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杨柳】重捡的亲情(散文)

【杨柳】重捡的亲情(散文)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杨柳】重捡的亲情(散文) 一,
   除夕之夜,雪儿如约而至,迈着轻盈的脚步,漫步在北京的大街小巷。
  
  
   -----文,叶紫宸
  
   “晨儿,晨儿……你在哪里啊!……过年了,你还好?”每次,看到白雪皑皑,如尘的心就会痛。当年,就因自己的贪玩,才会,把晨儿弄丢的。晨儿,是同‘耳朵眼胡同’里,叶叔家唯一的儿子。每天,刚刚放学,晨儿就会马上粘上如尘,姐姐长姐姐短的,要如尘陪着玩。
  
   清晰的记得,那年,也是白雪皑皑,五岁的晨儿吵着闹着,要去街上堆雪人。七岁的我,经不住晨儿的死缠烂打,偷偷拿着家里的铁锹、水桶,带着晨儿,到胡同外推起了雪人。“姐姐,姐姐好棒哦!……”晨儿看着马上要成型的雪人,拍着双手快乐的大叫着。街上行走的路人,不时的也回头看着我们的杰作。“晨儿,你看着雪人别动,姐姐去拿笤帚,做雪人的手臂……”拍着晨儿身上的雪嘱咐着。“好,姐姐,晨儿不动,等着姐姐回来。”晨儿乖乖的笑着。
  
   很快就拿着扫帚回来了。雪人,完好的矗立在那里,可是,晨儿却不见了。不管我怎样的叫喊,仍,不见晨儿的踪迹。很快惊动了街坊邻居,父母,叶叔,叶婶,可是不管大家怎样努力,就是寻不到晨儿。警察来了,做着记录还有一次次的询问,幼小的我当时也吓傻了,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做,晨儿才会来。
  
   因为,晨儿的失踪,叶婶得了忧郁症,强逼着叶叔搬了家。父母也因内疚,总觉得对不住叶叔。叶叔叔搬家那天,父亲把家里仅有的一万块钱,塞在了叶叔的手里。
  
   二,
  
   十五年了,儿时,清晰的的记忆,永远无法抹去。晨儿灿烂的笑容,依然荡漾在梦里。走出房间,慢慢的徒步街头,不觉间又来到了和晨儿堆雪人的地方。所有的原貌,都因新城改造改变了,但,每年下雪后,都会独自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雪地上,静守着一份记忆,等待着……等待着晨儿的出现……!
  
   “ 喂,姐,请问,你知道‘耳朵眼胡同’在那里?”听到一个外地人的声音,不知道何时,一个阳光男孩站立在自己面前。“你找……‘耳朵眼胡同’干嘛?”如尘很惊讶的问道,因为知道‘耳朵眼胡同’的年轻人已经很少了,更何况是一个外地人,毕竟那是一条老胡同,除非一些老北京人还曾经熟悉。“不干嘛,就是好奇看看……”男孩皱着眉头看着繁华的街道。“这里就是,不过……胡同早就在十年前就拆了,我就曾经是这里的住户。”如尘指着眼前的高楼大厦。“太好了……我可以问你一些事情?”外地男孩兴奋的看着如尘,“当然,只要我知道的。”如尘暂时放掉忧伤的样子。“那,我们咖啡屋详聊好?”男孩紧张的说道,“走吧!对面就有一家。”如尘望着对方的咖啡厅,若有所思的说道。
  
   如尘和陌生男子,进入咖啡屋临窗而坐,“服务生,来两杯摩卡……”如尘对着忙碌的服务生说道。
  
  
   “姐,你好,我叫紫岩。你知道曾经的‘耳朵眼胡同’有一家姓叶的?”陌生男子期待的看着如尘。“你好,我,如尘。是的……对‘耳朵眼胡同’的一切都很熟悉。”如尘随意的应答着。“太好了,姐,认识叶宇晨?”紫岩兴奋的看着如尘。“啥,宇晨,……”陌生男子的话,就像一个晴天霹雳,惊得如尘险些把咖啡洒落。“过去这么久了,却,突然有人来找晨儿,难道这个陌生人,知道晨儿的消息。”如尘脑海里快速的闪动着。
  
   “你是谁……”如尘木讷的看着陌生男子。
  
   “我就是……叶宇晨,姐,认识我?”紫岩哽咽的呢喃道。
  
   “你是,晨儿……”如尘激动的抱住宇晨。
  
   “你是,……”宇晨惊讶的,看着怀里的如尘。
  
   “我是姐姐,如尘啊!难道你忘了?你让姐姐找的好苦啊……”如尘哭泣着……
  
   “姐姐……如尘……不记得了……”宇晨慌忙拿出手帕,帮如尘擦着眼泪。
  
   “那,你怎么记得,晨儿的……”如尘止住哭泣,疑惑的看着宇晨。
  
   三,
  
   原来那天,如尘刚转身回家,就有一个女人把晨儿抱走了。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叶叔的初恋情人’云溪’。因为,记恨叶叔娶了别人,而来报复叶叔的。当年,叶叔无法忍受初恋情人的大小姐脾气,就提出了分手,很快就经人介绍认识了晨儿的母亲。叶婶是一个善良的女人,性格也很和叶叔合得来,所以很快就结婚生子。没有想到,一直不甘心被抛弃的云溪,就很有计划的抱走了晨儿。
  
   云溪,其实说起来,也蛮是很可怜的。因,用情太深终身都未嫁,一直带着晨儿独自过活。这不,前段时间,查出患了胃癌,才肯,把保守了十五年的秘密说了出来。晨儿当年还小,早就忘了有关父母的记忆,还有曾经最喜欢的如尘姐姐。所有的一切,竟如晴天霹雳,惊得‘宇晨’如梦方醒。是该恨云溪的罪孽深重,还是该感激云溪的养育之恩。
  
   听完晨儿的诉说,如尘内疚的痛哭了,都是自己的疏忽,才会,让幼小的晨儿和父母别离了这么久。擦干眼泪,赶紧拨通了父亲、叶叔的电话。叶叔,叶婶,还有自己的父母,都马不停蹄地的赶了过了。看着高大帅气的宇晨,大家都心酸的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叶婶抚摸着宇晨,怎么也不肯相信自己的眼睛。语无伦次的说着“晨儿回来了……我的晨儿回来了……,苍天有眼啊!”失散多年的母子,家人,终得以团聚。如尘内疚的心,也因此如释重负,开心的看着叶叔一家,笑的合不拢嘴。
  
   过年了,如尘早早的就穿好外衣,陪着父母还有叶叔的一家,到‘如梦酒店’定了酒席。一是,给走失多年的晨儿接风洗尘,二是,过年了大家一起聚聚。虽,自宇晨失踪后,如尘的父母都会定时的帮衬着叶叔,但,毕竟和现在的心情是不同的。酒店里,大家欢快的举着酒杯,祝福着……!云溪,却在,远在上海的家,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江南·短文学】心里的花凋落了(小说) 下一篇:【边锋小说】有些爱只能留着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