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中 宁

中 宁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中宁,又名上中宁。姓氏,无从考究,人们只知其为甘肃正宁人氏。以乞讨为生,在邠州多年,终日流落在民间,行乞主要范围在北塬,谁家红白喜事、婚丧嫁娶,中宁不请自来。
   从相貌判断,其年龄有40岁左右,身形粗壮,膀大腰圆,蓬头垢面,一脸络腮胡子,衣衫还算完整,上下搭配不伦不类,衣服脏的像火柴砂似的,能一划就着;走起路来,大腹便便,不过还算慷锵有力;脸上的赘肉刮一冰盘,也刮不出清秀脸庞,如果剃光头,活脱脱一个杀猪匠;一只渍迹斑斑的化肥袋装满了全部家当,斜搭在肩上,活像远方来的逃难人。
   中宁在北塬是“明星”级人物,提起邠州的州长名讳,可能好多人不知,但说起中宁名字,可谓童叟皆知,无人不晓。
   有人说,中宁沦落为乞丐,是由于当年高考以1分之差落榜,人气的精神失常,才走上讨饭这条路的。
   也有人说,中宁家处河川道,穷困潦倒,无钱娶妻,来邠打工,人懒吃不了苦,最后以乞讨为生,成为“专职乞丐”。
   不管怎么说,中宁依旧是一个乐观的讨饭者,他要饭不挨家要,中宁有中宁的要法,中宁要饭主要看谁家“过事”,就朝谁家去,基本上每天都能赶上事,忙时一天赶好几个事,一路风尘仆仆,汗流浃背,乐此不疲。
   有人就问中宁:“你一天要赶这么多事,为什么不骑个自行车呢?”
   中宁答曰:“你见过那个要饭的骑自行车?”
   说的当事人无语。
   中宁要饭必先行礼,前两年上5元,主人随后给10元;这两年上10元,主人随后给20元。这就是“中宁规则”。吃得肚儿滚圆要走时,主人必给,有的事主还会多给,从不与之计较,好多人认为过事来这类人是好事,走时还会给塞几个肉夹馍。中宁兴致高了,将会唱一首《纤夫的爱》,以致答谢。
   人们都说:“中宁的要饭水平,都与大都市乞丐接轨了,不再是前两年简单为填饱肚子而奔波。”
   一村民,以贩运落果起家,曾向人称,中宁来过他们家要饭,食量大得惊人,一顿饭吃了6个馒头,两碗稀饭。他称量过中宁,好乖乖,1.71的个头,体重209斤,真有点酷似饰演电视剧《水浒》中鲁智深演员的体型,但没有他的个头。
   一日,一好事者路遇中宁。
   问道:“中宁你去哪里?”
   中宁说:“去西头村张家,今天奠,明日埋。”
   好事者继续说:“张家有钱,这次儿子阿贵车祸丧生,对方是个有钱的主,赔了50多万。你行100元,给你200元哩!”
   “今天不能上礼,人家死了人,能混饱肚子就不错了。”中宁说。
   阳春三月,人们见到身穿厚棉袄的中宁挥汗如雨地奔走在乡间小道上。
   人们问:“中宁今上哪里赶事?”
   “今天杜家有女添相、何家孙子过满月,明天王家老父过寿、齐家老爷子奠仪,后天黄家儿子娶媳妇……”中宁挺住大肚子说道。
   人们惊讶不已,这些消息,他怎么知道?如果在战争年代,中宁绝对可以是一个不错的谍报人才。
   最后大家才知道,这些消息都是那些农村吹鼓手和好些大叔大娘告诉他的。他人老实,嘴甜,见了上年纪的,不叫叔姨不开口,见到比他大或者小一点人的不叫哥嫂不搭腔。
   难怪他人缘这么好!
   一个秋种的日子早晨,中宁没事干,也没饭吃,蹲在老张家地头,看老张挖地。
   老张说:“中宁,你给我挖地,我给你管饱饭,怎么样?”
   “行么!”中宁答曰。
   中宁二话没说,操起锄头就挖,没两下,就气喘如牛,汗流不止。老张一看挖的地深一头浅一头的,只凿开了地皮而已。
   “中宁,挖地你怎么不出力呢?”老张问。
   “地干挖不进去,再者人没吃饭,也没劲。”给予回答。
   日上三竿,老张干完地里的活,扛着锄头回家,路遇池塘边大槐树下纳凉的中宁。
   中宁摇着手给老张打招呼:“叔,早上给你没干下活,给吃不?”
   老张无奈地点着头连说:“给吃,给吃。”
   中宁随手接过老张肩上的锄头,跟屁股就走。
   中宁夏天睡觉还好说,宿在街头巷尾,檐前屋后,地上洒一层麦草,上面铺一张塑料纸凑合过。最难熬的是冬天,长夜漫漫,寒风呼啸,但中宁有中宁的法子,根据地往往选择在砖厂轮窑的出窑口,虽说砖灰大但暖和。
   正月十四那天,人们看见中宁左手提一架木制灯笼,右手捏两把蜡,风急火燎地朝巍巍家奔去,人们大惑不解,巍巍和中宁没有亲戚关系,中宁怎么会给他的孙子送灯笼呢?
   随后人们从巍巍的老婆那儿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巍巍是砖厂老板,对中宁冬天来他那里投宿,很是照顾,中宁来是感谢来了,一直对人说他巍巍哥是个好人,对他好。他没什么,可以表示感谢的,就给娃送个灯笼,巍巍两口子大受感动,让中宁吃饱喝足,给了几件御寒的衣物,装了些干粮,走时还给了50元钱。
   中宁要饭挣钱,人们不以为然,为了生活,人们理解他,再者人们也不反感他,他也不讨人嫌。
   要饭挣钱为哪般?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为什么还要攒钱?
   还是某村的一个信贷员解开了谜底,他告诉大家,在正宁县中宁还有一个快70岁的老母亲,由中宁赡养。中宁属于独子,母亲年事已高,身体有病,也不能下地劳动,中宁去年要饭所得8千多元,托他转存并到年底将款寄给其母亲。
   这也是一种生存的方法,虽然并不高尚,但总比当下那些啃老族不知要强出多少倍,比起眼下有些兄弟姐妹一大群,但在对待父母养老问题上,竟无一人愿意承担赡养责任的这类人,不知要伟岸多少丈,中宁虽是一介乞丐,但他活得真实,懂得反哺报恩,懂得尽孝,他有担当精神,他值得人尊敬。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我未过门的媳妇 下一篇:变脸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