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算卦

算卦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北庄上的邱大能差点被县纪检会给端掉铁饭碗子。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邱大能当过兵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在攻打谅山战斗中,曾立下赫赫战功,至今腰里还留有一发炮弹壳子没取出来,受到过中央军委领导的接见。退伍后,他被组织上安排分配到公安部门工作,在一个乡镇派出所当指导员,不几年就混上了派出所的正所长的位子。
   有一年春季严打,他带领干警抓捕一名犯罪嫌疑人时,在其家中意外搜获到一本算卦的手抄本,这手抄本已经发黄变质破烂不堪,好多繁体字密密麻麻,如同天书一般,好多人一页也认不出几个字,让人看了头大眼浑不知所云。听后来的老人讲,这手抄本距今至少有七八百年的时间,一度受母亲迷信影响至深的他,如获至宝喜不自胜。邱大能果真能,不到半年时间,他竟能把手抄本捣鼓的滚瓜烂熟,且能领会字字句句的深刻含义。最令人佩服的是,这邱大能借题发挥的能力特别强,读完书上一句话,他把手抄本一撂,能给你喷上大半天,一句话都不打隔,哪句好听他说哪句,能说到你的心窝里。也有“碰”准的,也有诌不准的,说得你一愣一愣,不知他的看卦水平到底有多深,说到最后还能把你说的“呱呱呱”的大笑,看吧,叫你心甘情愿一张一张的把钱拿来给他,这邱大能后来是来者不拒欣然笑纳。
   邱大能每天从所里下过班后,好在院子里伸伸懒腰踢踢腿,两手掐掐眉毛,振作振作精神,才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车棚底下,把车子牵出来,戴上头盔,不忘戴一副白手套,“腾”地一脚,把摩托车“噗噗”踹着火,会习惯地按上一声电喇叭,仿佛是给大家象征性的礼貌打个招呼,之后就“突突突”夹着摩托车就像烧着腚一样赶回家。
  
   刚开始给人家看卦,他为了创牌子慢慢扩大影响,声称不要别人的钱财,还美其名曰为人民服务,但是给人家看过后,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他又是公安上的人,说不定以后还能用着他,权当混个面熟巩固巩固关系,要比临前抱佛脚强得多,好多人都是抱着这种态度,临走时不忘给他撂两盒好烟,讲究点的会来事的,朝他桌子上扔一张五十元的票子,扭头就走,说叫他买包烟抽。邱大能毕竟是个见过世面的人,此时极为老练的拿来职业病那一套,假装脸子一沉,厉声说道:“不中不中,赶快拿走拿走!”总是相持一阵子半推半就收下了,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其实这是他心里是最高兴的时候,不过一般人很难看出来,一旦让你看穿了,他这个公安不是白当了!他的名气越来越大,几十里地的人都跑来找他算卦,他当老师的妻子在外头听到不少丈夫的闲话,她也预感到丈夫作为一名公安人员,算命打卦,不是体面事,老百姓会怎么说,领导会怎么看,时间长了怕影响丈夫的形象,名声不好,于是她给邱大能吹枕头风,劝他趁早洗手算卦那一套,安心地干好自己的工作,别混“秃噜”了叫人看不起。邱大能借着酒劲,破口大骂说:“我是谁啊!谁敢咋着我!你还来管我?“妻子气不打一处来,连珠炮似的嘟嘟嘟的说落他,邱大能恼了,顺手脱下军用皮棉鞋,向妻子打去,一个女人怎是邱大能的对手?妻子被暴打一顿,哭成泪人,本是一片好心好意,被丈夫当成一副驴肝脾,深感委屈无处诉,悲痛欲绝,一气之下来到庄后的大河旁,在大桥上徘徊良久,擦干眼泪,向家里的方向再看最后一眼,她咬紧牙关,紧紧地闭上双眼,往下几米深的水里纵深一跳,向死神走去。
   邱大能依然我行我素,在单位天天有酒喝,一到家里就有人找上门叫他算这算那,忙得他腚不沾地,但一看到桌子上撂的都是烟,口袋里塞的都是钱,心里也不免乐滋滋的,等人走罢,会情不自禁的哼上两句“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的歌曲,谁也弄不准他唱的要等待是再找个女人,还是在等待来找他算卦的。
  
