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普洱】见如不见(短篇小说)

【普洱】见如不见(短篇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不想,总是就过去了。
   想,是一种绵。像棉花糖,含在嘴里,柔的,甜的,容易化的……总是那么的,转瞬即逝。然而,情,或许也若棉花糖一样,若太甜了,太腻了,也会上火。
   任何事,过犹不及,适可而止。
   中间一个度字,最是要人斟酌。
   好歹,如今不过是两个字,随缘。
  
   莫若初心,不如不见。
   莫若初心,见如不见。
  
   收到磊磊的微信。磊磊在微信里说:“姐,你的电话号码给一下。”
   剪梅把电话号码发了过去,想居然和她一样,丢了彼此的号码,还好现在有各种窗口,可以联系。几日前,她的手机丢了,后来补卡回来,就丢失了很多电话号码。似乎也那么无关紧要,该联系的,自然可以联系得上。
   后来,磊磊的电话就来了。磊磊在电话里说:“姐,我要结婚了。”
   这是剪梅意料中的事,不久前,听说他找了女朋友,自然是好事近了。
   电话里忙说:“恭喜!恭喜啊!”
   “姐,记得噶,27号,华龙酒店!”
   剪梅在这边不由得连连点头:“知道了,一定到!”
  
   认识磊磊的时候,才是十六岁的年华,磊磊还小她一两岁,弟弟一样的对待。那时候回城里上学,磊磊会和小睿,凌子一起来找他,青春,就是可以为了那么一点新鲜,就可以马不停蹄。后来,又是隔了多年的时光,才有了重逢,也没丝毫生分。只是,似乎曾经的那些人,走散的太多太多了,拾起来的这些碎片,已经很难拼凑出一份完整。
   在去与不去之间,产生了一些纠结。圈子已经七零八落了,她去了,怕也是冷清,不欢喜。不去嘛,如何才能交代过去。还有,去了,自然是可以见到他的,见与不见,可以对自己说无所谓,然而又怎么可能真的无所谓?大多数事情,不是你想明白了才无所谓,而是你无所谓之后,也就想明白了。要说无所谓,也是真的可以无所谓了,要说有所谓,自然而然的会有所谓,这似乎是一种不容抗拒的事实。
  
   想去,想见。只不过,婚礼那种场合,是没有人能顾得上她的。去与不去,都是纠结。
   终于,有了他的电话号码,那时候,灯火阑珊,她匆匆而去,也是宴席之后了。只能是直奔新房,抱着一种挂了彩礼就走人的念头,她找到他,让他陪他上新房见磊磊。那一时,匆匆,只不过是匆匆。在貌似陌生的境遇里,保持初凉,或许是最好的方式。
   他陪着一大桌子的哥们,果然没空理他,把她拉给一个女子:“带剪梅去新房。”
   “你们认识么?这个是婉婷。”
   “剪梅!”
   “婉婷!”两人同时惊诧,现在擦肩而过已经都不认识的两人,原来,曾经是很好的朋友。
   亲切的拉着手,两人依稀在对方,找到了曾经那个熟悉的影子。
   “天喃,现在擦肩而过,都认不出彼此了。”算一算时间,剪梅认识婉婷的时候,才16岁。二十多年过去了,才这般巧合的,见上一面。
   婉婷比预想的要时尚很多,是个走在时尚前沿的女子。
   拉着婉婷去新房,婉婷告诉她,现在的自己,是个单身妈妈。但是,已经找到了一个爱她的男子。婉婷笑起来,还是记忆中的模样,爽朗性格,大姐一般,气场强大,让剪梅,很有安全感。有她在,安心了不少,这儿时的伙伴,那份情谊,自是不同。
   对婉婷说,今晚一起散场。
   别扔下她,让她孤单。
   有婉婷在,剪梅就真的从容了。
   聚在一桌,听婉婷介绍,其实,都是旧人。只不过,现在擦肩而过,都已经认不出彼此的他们,真的是久别重逢。
   一颗初心,笑忆当年。
   一个女生说:“剪梅,当年你可是一个昂着头走路的女生啊!”
   那时候的高傲,是对一个小镇的陌生。其实,她何曾高傲过。仅仅是因为陌生的沉默寡言,是寻常而已,怎么就成了把头抬得向天的女生。
   连男生,都是熟悉的,说一起爬山看日出,还真是忘记了。记忆中抬头向天行走的剪梅,大家都还记得。
   他说,他是影子。
   剪梅笑,恍惚中能记起他是谁的影子。他也是在的。
   说实话,爱看他笑起来纯净无邪的样子,二十年过去,依然一如既往。在楼底初初遇上,他的笑,她做出一个要打他的亲切,都是熟稔的。
   这些遇见的,都是欢喜。
   那些年少的过往,藏着很多很多,美好的秘密。
   影子知道,他知道,她,也知道。
   秘而不宣,一切,都留给了少年,最美的记忆。
  
   他也在。没有离去。
   自然的坐在她的身边,一会是左侧,一会是右边。
   剪梅说:“你忙,可以先走。”
   有婉婷在,她真的觉得安心。他不走,照顾着身边的她,那一刻,很温暖了。
   他已经有了醉意,悄悄的在旁边孩子一般痴缠起来:“说你爱我!”
   她笑而不语。她的淡定决然,换得他的亲昵痴缠,这情感的天平,似乎不再倾斜。
   一个女子的智慧,以及说是以退为进,不如说是,以退,能舍决。以进,能安暖。
   这不是一种欲拒还迎的暧昧,而是自我笃定的从容。
   感受着他的呵护,缱绻。剪梅的内心,有无数绵密的欢喜,在一点一点的撑爆自己的血管。散场的时候。剪梅说:“你不用管我。”
   是的。没有他的爱,这里,也不再是一座空城。
   一个爱自己的女子,世界是自己的。
   一个肯爱她的男子,她的世界,才会为他去融化,接纳。
  
   他不走,用他的手,牵着她。
   那一刻,她觉得,他们,是相爱的。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荷塘】街角一瞥(小说) 下一篇:划小船的妹子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