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家园】爱情不是长寿竹(情感小说)

【家园】爱情不是长寿竹(情感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如果说还有什么能够使我感到些许慰藉,使我孤寂的心领略到点点春意,那么,这青青的长寿竹应该当之无愧了。这常令我感慨万千的长寿竹,植于哥哥的窗前。每次,我来到哥哥这里,第一件事就是给这长青的植物换上新鲜的清水,把它身上的尘埃清除掉。哥哥向来不善言语,可这一回却挺有文学味儿:“有一年多了,这长寿竹居然还没有死,生命力太顽强了。记得秋实买回来的时候,连根也没有,我随便用只花瓶装点清水,就算把它养起来了。只是你每次来的时候伺弄一下,我几乎把它忘记了。可惜的是,秋实已经好久没有来了。”秋实原是我的女朋友,她在买回长寿竹的那天,说:“这东西也许要讲点缘份,一般人养不活它,有的不到一个月就枯死了!”而我们的长寿竹已经有一年的生长历史了,可如今已物是人非……
   1996年春天,由于一个熟人的妻子要生小孩,无力看管成衣档,哥哥和我就决定合伙转租过来,由我负责经营,哥哥仍在工厂上班。由于没有经验,转租时按原价点货,因为我那个熟人说,转租的都这样,必须点货的,他开始做时就点了不少货。我想,既然这是普遍规则,那就遵守吧。我还天真地以为,这些积压的衣服,按原价处理应该能卖出去,谁知服装这东西讲究流行、时尚,过了时的布料和款式,根本就没人要看,更不用说掏钱买了。卖出去的都是我新进的货。由于财力也有限,所以生意一直没啥起色。但因为签了一个的合同,有按金在人家手里,没办法,只好支撑下去。
   有一天哥哥打电话给我,说他女朋友的妹妹秋实现在正到处找工作。我说,要不叫她过来卖衣服,我去找工作。因为我觉得,女孩子卖衣服应该比较好,说不定会把生意做起来呢。
   就这样,秋实过来了,而她做起生意来的确比我强多了。我感觉她是一个聪明的姑娘。我暗暗地喜欢上了她,日记本成了我倾诉的对象。而哥哥也对秋实的印象很好,他希望秋实能成为我的女朋友。
   有一天回到出租房里,看见秋实在看一本书,我发觉她的眼神里似乎有一种异样的东西:她在偷偷地打量我。我的脸微微地发烫,望了她一眼,问道:“你怎么啦,感觉怪怪的?你在看什么书呀?”
   她没有回答,欲言又止的,似乎在犹豫什么。但最后她终于说了:“听你哥说,你有写日记的习惯?”
   一听到“日记”两字,我的脸更加烫了!我这才想起,今天早晨出门时,我把日记本塞在枕头下面了。她是不是已经翻看过?
   “你,你看过了?……”我不知该说什么好,手脚无措的样子。
   “能不能给我看看?”
   我想,她一定是看过了,索性就“公开”了吧。就把日记本递给她。她接过来,翻到最近写的那几页,把它们撕了下来,然后再撕成碎片!我伸过手去,说句“我帮你撕”,又撕去几页,直至把有关她的地方全撕了,才还给我。我生气不接。两个人默默地坐了一阵,见我不理她,她就进她的房间里去了。
   也许我跟她只能到此为止了。想不到她会那么绝情啊。我心里烦乱得很,滴酒不沾我,竟跑到外面的小卖部去买喝。想起过去相处的快乐时光,越来越觉得伤心,越伤心就越喝,小卖部的阿姨见我有点异样,才走过来夺我的酒杯。
   “你这人怎么搞的,不会喝酒学人家喝……”
   我感觉迷迷糊糊的,嘴里不断地叫着“秋实”,后来终于伏倒在桌子上,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醒过来时,已经是躺在床上了。秋实坐在一旁两眼注视着我,泪珠在闪亮,见我醒了,忙过来给喂白糖水。喂完后,她用手指点点我的鼻子说:“你这个傻瓜!”
   我抓住她的手,紧紧地握住,她没有把手抽回去。但嘴里说:“家里是不会同意的。”
   “只要你愿意就行。是你自己嫁人,而不是你的家人啊。”
   “我还是怕……”
   “恋爱自由,他们没有权利干涉我们!我们不能委屈自己!”
   秋实终于下了决心跟我在一起。这是我们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有一天,秋实接到家里打来的长途电话,说家里有要紧事,要她回家去一趟。也许她家里人已经得到风声?我预感到暴风雨就要来临,就拼命地为秋实壮胆、打气,只要这一关过去了,就雨过天晴了。
   秋实回去后的第二天,给我打来了电话:“我的爸妈果然知道了我们两个的事,他们都说‘两姐妹,共瓦背’,名声不好。好像女儿多了嫁不出去似的,要嫁给一家的两兄弟。说要是我硬要嫁给你,他们就不认我这个女儿。我骗他们说,我已经怀上你的小孩了,他们很坚决地说,那就去做掉,他们是宁愿我去做人流受痛苦,也不愿意遭受乡邻的笑话,我真的不知怎么办才好。”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人家张文秋的两个女儿分别嫁给毛泽东的两个儿子,人们称之为‘佳话’,可为什么在我们家乡,却好似一桩丑闻呢?
   只听电话那头秋实还在说:“爸妈叫我离开你,到别的地方去打工……”
   我听得到她的哭泣声。
   “我们远走高飞……”
   “不……”
   秋实没有再回到成衣市场。我也无心再去经营,就提早结业了。也顾不得按金能不能退回来。
   后来,我进了位于芳村的玻璃厂打工,这里离哥哥租的房子还算近。
   不久,秋实从我哥处得知玻璃厂的电话,给我打了过来,她说,现在在荔湾一家面包店上班。但又不告诉我她的地址,怕我去找她。又说:“可惜我们相见太晚,若是在我姐和你哥相识之前,我们就认识,那该多好。我现在也感觉很孤独,老是想起我们在一起时的情景。明天是我的生日,我准备到你哥那里,与你一起度过。”
   第二天晚上,我和她去了醉观酒家,包了一个卡拉OK房。我将二十支蜡烛点燃,烛光映着秋实美丽的脸庞,我在心底默默地说:“秋实,我永远爱你,永远祝福你!”
   当秋实将蜡烛吹灭时,我取出了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一只小巧玲珑的手表。我帮她戴上,对她说:“我的心就像这只表,时刻都在想念你。你只要一天没有结婚,我就会等下去……”
   秋实扑到我的怀里,紧紧地抱着我,嘴里喃喃地说:“对不起!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我也舍不得你,但是你不要等我,那是不可能有结果的。我们分手后,你一定要另找一位,否则就对不起我。如果有来世,那我下辈子一定会嫁给你!”
   秋实终于离我而去,再没联系过。
   看到这顽强的长寿竹,我就会想起我短暂的爱情。爱情不是长寿竹,它没有长寿竹那样坚强。我是不是心太痴?我总是希望这一生只拥有一次爱情,而那个人与我长相厮守,白头偕老……我痴痴地等待,希望还能听到哥哥对我说“秋实看你来了”。
   唉!竹依旧,人安在?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星月】瓶子(小说) 下一篇:阿毛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