   一天,邱大能正准备牵起车子往单位上班,突然临近庄上的一个小伙子,风风火火来找他,说要叫他算算他和对象的属相合不合,命里相克不相克。邱大能说要等着去上班,来人从包里掏出一条软包装黄金叶,朝他桌子上一撂,邱大能一本正经似的说他:”你这是弄啥哩,你快拿着拿着!“边说边走回屋里坐下来,笑眯眯的问他属啥,小伙子说属龙,又问他对象是属啥的,小伙子说属虎的。邱大能的性格有这个特点,高兴时能恰到好处的幽上一默。笑着对小伙子说:她可是条母虎,你是条小公龙不一定能降住这母虎,母虎厉害你惹不起。小伙子一个劲的笑,笑够问到底合不合,邱大能忙收起笑容,戴上花镜看着书本,子乎者也口中念念有词,说得两嘴角子冒沫,之后问他能听懂不?小伙子摇摇头。邱大能一字一句对他说,龙虎命里犯克,古人叫断头婚。小伙子说啥叫断头婚,邱大能说就是俩人过不到头,通俗点说就是主你克你。小伙子吓出了一身冷汗,回到家不吃不喝,左右为难,和女友吹了于心不忍,不吹又过不到头,克死自己咋办。越想越绝望,吃过晚饭后他找到女友,在河筒子里俩人约会,小伙子一句话不说,只是一个劲的哭,“呜呜’的哭,女友如同被泼了一头雾水,任凭怎么推他捶他问他,就是死不吭,好大一会儿,小伙子擦擦眼泪,用嘴唇慢慢靠近女友的嘴唇,亲了又亲吻了又吻,像是给亲爱的人作最后的告别,女友心里犯嘀咕,今天到底咋了。
   第二天,女友接到电话,小伙子服毒自杀了,手里还紧紧握着她的彩色照片。这下可吓坏了邱大能,女友及死者家人都说小伙子之死与他逃脱不了干系,并且到县公安局找局长告他,材料还送到了县纪检会那里,强烈要求组织上拿掉他的所长。邱大能万万没想到,竟会出这样的人命事,不禁一阵紧张起来,像少了一根魂似的。好在那时法律不健全,群众法律意识不强,邱大能卖掉家里一切值钱的家当,又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来几万块钱,找来说客,总算把事摆平了,虽然局领导找他谈过话,劝他提出写辞职报告,谢天谢地,但总算保住了饭碗子,还留在公安队伍里,当起了户籍警,差点被开除掉。
  
   其实,唯一的儿子也多次劝他,好好干自己的工作,别再干这“下三”一样的事骗人钱财。邱大能哪能听进去,还训斥儿子:”天下哪有儿子管他爹的,我孬好还是一个国家干部,在官场里混这些年,可是个脸朝外的人物,把爹看成啥了!“儿子想想他不听妈妈的劝阻,白白死在他的手里,骗人家几包烟几个钱不当紧,可是眼前出了这大祸,吃一碟子屙一碗,现在倒好,弄得家破人亡钱财两空,昔日的温馨幸福感再也找不到了,自己正该找工作,下步还要结婚花钱的时候快到了,钱从何来,思来想去一时想不开,跑到妈妈的坟墓前大哭一场后,遂手从腰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一把安眠药,一片片吞进了肚里,离开了人世。
   儿子的离去,带给邱大能无尽的巨大创伤,他像突然被注入了一针清醒剂,他完全苏醒了,天天晚上都得喝酒,一喝就把不住盅,喝得酩酊大醉后,爹一声娘一声的哭,哭得前来劝他的邻居直掉泪。后来有人再找他算卦的时候,他却转起了轴子,绘声绘色的说:”老实说吧,算卦都是忽悠着玩的,甭相信那一套,好好过日子,相信自己别迷信就对了。看看我有多惨就知道了。”来人见状大吃一惊,不知邱大能葫芦里到底卖的是啥药?这时候,邱大能不紧不慢从包里掏出那本手抄本,当着一圈众人的面,拿起打火机,“咔擦“一声打着火,慢慢挪近手抄本,顿时手抄本冒起一团蓝烟,熊熊燃烧起来。
  
   过去的是一场浩劫,也是一场噩梦,虽然过去了那些年,邱大能每每回想起来,心口依然隐隐作疼,这该死的手抄本,害了他一生,毁了他的家庭幸福。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父亲 下一篇:【星月】月牙儿(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