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我未过门的媳妇

我未过门的媳妇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小梅,是76年10月出生的,比我小一个月,那时她家住罗西村,我家红庙村,两家也2里路距离,同吃榆子沟的水长大。
   起初,我们并不认识,那好像是70年代父辈之间的事情,父亲与段叔是在修枣渠水电站时认识的,当时他们是一个乡民工,干活时也就被分在一起,再说两人也是邻村,走的比较近,父亲喜欢段叔的率直和乐观的心态,他也乐意与老诚、稳重的父亲交往,在一起干活的时候他们成为了工友,完工散伙后彼此又成了朋友。
   还真应了那句话:“患难结成了友谊。”
   一来二去,父亲和段叔交往也就更加密切了,谁家农活忙了,就互相帮忙,谁家揭不开锅了,就周转点粮食,也不至于眼看着断炊,两家来往频繁了,我和小梅也就成了各自父亲自行车后面的尾巴了,在一起玩耍、过家家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记得那时的小梅,穿一身白底蓝画格子衣服,扎个马尾巴辫子,月牙般的细眉,双眼皮下一双乌黑且带有灵气的眼睛,一眨一眨的,一口牙齿整齐而洁白,两个脸蛋黑里透红,脚上穿双黑布鞋,很是干净,精神。
   不知从什么时候,两个要好的朋友也就成了亲家,小梅也就成了我未过门的媳妇,我也就成了小梅未来的女婿了,遇到段叔带着小梅来我家,我总跑着回家告诉父亲:“大,我叔和我媳妇来了!”父母亲和段叔,此刻已笑成一团,父亲略带责备的口吻说,“不要脸的碎东西,去和你小梅妹子玩去。”此刻,也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不是踢沙包,就是捉迷藏,不是上树掏鸟窝,就是树下捅蜂窝,不是偷杏,就是在瓜园吃瓜……吃的小肚子圆鼓鼓的,衣服弄的脏兮兮的,常常玩的忘记了吃饭时间,惹得妈妈,村前村后找,找到我们时,已经双双成了泥猴,在母亲训斥声中我们先抄捷径跑回家,赶在母亲到家前洗净手脸,摆好桌凳,坐等吃饭。
   时间过得真快,我们在各自村,都从学前班上到了二年级,也许是男孩显得胆小,女孩有了羞涩,从此我们的交往也不那么大大咧咧了,即使她来我家,也是寸步不离她父母亲,显得很腼腆、文静,说话声音很小,吐字却很清楚,和我一说话脖子根都红了。
   小梅,虽然家穷,身上衣服也很旧,但很干净,学习很刻苦,基本每学期都能拿回奖状,奖品不乏字典、文具盒、笔记本,非常惹眼,让我很是羡慕。
   父亲为此经常臊我的脸,“你看你还没有你媳妇学习成绩好,你羞不羞,一时间我无地自容,也许是贪玩的缘故影响了我的学习,我暗下决心,在学习上一定要和她较劲,看究竟我行,还是她高。随着我的不懈努力,我的成绩在快步前进,也有属于自己的奖品了,父亲高兴的说:“如果你初中毕业能考上中专或者彬师,吃上国家饭,有出息,我和你段叔给你和小梅订的婚约也许还成,否则,这将成为一句戏言”。
   “孩子,任何时候要考靠实力说话”。父亲语重心长的说。
   匆匆间,我上了五年级。小梅为了避免和我在一个班级的尴尬,选择了在四年级复读一年,也就是她的这次抉择,让我们成为同班同学的愿望成了童话,一年后我上六年级的时候,小梅来了,在镇中心小学,她上五年级,我是何等的欣喜,终于每天能见到她的身影了。
   记得又一次,自习课间,小梅来找我,拿来一把苹果树接穗,说,“我大让我把这给你捎回家去,王叔等用”。我一边应对着,一边伸手接了过来。此刻,我们的举动,被我们村有个知道我底细的同学,喊起来了,“小可他媳妇看女婿来了”。一瞬间,班内几个调皮的同学也喊起来了,一时间叫喊声此起彼伏,我越不准说,他们越喊得起劲,羞得小梅红着脸,一溜烟跑回他们班教室。
   一转眼,春去秋来,初中毕业,我上了高中,中途我选择了当兵,去了银川,期间与小梅还偶有些联系,她说,她初中毕业,以低于录取分数线5分的差距与彬师失之交臂,再说当时家里经济状况不允许她读高中,弟弟还要上学,父母负担很重,她选择了务工。
   起初她在西安某造纸厂上班,最后,由于她频繁换工作,加之打工地点不固定,也渐渐失去联系,后来随着她收入的提高,买了部手机,我们又联系上了。
   套改士官的第二年秋天,我回家探亲,父亲让我和小梅完婚,我突然也觉得该结婚了,也该给给小梅一个交代了,可就在我在翘首期盼佳音的同时,她从西安来电拒绝了我,在电话说:“你如果是个农民的话,我会考虑我们的婚姻的,可如今你吃上国家饭,我们之间有了距离,已经没有了共同语言,找个农民,我觉得心里踏实。”
   小梅你知道吗?我何尝对你有过门第之见,我有何尝嫌弃过你是农民,难道我曾经也不是农民吗?我对你的心你怎么还不明白?你让我如何向你倾诉衷肠?你这样,让我情何以堪!
   随后她发来席慕容的诗:“我今生将不再见你,因为我再见的,已不是当初的你。”接着又发来一条短信,“我不再见你,是我不争气,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她太要强,我哪能不知道,立即给她回信,“今生我非你不娶,我将等你到老。”一时间我已泪流满面,一会儿,她再次发来一条短信,“不必了!”过了几天,她的手机已停机了,谁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有一次,父亲来银川看我,听他说,段叔曾经好几次,在他面前对小梅的悔婚深表歉意,父亲开导他,孩子大了,有了自己的思想,好多事情由不得父母了,给段叔深加安慰。
   两年后,父亲在电话中告诉我,小梅结婚了,对象是她在西安打工时认识的,是我们西留乡人,买了班车专门跑县城到永宁的专线,男人开车,小梅卖票。
   2004年,我回乡与娟子完婚时,父亲说,小梅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务农,很是辛苦。
   去年,我从部队转业,分配在某镇,虽然我的工作地方离小梅所居住的村5里路,说心里话我好想再见见她,与她说说话,但是我选择了冷静,保持了理智,我不能打扰她安稳的生活,只要她过的好,见她又能如何?
   愿岁月静好,现实安稳!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墨派】一扇门和影子的故事(微小说) 下一篇:中 宁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