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缘来如此

缘来如此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在江汉平原与鄂西山区交界的丘林地带,有一个风景优美的小镇叫喜鹊镇。那里山青水秀、土地肥沃、森林茂密、鸟鹊繁多。镇边有一个清新、靓丽的小村叫清明河村,有一条清澈透明、富饶幽静的小河——清明河,从村内横穿而过。
   那是一九八六年的夏天,村内有一位美丽动人、誉为村花及镇花的女孩叫田琴,年方十八,高中时学习成绩优异,高考仅差十分而未考上大学。当时,一所普通高中一年能考上大学的寥寥几人,有时甚至无人。高中毕业后正值村招民办教师,由于田琴的学习成绩好,经高中老师及镇教委推荐,当上了民办教师。
   端午节这一天,田琴的表嫂英姐邀田琴去过节。英姐在镇粮油加工厂工作。听英姐讲,她们厂从县企业局调来一位中专生,叫江南,年方十九,英俊潇洒、才识非凡。因表哥是该厂的书记,因此邀得江南到她家过端午节。田琴不好推却表嫂的盛情,心里也想去见识这位吃商品粮,具有国家干部身份的知识分子。
   走进表嫂家门,只见堂厅上坐着一位身穿白衬衣、青下装,带着眼镜,文质彬彬,相貌英俊,一身仙气的书生。田琴看得呆了,如痴如迷。那书生的一双眼睛就像黑暗中的一盏明灯,让她不得不凝视、遥望。
   还是表嫂英姐打破了沉寂,向二人作了介绍。其实,先前英姐已分别向二人介绍了详情。此次见面,一个是貌美如花,一个是英气潇洒;一个是千娇百媚,一个是温文儒雅。二人均似有相见恨晚之感。
   英姐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对二人说:“今天是端午节,按习俗门两边要插艾蒿,你们二人去野外扯两束艾蒿吧。”
   二人走出门来,看见门外远处就是美丽的清明河,河两边长满艾蒿。二人边走边谈,像是久别重逢的故友。田琴说:“我真羡慕你,吃商品粮,又是国家干部身份,将来前途无量。”
   江南淡然地说:“没什么好羡慕的。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商品粮迟早会被取消。目前一个中专文凭,过几年很快就不能适应社会的需要,我现在正加紧自修大专。至于国家干部身份,随着社会改革的发展,也不可能是一成不变的。我倒是羡慕你,做一个光荣的人民教师,一生安稳,多好!”田琴苦涩地说:“可我只是一个民办教师,说不定哪天减员就可能不干了。”江南想了想,深情地鼓励道:“你可以自修大专啊!有了大专文凭,就可以转为公办教师了。”
   “是吗?”田琴的脑海里一丝火光闪亮。
   随后,二人谈了许多,现实、理想、爱情、人……当谈到个人感情问题时,江南说现在还小,不考虑这个问题,要抓紧时间学习,丰富自己的知识结构和工作经验。
   不知不觉,二人沿着乡村小土公路来到了清明河边。清明河的天,清清朗朗,万里晴空。清明河的水,清澈见底,可见小鱼小虾在河底欢乐地游动。顺河边的公路旁至河边长着一簇簇的艾蒿,尽管沾了许多公路上的黄泥和灰尘,仍是郁郁葱葱、生机勃勃。
   这时,只见江南兴奋地看看天,看看河流,又看看近处的田野和远处的深林,再看看田琴,面露万分陶醉之情,竟不住喃喃自语,即激情又兴奋地念出像诗一样的句子来:“甜琴亲,谁明命。清明河上寻爱情。情爱不尽,喜之可约定。绿野仙影,身约今生有幸。”田琴清晰地听到这些话语,竟自呆了,恍然若梦,半晌未回过神来。心想:难道他对我一见钟情?可刚才谈到个人问题时,他说目前不考虑。难道他现在是对我的预约,是对我的许诺?
   当田琴在冥思遐想之时,江南已在近处折了一小捆艾蒿,到河里清洗干净,并分成两束捆扎好。说道:“琴妹,我们回去吧。”
   “嗯。”田琴默默地跟在江南身后,朝表嫂家走去。
   在随后的日子里,田琴与江南也见过几次面,可在一起时,总是谈工作,谈学习,谈自修大专。田琴也开始报考了大专自学考试,一期报考了三科,结果及格了两科。江南已报考了两期大专自学考试,结果一期三科及格两科,一期四科全及格。对于只有十三科的大专自学考试,两人都看到了希望,充满着信心。当谈到个人问题时,江南总是说现在还小,不到考虑个人问题的时候。
   一晃一年过去了。前几天,听表嫂说江南已调到县城机械厂去了。当时,田琴心里一阵绞痛,陡然间万分失落。表嫂英姐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叫表哥务必请江南来过端午节。可这天江南因工作忙而未到。至大端午(阴历五月十五),江南还是因故未来。到末端午(阴历五月二十五),江南总算来了。
   这一天,田琴主动邀江南到野外走走。沿着去年端午节走过的那段路慢慢地走着,田琴不时谈起去年两人聊过的话语。这一天的天气与去年一样,万里晴空,河水清明。当走到去年到过的河边时,那青青的沾满黄泥与灰尘的艾蒿依稀还在。因为这天是末端午节,所以不必再去折艾蒿了。
   “南哥,你还记得去年你在这儿的许愿吗?”田琴轻轻地问。
   “许愿,什么许愿?”江南一脸茫然。
   “这是你去年说的话吧。”田琴拿出一张纸条来。江南接过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一首诗:“添亲情,谁明命。清明河上寻爱情。情爱不尽,喜之可约定。绿野仙影,身约今生有幸。”
   看着,看着,江南不禁呆了。半晌,江南才缓缓地、轻轻地说:“琴妹,你是一个非常美丽、非常优秀的女孩。遇见你,能够做你的朋友和兄长,是我这辈子天大的福份。我多次跟你说过,现在未考虑个人问题。其实,爱情只是人生的一小部分,不必把爱情看得太过神圣和伟大。有道是: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人生故,二者皆渺小。老实说吧,我那天念叨的话不是这样的。”随着,江南在纸条下面写出一段话来。
   田琴接过纸条,只见上面写着:“天清清,水明明。清明河上寻艾茎。青艾不净,洗之可药定。绿野仙影,神药今生有幸。”
   看着,看着,田琴强忍着,也不免落下几滴泪来。田琴知道,虽然药与约的读音差别很大,但在鄂西的方言里却常常读混,更不用说茎与情的音差了。能与江南有缘相识、相知,成为朋友和兄妹,为何却不能心心相印呢?造化弄人啊!田琴感慨万分,神情幽幽地说:“原来如此。”
   沉默了一会儿后,田琴慢慢地在那纸条下面写出一段话来:“地苍苍,人茫茫。喜鹊镇里有客郎。作客四方,缘为我兄长。红尘俗世,唯有情字难详。”
   随后,田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微笑着亲切地对江南说:“南哥,我们回去吧。”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江南·短文学】值不值(小说) 下一篇:【正向】蓦然回首,那人还在(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