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军警】 不速之客(小小说)

【军警】 不速之客(小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窗外,呼啸着北风,嗷嗷地叫着;北风裹夹着烟雪,肆意横行;橘色的路灯,惊恐地眨着眼,被眼前的一切所震颤。
   这样的夜晚还会有什么情趣?看完中央台的晚间新闻,我就脱衣上床准备睡觉了,就在我刚刚钻进被窝,手机响了。铃声虽说是“荷塘月色”可此时的荷塘和月色,没有了轻柔和唯美,旷静的夜里给人的是凄凉和惊秫。
   “喂。”
   “唯唯吗?快点,快点,快到我家来,我----我害怕。”
   “怎么了?怎么了?”
   “呜呜。”佩佩哭了,再说什么也说不出个数了。
   望着黑黑的夜,听着呼啸的风声,不愿去也不行,毕竟佩佩是我的闺蜜。
   到了街上,看不到出租车,便在烟雪里飞跑,到了佩佩的家,我都满头大汗了。
   佩佩把我拽进屋,伸头往外看看了,然后反锁上门;又把我拽进她的卧室,把卧室的门也反锁上,抱住我就哭了。
   哭了一阵,情绪稍稍稳定了,佩佩和我说了晚间所发生的一切------。
   “刮风下雪,我本想早点睡,刚要上床,就听见有人敲门。他在外地,根本不可能回来,妈家人要来也是电话先来,同事们也没有知道我家的呀,能是谁呢?我心里很紧张。门,敲的并不重,轻轻的;但不停地敲。我轻轻走到门前,通过门的猫眼往外一看,哎呀,妈呀,怎么是她?当时我就紧张地说不出话来了。”
   “谁?”
   “是她?”
   “谁呀?快说。”
   “就是-----就是给我-----写信的那----那个。”
   “是她?”我也奇怪了,风雪之夜来这里有干什么?
   佩佩说的那个”她“我见过,是佩佩一个公司的同事。我还是去年夏天在北戴河见到她的呢。当时,他们公司去北戴河旅游,佩佩让我陪着她一起去,我也没什么事,就陪着去了。坐车的时候,她就非要和佩佩一个座坐着,佩佩和她说我的朋友来了,我得陪着朋友,她不让也不说啥,坐在佩佩的外面眼睛眯装睡觉。这个人怎么这样?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事,简直事不懂事。但我没说什么,我不能因为这么点小事和人家闹的不愉快,毕竟她和佩佩是同事啊。
   在北戴河的两天里,我看明白了,悄悄地对佩佩说,不能不注意啊,这个人的倾向不好,当时,佩佩还以为我在开玩笑,给了我一撇子,嘻嘻地笑着就把这事过去了。直到她悄悄地塞给佩佩一封信,看了信的佩佩才相信了我的话。也是把我找来,问我怎么办。能怎么办?不该办的就不办,态度鲜明一些,对这样的人就不能留有余地。佩佩也很坚决,态度也很鲜明,可是晚了,在她的心里,佩佩已经是她的人了。
   “敲门别开呀。”
   “她不停地敲,我怎么办呀!”
   “开了?”
   “开了。”
   “然后呢?”
   “她进来了,不说话,眼睛直勾勾地看看我,然后就挨屋的走,都走遍了,走到窗前,看看窗外,然后,走到我跟前,朝我笑笑,然后就走了,出了门,把门给我关上,关门的时候又朝我笑笑,然后,就走了。”
   “什么意思呀?”
   “是呀,什么意思呀?我----怕,我不敢睡了。”
   “怕什么呀?有我那,别怕。”我说不怕,可心里也是秫秫的,现在的人啥事不干?谁知道“她”还能干出啥事呢?
   这一夜,我俩谁也没睡,裹着被,坐了一夜。
   天亮了,雪停了,风也住了。我和佩佩喝了牛奶,吃的面包,下楼上班。
   走到楼口的大门,一个一身红色羽绒服的人转过身来,微笑着看着我们俩。是她,真的是她,哎呀妈呀!这回连我吓的都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面容姣好,眼睛很大,鼻子高高的,双唇很性感。微笑着很迷人,只是寒天里,冻得脸色有些凄白,也显得憔悴。
   看看我们,她收起了笑容,转身推门走了。
   佩佩软得倒在了地上。
   这一天,佩佩没有上班,我也没有去公司,我们俩偎在沙发里,傻愣愣地呆着,不知说什么,也不知干什么,午饭没有吃,晚饭也不想吃。
   傍晚的时候,他回来了。看得出来,他一身的疲惫。
   我们很熟,但这个时候我不知说什么。
   佩佩见到他就哭了起来,呜呜的,很伤心。他没有劝,也没有哄,闷头抽了几支烟。直到佩佩不哭了,才轻轻地说话了:“维维也在,走吧,我们吃饭去。”说完就穿衣服,穿好了,站在门口等我俩。
   我们来到了“一家春”这是本市很有名气的一家酒店。他看出了我们的情绪,没用我们点菜,自己到楼下点了一些,上来才知道,都是我们爱吃的。
   酒也点了,他给我和佩佩倒满,举起杯,说:“干一杯吧。”那话让我听了很是感慨万千。
   我和佩佩没干,他干了,干了之后又倒满了一杯,也没劝我俩,自己又干了。干了酒,也不说话,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门口。
   我知道他是外经贸局的副总,经常地不在家,家里的事也很少的管,不过对佩佩还是挺上心的,很会体贴,也顺着佩佩,就是让佩佩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多。
   我们默默地喝,确切地说,是他一个人在喝,我和佩佩吃了,但吃的不多,心情的原因,我们也吃不下。令我感到奇怪的是,他似乎知道什么,但还不说不问。饭吃的感觉很别扭,怎么别扭,我还说不好,我总是感觉要出什么事。我看看他的眼睛,又看看他眼睛看着的地方,我是想在他的眼里能看明白什么事。
   随着他的眼睛一亮,我看到一个穿着黑色皮夹克的男人出现在门口,那男人朝着他点点头,伸出了两个指头一晃,就走了。
   他长长地出了口气,显然有了情绪,微笑着对我说:“谢谢你了,敬你一杯。”
   那酒我喝了,但喝的不顺畅,噎在嗓子眼火辣辣地不下去。
   我陪着佩佩到家,说了许多安慰的话,然后,回家了。回到家的我也一宿没睡好,他晚上的情形老在我的脑海里晃,就觉得哪地方不对,但还说不出来。
   第二天,我早早就来到了办公室,收拾办公桌时,看到了早早就送来的晚报,随便翻翻,看到一条新闻引得我不能不看。“身穿红色羽绒服的女子,被撞死在太原街口,肇事车辆逃逸。”
   啊?是她?
   我惊恐地冒了一身冷汗。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江南·短文学】友谊(微小说) 下一篇:【星月】瓶子(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