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西门大娘

西门大娘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夜风吹细的身影,多久多久在离乱的回忆中辗转。
   ——题记
   现在这个时节,刚送走了缠绵的蛙鸣与那聒噪的蝉嘤。冗长的夜,总是带给人一个又一个的回忆。旧园的故事,在这个夜色的掩护下,偷偷溜进那些念旧的人的被打湿的枕褥。
   六十二岁的西门大娘在这个深秋的夜晚并没有早早地躺下睡觉,屋子里灯光比较昏暗。她从柜子里翻出一张陈旧的照片,那是她与葛老汉唯一的合影。她的心情仿佛有些不安静,小心地朝门口和窗户看了几眼,又斜着眼看了一下那个昏聩的书橱,书橱中封满了藏书。她叹了一口气,坐在床沿。
   “老汉啊,又是一年了,你在那边也不知过得怎么样。好多次你都是晚上回来。唉,你总是那么匆匆忙忙地。”
   她再次朝黑糊糊的窗口看看,玻璃窗上映出模糊的影子。她想象着葛老汉,好像就在眼前。葛老汉是个非常和蔼有趣的老头,他总是笑眯眯地眨着眼睛。白天,他不是在院子里种种花草散散步,就是在老年人活动中心和那个“庞大学问”下象棋;晚上,他不是读读报纸看看书,就是穿上宽大的皮袄,牵着泰迪在后院溜达,或看月、或听风。泰迪是一只非常活泼且忠诚的狗,它身子灰白灰白的,葛老汉总是叫它灰豹。
   夜风轻抚着屋顶,天空铺满了星星,天河都显得很清楚,隔着闪亮闪亮的牛郎星和织女星。
   西门大娘又叹口气,继续呢喃道:
   “这一年,你回来次数减少了,但我过得很好,你在后院种的那些蔷薇、虞美人,我都替你收拾得很好;窗台上摆的仙人柱如今也长粗长高了;还有那月季花如今也是越开越红艳了。”
   说到这里,西门大娘的嘴角仿佛浮起了一丝笑意,她顿了顿,又说:
   “对了,你还有个东西放不下,你的书。你不知道,经常和你下棋的那个庞大学问时不时地来找我借你的书给他。借完《弟子规》又借《朱子家训》。前几天,他来找我,说很抱歉,你的《增广贤文》被他外孙不小心给揉皱了,他亲手连夜提笔蘸墨蝇头小楷手抄了一部,让我转交给你呢。呵呵,我收下了,不过我把揉皱的原书细心整理了压的平平地重新封在了书橱里。那个庞大学问越来越怪了,他也常在老年人活动中心下棋,你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他却从不遇对手。后来他干脆每天坐在棋桌旁,但凡有人坐下,他就拿布条蒙住自己的双眼跟人下盲棋。你说这可怪不怪?”
   她想起葛老汉看书看报时,总要点起一支烟,喷出烟雾来,还要跟灰豹逗一会,灰豹会淘气地舔他的手。
   这时,窗外射来一道刺眼的汽车灯光,她知道这是新邻居汪先生夫妇回来了。忽的,她眼睛一闪。
   “呀!老汉啊,你还记得咱们老邻居那龙愣子不?就是前几年跑咱们家来打架的那个。我记得那天傍晚,我还在屋里摘菜,忽的只见女儿应娟满含泪水地跑进屋来,我还没来得及问他怎么了,又见龙愣子夫妇怒气冲冲地跑进屋来,我问他们怎么回事,龙愣子根本不理我,进来就揪住应娟就是一耳光。我恼了也冲过去却被他媳妇给扯住了,我一怒之下就狠狠地咬着她胳膊,龙愣子见了又回头来踢我。这时,正在书房看书的你见了此情景,冲出来操起一把椅子就往龙愣子身上摔去,我从来没有见你有那副脸色,简直脸都气黄了。正当我们两家打得不可开交时,屋外又传来他儿子的哭声,他们方赶紧出去了,口中还在骂着。关上门后我问应娟是为什么。应娟是个老实的孩子,她说她刚在楼下逗他们儿子玩耍,那孩子冷不防地自己摔了一跤哭了,她刚准备抱孩子,不料龙愣子二话不说就上来把她踢开,将他孩子抱回屋里,才又来找她。不过老汉啊,龙愣子如今搬走了,你也不用担心我。新来的邻居汪先生夫妇倒是很心实的人,汪先生常着他媳妇给我送茶叶啊、果品啊什么的;他媳妇也常同我一起去买菜;我把后院的花也送了他们几盆,我们很和睦呢。我想,你还在这边的话也应该会很高兴吧。”
   这时,窗外响起了敲门声。
   “大娘,您还没有睡吧?”
   西门大娘听出这时汪先生的声音,忙放下照片,开了照明灯起身开门,只见汪先生还没有换下西装,手里提着一箱“加多宝”凉茶,脸上笑嘻嘻地。
   “不好意思啊大娘,晚上还来打扰您。这凉茶是您儿子应明托我带给您的,他这两天有点忙,过两天就回来看您。”
   “多谢多谢了,我知道了,汪先生……”
   “那大娘,您早点休息,我先回了。”未等西门大娘说完,汪先生就已知道大娘底下要说什么,因怕耽误了她休息,只好将话拦腰截断,说着就转身走了。
   西门大娘有些默默地,进来仍坐在床沿,拿起照片摸个不停。
   她又缓缓地踱到窗前,落叶伴随着外面沙沙的细风,落到窗台上。想着儿子应明在外面买房了,女儿应娟也出嫁了,心里自是欢喜,但她眼角却溢满了泪花,痴痴地望着院子里的几根翠竹,那是葛老汉逝世那年他们一起种下的,如今已是凤尾森森、郁郁成林了。时间并不长,只是匆匆四年矣……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梧桐春蕾】俄德班的金童玉女(小说) 下一篇:亭子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