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星月】瓶子(小说)

【星月】瓶子(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落霞还未沉尽,一轮大月亮便高高地挂在了天上。雾气把远处的矮山,树林遮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听不到一点儿声音,偶尔传来一两声夜猫子的干嚎。泛着白光的海面,像是无数个狰狞扭曲的脸,不断向岸边拥挤而来,仿佛要把我们脚下所有的生灵吞噬掉。
   我提着小雅的凉鞋,光着脚跟着她在海边漫无目地走着,一阵阵凉风不时把我单薄的衣服打透,身上起了一层层鸡皮疙瘩,总是感觉有一双诡异的眼睛在黑暗中偷偷地窥视着。
   小雅借着月光躬下身子在海水里捞起一个瓶子:“你看,这个瓶子好像刚才咱们碰到的那个,可我明明记得我把它扔回海里了。”小雅把它凑在眼前仔细打量着.“对,就是这个,我记得瓶子盖上刻着十六”。
   我接过小雅手中的瓶子。这是个墨绿色的玻璃瓶,细颈,小口,纺锤型,高八九公分,已经被海水冲涮失去了光泽。瓶口塞着橡木塞子,刻着红字“十六”。感觉不是现代的物品,但是又不是太古老。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像有一种力量在拽着自己,一抹诡异的光从瓶子上一闪而过,我打了个冷颤“扔了吧,别捡这些不干净的东西,会有怨气缠身”。
   “不,我梦里来过好多次这里,对,就是这里,这个瓶子也许跟我有缘,我要带上它。”小雅眼神迷茫地望着海,幽幽地自言自语。
   “等我们回去就去看医生吧,听话啊,别胡思乱想。”我把衣服给小雅披上,握紧她冰冷的小手。
   “你看,这里面好像有东西?”我拔出车钥匙用力撬开瓶塞,一个卷好的纸筒滑了出来。我小心翼翼地展开,这是半张宣纸,潮潮的,上面有几行字迹。借着月光可以清楚地认出是一首小诗“月上西窗桐,青食小径空。煮情索远债,子夜两魂重。”我皱了皱眉头,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但是一时想不出来。“嘎嘎,咕”一声怪嚎从后面传来,一双翅膀扑闪着腾空而起……
   山村的夜静得可怕,握着方向盘,腿肚子不停地抖着,手心都是汗。汽车在颠簸的土路上爬行,两旁的树木就像一双干瘪嗜血的双手在眼前划过。被抛在后视镜里的一张张苍白诡异的脸不停地狞笑着。小雅手里捧着瓶子,眼神呆滞地望着前方,嘴里默默念着那首诗:“月上西窗桐,青食小径空……”
   终于在路边发现了一处亮着灯的小屋,我扶着小雅下了车。刚要叩门,门“吱”一声开了。一个提着灯笼弓着腰的老伯,跟在一个青衣老太太后面突然出现在眼前。
   老太太打量我们几眼,突然把目光停在小雅怀里,身子颤了一下,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回来了,又回来了,又回来了,进来吧。”
   老伯弓着腰,没说话,招了招手,把我们引进了西边的一个堂屋。接过老伯的蜡烛,还没等道谢,门“哐当”一声关上了。小屋挺干净,一张床,一个书桌,一把椅子,还有一架梳妆台,看样子是个女人住过的。
   小雅累了,简单洗洗就躺在床上。我给她披上被子坐在椅子上,我突然又想起了那首诗,感觉里面好像有秘密,但脑子里一团乱麻,怎么也想不通,像诅咒,又好像在暗示着什么。
   我挤在小雅声旁躺了下来,小雅好像已经睡了,眼角流出了一滴泪。我轻轻地把眼泪擦去,发现她胸前多出了一本书。这是一本线装书,已经没有了扉页,泛黄的宣纸上有的字迹已经模糊,清秀的繁体小楷,仔细看还能读懂。
