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江南·短文学】心里的花凋落了(小说)

【江南·短文学】心里的花凋落了(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她叫时含笑,当我问她名字来由的时候,她说:“家人们希望她如含笑花般的美丽。”不过后来这也确实得到了证实,她确实很美,美的让人难以靠近,美的让人自惭形秽。
   她总喜欢在头上戴着一朵淡黄色的花,显得阳光而又可爱。她姣好的面容,颀长而又标准的身材,迷人的秋水眼让女生们钦羡不已。她的美丽在全校都是屈指可数,以至于当年追她的人可以从北京天安门排到纽约的时代广场。而我却是如此的幸运,拥有了美若天仙的她。
   她豪爽而又夹杂着细腻的性格以及清脆而又柔美的声音更是迷倒上千男子,那些情书与悄悄话简直可以塞满整个书桌。
   她长有一副瓜子脸,水汪汪的大眼睛,淡淡的眉毛处有一颗不太不小的痣,唇若施脂,眉若柳梢。虽注目而有意,虽凝视而有情。婀娜多姿的身材显得恰到好处,增一分,减一分皆不可。
   而我认识她,却是因为她关注我写的一篇在报纸上的专栏文章。她喜欢读报,可能与她的家庭有关。她来自书香门弟之家,父母都是高校的教授,她是独生女,父母把所有的心血都灌注于她一人之上。然而有一天,她突然说想见我,好奇这文字背后的创作人,我满怀信心地与她相见,精心地打扮了一下,却也被她的气场直逼了下去,让我十分难堪,这种女子在我笔下,却也十分罕见,她似乎是完美的,以至于我无可挑剔。当我问及她最在乎什么,她不假思索地说:“美丽与智慧,这是我毕生所追求的。”我为之惊叹。
   短短的时间内,我们匆匆走到一起,可谓是天缘凑巧。从此我的心中便多了另一份对美丽的崇拜与仰望。每天与她在一起,更多的是别人关注的眼神,里面充满好奇,也充满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后来她退出了学校广播站,当我询问她原由之时,含笑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默默地在我的肩头上哭起来,又委屈、也无奈。我只得安慰她,任她倾诉。
   走在路上,向含笑抛媚眼的人依然未减,她还是那样具有魅力。一身淡紫色的裙子显得雍容华贵。有一次,我听见她给父母打电话,她说她找了一个乡下人做男朋友,很明显指的是我,只听见那边传来责骂声,听着,听着,含笑就哭了,从此,含笑与我相隔了很久才见面。
   最后一次见面是接近放暑假的时候,当我提出是否愿意去乡下玩的时候,她爽快地答应了,随后,我们便一起回家。
   故乡依山傍水,一派欣欣向荣的光景。各色野花,都你争我吵似的开满了,像绣在地上的一块五彩绸缎,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路边荷塘里的荷叶挨挨挤挤地盛开着,蜻蜓立在荷叶上凝望着。含笑穿着薄荷绿色长裙,裙摆是不规则的,一条白色的腰带上点缀着一些花朵,走在这条乡间小路,似乎一切都变得黯淡无光。荷塘里的鱼也因羞涩潜到水底下去了,天空中鸣叫的鹧鸪也停止歌唱了,就连正在田里干活的农民也停下来看,那锄头再也没有挪动了。
   那时,正值盛夏,村上的人都因为我找了一个漂亮的女大学生当女朋友而羡慕不已,“你家孩子真有福气啊,这天仙般的人去那找啊!方圆百里也挑不出一个。”一个个带着羡慕的眼神,我欣喜万分,就像是与心爱的人踏过红色的地毯那样幸福,父母亲也暗自高兴得合不拢嘴,在众人的眼里,我是多么幸福啊!
   某一天,清晨,我与含笑一起散步,一个脏孩子横冲直撞过来,与她撞了个满怀,她破口大骂:“那家的野孩子,眼睛长在那里了。”只看见那孩子黑黝黝的,身上穿着褪色的蓝T恤,含笑这一骂惹得这孩子啐了她一口,没想到含笑直接将孩子推搡在地,孩子手上的那本封面破旧的书和有咬过痕迹的笔(那时候孩子有咬笔头的习惯)掉在地上,含笑快步走过去,增高鞋的鞋跟轻轻一转,优美的弧线伴随着笔裂开的声音,这一切我都来不及挽救。我瞪了含笑一眼,惊愕不已,眼睛睁得大大的,心里什么滋味都有。那孩子突然坐在地上大哭,两只脚一直前后地擦着土地,满是补丁的裤子被摩擦得呲呲作响,委屈地哭着,引得众乡邻前来观望。我仔细地打量着这孩子,突然想起,他是李寡妇的儿子,母亲以前告诉过我:“人活着要有一颗爱心,与人为善。”这躺在地上的孩子,他自幼丧父,母亲因为不想让他受影响就一直未嫁,这三年如一日地度过了,他也上二年级了。乡邻们看我和含笑站在这,满脸堆着笑。当一个老爷子走过来欲扶起这个孩子时,他不肯起来,一味地哭着,踢得土地上的灰尘直冒了出来。我走过去安慰他说:“笔是不小心破的,哥哥给你买新的。”他伤心地哭着,断断续续地说:“不要……这是……我妈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你……赔不起。”他脸上的泪痕不断地拷打着我的灵魂,我还是想挽救含笑所造成的尴尬局面,刚准备把他抱起来,刹那时,另一个孩子带着清纯的声音说:“就是这个大姐姐把他推倒了,还踩烂了他的笔。”当我听到这个声音时,再也没有力气抱着他起来,不经意之间,我瞥了一眼乡邻的眼神。我再也承受不了,含笑刚才的“粗鲁”动作与乡邻的眼神,使我瘫痪在地。
   含笑使我的心冷却了,曾经美丽的花,在我的心里也凋落了。对于美,我便有了另一番解读。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山水作家专栏】跟踪老爸(小说) 下一篇:【杨柳】重捡的亲情(散文)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