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变脸

变脸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一)
   最近,一位朋友告诉我,他们单位前两年不知从什么地方招聘了一名美女临时工李焱,美其名曰:后勤管理员。主要任务就是每日给局长打扫房子,提两壶热水就算完事。工作还算敬业,对长于自己的单位同事,不是叫叔就是称姨,对稍大自己的同龄人,不喊哥就叫姐。礼貌有加,谦虚谨慎。前几日,领导突然把单位干了多年的出纳小禾,无缘无故地宣布换掉,让李焱接替其工作,在小禾还没摸清头脑时,一阵交接后,李焱走马上岗。
   从此以后,领导房子卫生李出纳今天想打扫就拾掇拾掇,明天不想打扫也就懒得动手。没过几天,卫生也不用打扫了,干脆做起了单位专职出纳。在同事面前,也板起了脸,说话哼哼唧唧的,官腔十足,仅有的那点谦虚不知在当上出纳的哪天让狗给叼去了。叔、姨的称呼被变成老张、老王,哥、姐的亲切叫声也听不见了,直接呼其姓名。有人拿领导签了字的条据前去找李出纳报账,李出纳高兴了,还会给予付款;不高兴了,一句账上没钱把人拒之门外。来人拿着条据站也不成,走也不甘,心里嘀咕:堂堂一个县里的大局难道账面上没几百元?妈的,成心不给钱!看爷们这老胳膊老腿的跑的快是不?
   时间一长,单位你我他,凡报帐的,领钱的,不跑李出纳处两三趟,钱是领不来的。人人咬牙切齿的恨,私底的咒骂一时涌上大家心头。
   李出纳,虽不是局里的公务员也非事业干部,但人聪明,脑子活,在单位只认局长一人,领导在电话里一句:“小李,你下来。”李出纳得到召唤,无论多忙,闻声后,如脱缰野马一般,从二楼到到一楼局长办公室一路小跑,大有一步跨三个台阶之速度,立即站在领导身旁,满脸堆笑,听从吩咐,惟恐领导的夜壶或茶杯被别人第一时间倒掉或续上茶水。
   翌日,李出纳的男朋友来单位,两人在房内不知为何发生争执,不可开交,远闻其声好像双方随时都有发生肢体冲突的可能。局长闻讯前去劝解,小李听见局长叫门声,立即打开门,就在开门的一瞬间,小李笑容可鞠,热情给局长让坐,又是倒水,又是递烟,好象刚才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局长的劝架一转眼变成了寒暄。男朋友惊叹小李的表情掩饰转换之速度,直呼小李变脸比翻书还快,没几天该青年与小李分道扬镳。
  
   (二)
   不说远的,单说近的。我的一个小学同学虎子,从小和我光屁股长大,在退伍后当年,和邻村张裁缝之女喜结连理,此女手艺巧,人漂亮,日子过得风风火火,小两口恩恩爱爱,一年后喜得千金。第二年6月份,机缘巧合,省某干部学院在退伍回乡的士兵中择优招录国防后备力量干部,虎子率先报名,认真备考,由于虎子个人军事文化素质底子都不错,9月份,如愿被省某干部学院录取。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着,慢慢地虎子心里的天平失去了平衡,认为自己的媳妇配不上自己,产生嫌弃之意,在父母的横加阻挠和干涉下,虎子毕业后婚姻又维系了1年,最终在虎子工作分配一个月后双方协议离婚,孩子归虎子,由其父母带,媳妇净身出户。时间不长,裁缝之女竟得了精神抑郁症,夜间看完孩子回娘家,从村里的某人家的崖背坠下,被家里人发现时,已经断气了。
   虎子吸取了上次教训,发誓再也不能找个一头沉的农民,这次找对象一定要找个吃皇粮的,皇天不负有心人,虎子人帅,精干,会来事,参加工作没出两年就已经爬到某镇副镇长岗位。心随所愿,一位有着研究生学历的未婚事业干部,进入了虎子视线,两人进展神速,认识不到3个月,虎子再次跨入了婚礼的殿堂,不几月研究生媳妇产下一女娃。虎子叫苦不迭,前两年羡慕人家双职工,现在又羡慕别人家有小子娃,见面经常说:“媳妇不争气,给他没生下儿子!”要好的同学讥笑:“你的意思是不是还准备再换个媳妇?”虎子无奈的摇摇头,苦笑了一声走了。
  
   (三)
   黑子,是我们村有名的穷鬼,父亲早年触电身亡,母亲年老体弱,家里吃了上顿没下顿,黑子小学没毕业就辍学混社会,母子俩穿的衣裤上面补丁一块一块的。有才是个建筑包工头,在我们村里很有声望,家里很富足,有才老婆是个咳嗦一声都能弹出屁来的贵主,穿的衣服没有一点折痕,全身珠光宝气。黑子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觉得混社会也没有前途,只能混个肚儿圆,想来思去就央求有才老婆,让他给有才说说给他安排个活,好挣点钱贴补家用。
   有才老婆看到黑子老实勤快,给有才枕边吹风,黑子终于上班了,成了一名建筑工人,从小工做起,黑子做得很是辛苦和认真。但到月底发工资,黑子发现自己每天才挣60元,砌墙的技术工人每天要挣200多元,黑子心里不平衡了,心里暗想一定要做技术工。逢年过节,黑子必给有才哥送礼,不是一条烟就是一瓶酒,东西不值钱,但人情一直不断,有才夫妇终于被感动,同意让黑子专门随技术工人学手艺,不用当小工并且发小工工资。
   一块干活的人都知道,这是一种恩德,学手艺发工资,他们纯粹没有遇过,一般学徒要给师傅免费干三年小工,方可学艺,学艺期间也是出力不挣钱的,黑子才当小工也就一年,就学上手,大家好生羡慕,好在黑子聪明,没出两年时间,砌墙、粉刷、贴地板、瓷片、走单元楼水电,样样拿得起放得下,在同行里做的瓦工活,标准高,质量好,日工资和师傅们不相上下,有才夫妇对黑子也是另眼相看。
   没几年,黑子把家里的老房子推倒建平房6间,也如愿娶下媳妇,日子过得也滋润起来。
   “水满则溢,月满则亏。”这是亘古不变的规律,2012年各地建筑业出现了繁华后的大萧条,邠州城也未能例外,老板有才所包的工程在邠州遍地开花,麾下的工人好几百人,铺的摊子太大,开发商房子卖不出去,资金链断裂,有才给工人好几个月发不出去工资,好多人跑到有才家闹事,闹得最凶的谁也没想到会是黑子领的一群人,群情激奋,差点没把有才家的大门卸去,有才老婆气的直骂娘,骂黑子忘恩负义。并且说:“谁都可以来她家闹仗,就是黑子你不能。黑子忘恩负义,伤了他们两口的心……”
   三月后,有才拿西安的几处门面作抵押,从银行里贷款1000万,把所欠的农民工工资全部付清,有人看见黑子是最后一个从有才家领钱出来的,脸色很是难看。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中 宁 下一篇:【留香】沙佳(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