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边锋小说】有些爱只能留着

【边锋小说】有些爱只能留着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每次去到一个城市,玉兰总喜欢同伴还在熟睡的时候就起床,然后在陌生的城市行走。
   这样的清晨真美,街道安静,只有早起的清洁工人,在清扫着街道,为城市一天的洁净做着准备。间或的早点铺热气腾腾的,让玉兰感到暖暖的,她喜欢端详着卖早点的女子,揣测着她们的生活,揣测着她对今日的收益的期待,然后叫一碗早点,坐在还没有人的店子里精心的吃起来,慢慢感觉城市逐渐的睡醒。
   太阳出来了,车辆由间或的三两辆变成穿梭,背着书包的学生,上班的人们------渐渐的,渐渐的一座城市有了声息,热闹起来。早点铺的老板娘也变得非常忙碌,一碗一碗的早点递到顾客的手里,同时也递着一天的殷实。脸上是满意的笑容。
   玉兰也笑了。
   站起身,玉兰开始在城市里游离,那些街道两旁的花,开得清新而规矩,树木站得从容规整,就像城里的人,必须规矩的有序的按部就班的活着,活的是格局,活的是安排,活的是不被非议。
   玉兰在揣测,这样的城市有没有爱情?
   揣测。玉兰喜欢揣测和观望。
   昨晚和朋友呆在酒吧,玉兰看到了那个男子,真美。好像画里不小心掉落的,白皙,瘦,修长。眼睛,闪着微微的光,不是耀眼的,只是柔柔有些迷离,最好的是唇,像春天扬起的桃花瓣。端起酒杯的手指,是不是弹奏着古曲,吹着笙箫的不小心和柳永走失的同伴。
   不合时宜。
   玉兰,感觉到他的眼眸,感觉到他的气息,像初出的一片绒绒的草毯,铺张开来。
   红色的酒液在透明的杯里晃,酒吧里的打击乐器更是喧嚣,歌手的长发缠绕着他的歌在夜的上空,结成无数分不开的结。
   玉兰起身去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他靠在门口的墙上,白衣白裤,干净。
   走到玉兰跟前,很近,草的味道,天空和白云的味道。玉兰不明白,为什么在这样浑浊的酒吧会闻到这样的味道,这应该在山野或者是雪山下那一方空旷辽远的草地。
   他们没有说话,只是对峙着。玉兰抬手推了推自己眼镜的镜框,这是她紧张时的习惯动作,腕上的银链不安的滑动。玉兰感到自己的呼吸,还有瞬乎的心悸。
   心尖的悸痛,片刻,只是片刻,痛得玉兰不得不弓下腰来企图平复。
   他伸手扶住了她。
   贴近她的耳际:“你穿谜底的衣服。”
   唇角微微上扬,玉兰看的更真切了,真美!
   如果用自己唇盖上那两片桃花,会不会,会不会,纷繁了这个季节,会不会?
   “走好!”
   他转身离开,玉兰失去了整片草原。
   回到座位,歌手唱得更拼命,更撕裂,丝毫没有温婉的意思,但是那种拼命和撕裂却像千般韧丝,像一个锤形的穿梭,将玉兰绕在了里面,玉兰成了网在里面的昆虫。
   朋友们在狂乱的打击乐中杯盏交错,他也和她们不停地唱着,灌着。
   玉兰就坐在那里看着,看着她们的酒意和妩媚。
   醉了,都醉了!
   夜深了,玉兰扶着踉跄的朋友,他跟过来,轻轻的,轻轻的又在她的耳边说:“我会把谜底告诉你的。”
   他的唇又在玉兰眼前盛开着桃花,嫣红,迷离,诱惑。
   但玉兰更喜欢他身上草的味道。
  
  
   玉兰觉得走不足以平复内心的暗涌,她开始奔跑,将行人丢在身后,将街道丢在身后----将那一大片草的味道丢在身后,包括那一朵灼灼的桃花。
   回到宾馆的时候,朋友们已经梳洗好,她们已经习惯玉兰的早起,所以不查端倪。
  
   四年后
   四年后,玉兰又去了那个城市,本来这次会议她可以不去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眼前,总是晃动着那身白衣,弥漫着的草的味道。
   找到朋友,还是那间酒吧。
   要了酒,玉兰看着朋友。朋友拿出一张纸条:“他说,如果你有一天主动来到这里,就把这个交给你,但不要主动联系你。”
   在酒吧黯淡迷离的光影下,玉兰轻轻的,小心的将纸条展开:“你,想知道谜底吗?我,那晚,很想,在你的唇上盖上我最后的印记,一生的印记。但是我的人生尽数,但你得好好活着,我喜欢你的捕捉,我喜欢你穿谜底的衣服,我的谜底就是------cancer。”
  
   cancercancer
   玉兰默念着,她懊恼没把英语学好。
   “癌,胃癌,你见到他的时候,他的胃已经切除一半,所以他才那么瘦,你回去后不久的冬天他就走了,临走要我交给你的-----”
   那日他眼里柔柔的迷离,原来是知晓,是留恋,是茫然。
   茫然,为什么命途只给我短暂,留恋,生命的即刻却又遇到,知晓,有些爱只能留着------
   是这样吗?木何,他叫木何,可是现在他已经听不到了,听不到玉兰为那晚的悔,悔没有在那朵桃花上诠释自己的情愫,悔为什么要在那样干净的对唔里加上不纯粹的借口而转身。
   玉兰将纸条贴在唇上,吻遍每一个字,闻着他的气息,吻着他那夜的坍塌和自制,吻着那一片的桃红漫天,吻着他最后那个冬的雪花翩飞、、、、、
   那夜,从不过醉的玉兰拼命的灌着自己,将红色的酒液,倒入口中,去体味酒液穿越喉咙的冰凉,任由酒液在体内奔跑,蔓延四肢全身,由温热变成冰凉,由冰凉再延续温热。
   就像他美丽绽放的唇吻着,热了,凉了,凉了,热了、、、、
   漫天的桃花飞着,漫天的雪铺天盖地。
   第二天玉兰去纹身店在胸口纹了那个英文单词:cancer。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杨柳】重捡的亲情(散文) 下一篇:关于我们的手记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