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低调

低调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政府决定拨出一部分资金,改善基层学校食堂的卫生环境。这一体现党和政府关怀的下乡送温暖活动涉及到全县17所中小学校。董副县长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了关工委主任王有为。
   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立即着手购买了一批冰柜和抽油烟机,一切整装待发。王主任给董副县长电话汇报了具体行程安排,请示县长看还有没有考虑不周的未尽事宜。
   董副县长在电话里语重心长地说:“这次送温暖还不能完全解决基层学校的食堂问题,路还很长。工作一定要务实,要低调,不要带电视台,不要写什么专题报道。”
   王有为连忙点头:“是是,知道了。”
   董副县长又补充道:“不要给学校添麻烦。不要带相机,如果确实需要留存一些资料,也要尽量减少拍照。”
   王主任遵照董副县长的指示,仅带着副主任罗小波和干事小邓乗坐一辆广本上路了。身后一辆大货车满载着党和政府对教育工作的关怀,尾随其后。
   田野里摇曳着成熟的庄稼,温和的阳光迎面而来,照射在挡风玻璃上,司机播放着民歌小调,王主任的心情格外舒展。
   汽车停在英杰中学的食堂前,校长和师生们早已经恭候多时。待货车停稳,校长握着王主任的手,连声说着感谢政府、感谢王主任的话,指挥几个高年级的男生开始搬卸抽油烟机。这时干事小邓举着新买的红米手机开始了多角度拍照,他似乎不满意这些平常不过的镜头,年轻人更喜欢独出心裁。他找到一只板凳,建议王主任站在上面来一张特写。
   王主任心领神会。他臃肿的身子爬上小板凳,年近五十岁的他因为没有掌握好平衡,身子一歪一斜的,几乎要踩翻板凳,校长和干事小邓立刻上前扶住了他,几个人一起又是托又是举,把王主任扶上了高高的货车。他拍拍两手的土,象征性地弹弹风衣,站直了腰身,在清澈的蓝天白云的背景下,一只手扶在抽油烟机的机壳上,一只手扶住货车的后箱一侧的钢板,留下了亲自为基层搬卸食堂设备的风采的一瞬。
   干事小邓觉得一只手扶住货车不够理想,换了个角度让主任两只手都扶住油烟机,做用力搬卸状,又来了一张。小邓转到一侧,一边调整焦距,一边说:“主任,身子挺直一点,两只脚稍微分开一点就协调了。”
   王主任配合地挪动着脚步,他兴致勃勃,又建议小邓换个角度多来几张。他越来越放松,一张张微笑的英姿定格在秋日的阳光下,显得高大亲切。他关照小邓,董县长有过交代,咱要多拍少选。小邓镜头对着王主任说:“知道了,最后一张,最后一张,头稍微扬起,好好……”
   突然“咚”的一声,王主任一下没有抓牢,失足从货车上摔了一下来,跌在坑坑洼洼的水泥地上,他疼痛难忍,脸色惨白,扭曲成了苦瓜状,哇哇地惨叫着。小邓吓坏了,一群人围住了王主任,有人打120,有人建议抬进校长办公室,只要稍微一动,王主任就刺心地痛,哇哇地叫唤,丝毫动弹不得。
   急救车终于来了,师生和医护人员小心翼翼把主任抬到担架上,王主任咧着嘴,一脸的痛苦,在师生们的目送下120疾驶而去。他们慌忙随后骑着摩托车自行车向医院涌去。
   医院里急诊室早已经腾出了床位,医生们来回穿梭,ct显示:王主任的脊椎断裂,需要等待手术或者更好的治疗。
   住在五楼的特护病房,王主任唉声叹气,稍微挪动就会疼得皱紧眉头,痛苦不堪。县里很多领导闻听此事抽空也赶来慰问,英杰中学的校长老师以及所在乡镇的书记镇长一直守候在身边,还有一些亲朋好友也闻讯而至。五楼的楼道里,王主任的病房里人满为患,大家急切地询问: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从车上摔下来呢?”
   “怎么不小心呢?你上车亲自搬卸干什么?”
   王主任躺在柔软的病床上一言不发,这里的柔软,此时此刻根本无法让他感到一丝的舒适和惬意。脊椎钻心的疼痛,使他简直要昏了过去,妻子小红连忙让众人先退出病房。医院也派出了最好的骨科医生。
   楼道里一浪一浪的人流奔走的声音,不大的病房很快堆满了鲜花和营养品,护士进来竟没有立锥之地。
   手术做得非常成功,王主任短暂的麻醉之后,醒来看到满屋子的慰问品,他使劲地闭上了眼睛,把头转向一边。
   王有为摔伤的消息在这个小城不胫而走,前来探视的人走了一拨又一拨。董副县长得知王主任因工摔伤,从市里开完会立即匆匆赶到医院。
   医院门口,董副县长碰到了副主任罗小波,他急忙询问:“这个有为怎么会从车上摔下来呢?”
   罗小破支支吾吾说是抬油烟机。
   董副县长急了:“到底怎么回事?他那么大年纪上货车干什么,不就是一个油烟机吗?”
   县长目光如炬,追问:“不要隐瞒了,怎么回事?”
   罗小破把拍照的实情还没有叙述完,董副县长已经完全明白了,他不说什么拂袖而去,车驶出了医院。
   罗小破把董副县长来过的情况告诉了王有为,手术后王主任的脸色更加苍白,吃力地喊:”护士,护士。”
   护士以为出了什么事,急忙放下手中的药品跑了进来,只见王主任喘着粗气虚弱地说:“给我拔掉液体,办出院手续。”
   护士严肃地说:“刚做完手术不能出院。”
   “马上给我办出院手续!”病中的王主任依然威严不减,虚汗从额头上一滴滴冒了出来,顺着脸颊淌了下来,疼痛使他不得不躺下。
   护士看到这样,也吓坏了:“你不能出院,有危险,这个我做不了主。”妻子小红也哀求他:“这种情况怎么能出院呢?再说,董县长他什么也没有说呀?“
   王有为使劲扯掉手上的液体,连同柜子上的水杯、药品一下扫翻在地上,他几乎是歇斯底里对着妻子吼:“我一分钟也不想待在这里。”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亭子 下一篇: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在一起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