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一双绣花鞋

一双绣花鞋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星的脚,是白皙的,小巧的,握在手心里,光滑,细腻,就像刚剥了壳去了皮的煮鸡蛋。这煮鸡蛋在云身上调皮地滚动的时候,云的心就不安分了,口干舌燥,无名火起,恶狼一样捉住它,想一口就把它生吞了。也只有这样一双脚,才配的上内联升玻璃橱柜里的那一双火红的镶珠绣花的汉舞鞋。云一想起这样一双脚穿上这样一双鞋在自己眼前翩翩起舞的样子,就会忍不出眯起一双眼睛呵呵地笑出声来。
   如果不是云一时心软,熬不过星的软嗔娇怒,他是不会把方向盘交到星的手里的,毕竟,星虽然在自己手把手的教导下,已经可以在市委大楼前的小广场上进退自如了,毕竟还没有上过道,也还没有拿到驾驶证,如果在道上被交警截住会免不了麻烦,可是,谁能保证一定就会有麻烦呢,就算是有麻烦了云也是不惧的,一个小小的交警能把自己怎么样呢,只要自己打一个电话,就可以砸烂他吃饭的家伙什了。
   可是,星的高跟鞋踩在油门上的时候,云还是心里颤了一下,一转念间,却什么也没有说,能说什么呢?总不能让星光着一双美丽可爱的小脚去踩踏板吧,且不说星会怎样鄙夷地笑话他一个大市长是怎样的胆小如鼠畏东畏西,万一那一双赤裸的脚磕疼了碰脏了磨起水泡了,都会让云心疼肝疼肉疼上个把月的。而况回来的路上,就可以换上那双让人神魂颠倒的绣花鞋了呢。
   星开车的时候,多少有些兴奋,却不紧张,一路车不多,开得很稳。云的手闲下来,脚闲下来,思想就开始溜号了。
   月,曾经也有过这样一双脚的。那时候,月还年轻,粉扑扑的脸颊像极了五月里的桃花,笑起来的时候乌溜溜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咯咯的笑声清脆悦耳中让人想起春天林子里歌唱的小百灵,乌黑油亮的长辫子还在胸前身后一甩一甩的。下河摸鱼的时候,月的脚游弋在水波荡漾里,不时,溅起两朵洁白晶莹的水花,把云的魂儿都给勾跑了。
   月下河摸到的鱼都给云卧床的娘吃了,那时候,月还不是云的媳妇,一颗心就已经交给了云。她说,“云,你放心去念大学吧,娘,有我照顾着。”
   月其实也考上大学了,和云考到同一个大学。从初中起两个人就叫着劲儿学习,月从来都是稳居第一的宝座,云怎么努力,还是会只考到第二,两个人很少说话,可是,心有灵犀的两个人是不需要更多言语的,一个回眸的笑,一道详解的数学题,一双云画给月的精致的绣花鞋,都是两个人对彼此未来的承诺。
   如果不是云的娘下地干活摔断了腿,云也不会因为没有了去念大学的学费,也不会因为要照顾娘的身体起了辍学的念头。这个念头只是一萌芽就被月给掐死了。月瞒着父母撕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把自己的学费给了云,走进云家低矮简陋的草房,承担起云该承担的责任。
   云知道,月撕毁的不止是一张通知书,还有本属于她的美好的未来。月把自己的未来系在云的腰带上了。
   云自认是对得起月的,大学一毕业,他就娶了月,每一个月的工资也都如数交给了月,慢慢的,工资条换了工资卡,云也没有自己去领过工资,卡和密码都交给月了,不为别的,就为了月曾经对他的好,就为了月一直对娘的好。娘腿伤后一直卧床,离不开人,离不开故土,月就一直守着娘,把娘照顾得清清爽爽舒舒服服的。
   月总是拿出工资卡的一半来给云,她说云是城里人了,花销大,比不得乡下,有手有脚的,守着一块土地,就不愁吃喝。当然,月不知道,云早就不需要花工资卡里的钱了,云有的是来钱的道。云不止手里的钱多了,身边的女人也多了起来,一个赛着一个的妩媚,一个赛着一个的风骚。云最中意的就是星了,星不止相貌姣好身材妖娆,拿捏男人的分寸也掌握的恰到好处,一颦一笑,无不让云心动。
   星现在俨然是云的第一夫人了,走哪里都如影随形,云搂着星满面春风推杯换盏的时候,心里是骄傲的,坦然的。
   云也想过把月接进城里来,可是,一想到她满脸的沧桑满身的土气,云就打消了念头,而况,月坚持说,娘过惯了乡下的日子,身边也需要有个人照顾。
   云一溜号就溜出了好远,丝毫没有注意到超速的车顶上呜呜的风声,直到车“砰”的一声颠簸了一下再“吱嘎”的发出刺耳的刹车的声音。
   “我,好像撞了人了。”星抖抖索索地说,牙齿打颤,脸色苍白。
   云快速打开车门,跳下车去,招呼星,“坐到副驾驶来。”
   看到星有些愣怔,云转到车的另一面去,把星连拖带拽地扶到副驾驶的座位上坐好,并且帮她系上了安全带。
   车后大概十余米的地方卧着那个被撞的人,云犹豫了下,跑过去。
   是个乡下女人,满脸的血污,看不出年纪样貌,身体是粗壮的,双眼紧闭,随着喘息从口鼻里溢出一股一股的鲜血来。云忽然很后悔下了车,要是趁着方才四周无人一脚油门的开跑就好了。
   陆续有车驶过,有人走过,围拢过来,嘈杂的人声脚步声,充斥着云晕胀的头脑。
   有人走过去翻检女人的衣袋,期望找出可以联系她家人的方式,只在贴身的口袋里翻出一张破旧的纸来,纸上却没有电话号码,只模模糊糊可辨的一双精致的绣花鞋。
   救护车呼啸着驶来,将女人抬上了担架,再呼啸着开走了。
   云,跌坐在血泊里,头脑越发的晕胀的疼了起来。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西风瘦马】家有儿女--(同题小说)生日 下一篇:【秋浦书讯】胡恩国半自传体长篇小说《行色》出版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