳照的我昏昏欲睡。
   “突突突”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老远就望见老王骑着他的三轮又出来摆摊了。我朝老王喊道:“老王,你这胆子大了么?又出来哩?”
   老王:“回去吃饭,看了会电视,小睡了一会,觉着实在是没有一点意思。”
   我卖了个关子:“老王,你知道今早上为甚闹你了?”
   “还不是你这乌鸦嘴来,”老王没好气地说。
   我满脸堆笑,反驳说:“主要是人家省里有领导来县里检查了啦。”
   老王没有再跟我搭话。这时过来一辆白色宝马车,停在水果摊前。车窗摇下,“给我拿一把香蕉,再拿七八斤红富士苹果。”驾驶位上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女子跟老王说道。
   “香蕉四七二十八,苹果六八四十八,总共七十六块。”老王嘴里念叨着,两手把水果从车窗递进车里。年轻女子拿给他一百的一张钱。没等老王掏出钱找零,宝马车已经跑的看不见了踪影。
   我说:“老王,你这是遇见财神了。”老王咽了咽吐沫,转了转身宛自笑了。接着,有人陆续来买水果,老王忙的不亦乐乎,甚至是钱也收不过来。这时,我也来了生意,跑摩的去了。返程的路上又载了个去梧桐乡煤矿的人。等返程回到桥头,天也快黑了,我看见老王还没收摊,在他三轮座位上呆呆地坐着。
   我走过去,笑着问道:“老王,还在思量今下午开宝马的女子了?”
   “那倒不是,刚才有个人叫着我房东的名字跟我说他是房东的外甥,孩子感冒了买点药,出来时走的急忘带钱了。先找我借50块钱买药,一会出来还我。老王略带心急地说:“我也没多问,拿了50块给他。等了够半个小时,再还没见面。”
   我说:“老王,这回可不要抱怨说是我乌鸦嘴说的来。非情非故。两句话就借给人家钱,现在这社会什么人都有,操上烂心肠了,不用说50块,10块20块也看的上骗。你这回就当是花钱买教训!”几句话说的老王将信将疑。老王像是跟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应该不是骗子吧?应该不是骗子?这会的人,谁看的上骗50块钱了?”
   我说:“老王,天黑了,收摊吧!50块钱就当是你捐了灾区献了爱心哩。”
   老王叹了口气,“唉!我总以为他一会就来,再等等看,实在不行,收拾么,不收拾又能怎办。”老王说话时,手里已经在收罗散放着的水果。
   “老王,你今天一天点背,早上是早上,晚上是晚上。”我苦笑道:“事实证明,这不是我乌鸦嘴的问题,问题出在你自个身上。”
   收拾完,老王使劲拉了拉固定水果箱的绳子,跟我说:“你说的对倒是对,还是怨咱这种人太老实哩。”
   我掏出诺基亚看了看:“老王赶紧回罢!回去新闻联播正好快开呀。”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荷塘】从北到南的故事(小说) 下一篇:【墨舞小说】暖冬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