   书的前半部分主要是一些女孩子羞涩的情诗,后半部分好像是内心独白的回忆录。她是一个叫雪的大家闺秀,聪明乖巧,相貌出众,是远近闻名的美人,不少浮夸子弟市井诬赖早已对她垂涎三尺。但是雪却喜欢上了一个叫石头的长工,两人情投意合,惺惺相惜。这桩婚事遭到了家人的极力反对,她父亲为了巴结官宦,把她私自许给了知府的傻儿子。她誓死不从,她父亲和知府设计杀害了石头,沉尸大海,并把她强娶回去。最没人性的是知府在新婚当夜强奸了自己的“儿媳妇”。她抓起随身的剪刀刺了知府一刀,知府恼羞成怒让手下所有打手轮奸了她。在她醒来时望着天上的月空,咬破了嘴唇……书的结尾没有了,被撕掉了。我叹了口气,心里像被堵了块石头。
   “啊!啊!不要,不要,别过来!”小雅大口喘息着抱着我的手臂身体不住地痉挛着。我赶紧搂了她,用手抚摸着她的脸:“没事,没事,又被噩梦魇住了吧?我在这呢,别怕啊”。
   “那儿,你看那儿有张女人的脸,就在那”。小雅眼睛死死地睁着,嘴唇颤抖着。
   我顺着小雅手指的方向望去,一暮白色的棉窗帘,一只绿瓶子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放着冷艳的绿光,透着阴森诡异的寒气。我身上的汗毛嗖地全立了起来。
   我取出一片药,给她服下去,慢慢把她拍睡。窗外一轮惨白的月光直射进来,一条影子突然从窗外划过,床边的蜡烛跳了几下。我起身穿上鞋,向亮着灯的东厢房走去。
   门虚掩着,我刚要敲门,一句怪异尖细的声音不知从何方传来:“进来吧,门没关”。
   屋里很暗,一盏烛灯发出清淡的光,老伯坐在桌子旁低头摆弄着纸牌,老太太正用针线捆着几个布人偶。“我,我想借根蜡烛”我从牙缝里艰难的挤出几个字。
   小雅在睡梦中仿佛又听到了那个声音,由远及近,像在耳边,又像在身后:“来,来啊,过来啊,呵呵呵,呵呵呵呵!”幽怨凄凉,诡异。“青青绿草,十里长,悠悠流水,向远方。美人河边勤梳妆啊,盼得那个有情郎啊。桃花红啊,桃花香,桃花树下好乘凉,,,,,青青绿草,十里长,悠悠流水,向远方......"
   朦胧中感觉有一双手在拉小雅,她慢慢站了起来,坐在梳妆台前,望着镜子中苍白的脸。一缕长发从后面飘了起来,一张惨白的脸露着诡异的微笑,贴了过来……
   老伯慢腾腾给我找蜡烛,我却被墙上挂着一架类似小编钟的摆设所吸引。每个小编钟下面吊一个小人偶,我数了下,十五个。感觉不对啊,我记忆中编钟是九个或者十三个啊,走近前拿一个在手里,木头的,上面刻着红色的数字”十五”窗外月光突然一下暗了下来,老太太自言自语道:“天狗吃月亮了,天狗来了……”
   “天狗?月食!”我突然惊醒想起那首“月食索魂”藏头诗。
   “嗷”地一声惨叫从小雅房里传了出来。我赶紧夺门而出,拼命地跑了过去。
   屋子空荡荡的,小雅已经不见踪迹。地下一只死猫瞪着幽绿的眼睛,黑紫色的血正汩汩的从脑子里流出。床上那本书正翻在最后一页,瓶子里的那首藏头诗正规整的和原来那页吻合在一起。
   我呼喊着小雅的名字向外面追了出去,一声声诡异的笑声在我耳边不断地回荡着。一个飘着长发的女人正牵着小雅的手向海里走去,我死命的呼喊着小雅的名字,那个女人慢慢回过头一脸满足,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小雅也慢慢回过头,一眼空洞,向我挥了挥手……
   当我的呼喊声被海浪淹没之时,一双眼睛正在背后的黑暗中默默窥视着……
  
   .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军警】 不速之客(小小说) 下一篇:【家园】爱情不是长寿竹(情感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