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文缘】失却的传承(小说)

【文缘】失却的传承(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文缘】失却的传承(小说) 每一座城市特别是那些古老的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传统传承,大到传统工业,小到家庭作坊,大到大学书院,小到穿衣吃饭及传统工艺等,无不昭示着这座城市的古朴厚重,昌盛繁华。如长沙传承千年的岳麓书院在它周边衍生出的湖南大学,湖南师大,中南大学,第一师范等高等学府;如中国四大名绣的湘绣,而今在长沙更是遍地开花,大小绣品厂林立;如吃的方面,九如斋、南北特的糕点,生长在长沙的姑娘嫂子们,怕一天也离不了这些馋嘴的食品。传统小吃和豆制品,如四季飘香香满大街小巷的臭干子,当年毛泽东来长沙专点火宫殿的臭干子品尝,一了年轻时在长沙多年的情节。还有德茂隆的香干子,不知传承了多少年多少代,长沙人待客,无不将它作为一道餐桌上少不了的美味。无论是九如斋、南北特还是德茂隆,都是一等一的金字招牌,只要是长沙人,对它的放心程度,不亚于母亲的奶水抚育自己的乳儿。虽然我今天要讲的是长沙的一家印刷装订厂,却啰嗦了这些来比较长沙古城各行各业的优良传承。
   这家所谓印刷装订厂其实只能算小作坊,老板是一个小老头,微胖,白净。带着自己的老伴和几个姑娘把印刷装订这一行做得红红火火,风生水起。
   作坊的生产场地坐落在一处小街的老式民宅,最主要的生产工具就是一台四开机刀,用来切纸修边,剩下的就是几把开捶、案板、压纸的鼎板和竹制刮纸条等细小工具。最主要的还是手上功夫,熟话说,手上有钢,雷锤切的菜。他们手上的功夫就是湛了火的高级碳钢。
   在他们的工间里,一堆堆堆砌浩繁的六联单,无论是书写纸、打字纸,或是薄的不能再薄的拷贝纸,一经他们的手,盾页、数页、排联,那速度,银行点钞员也望尘莫及。他们做的双胶纸信封和牛皮纸信封,无论你定做几千几万个,没有一个散封开浆的。正由于他加工的产品质量好,信誉高,业务应接不暇,像我们这些小印刷厂的装订业务基本都在他那里归口。
   小老头姓张,五十多岁,说话开口带笑,风趣幽默。第一次朋友介绍我到他的作坊加工信封,见他所有的生产工具都带着古香古色的味道,便说,您的作坊怕有些年头了?他说,我那楠木鼎板,还有檀木开捶在我手里是传承第三代了。我还想继续传承下去,不知是我不争气还是老婆不给力,到我这里吊链了。他说完便自我解嘲的哈哈大笑起来。我听出来了,他老两口没有生育儿女。
   我为他们这祖传的完美手艺而将有一天失去传承,感到深深惋惜。
   我每次将印刷杂件成品运往张老头的作坊装订,张老头一边帮我卸下车上印刷好了的半成品货物,边问产品需要时间的紧急缓慢。如你成品要得急,他就会在一个油光放亮旧兮兮的本子上登记下品名数量,再在后面写上一个“急”字。他老婆给你泡上一杯热热的豆子芝麻茶,安抚你坐下,然后她就忙她的事情。你要是得闲,你可以看看姑娘们是如何将联单排页,看他们将信封手工开捶、刷浆、折页、压鼎。那一道道手工工序,就是一道道精湛艺术的创作,那一溜溜联单在他们手中灵巧地翻飞,即像起伏的波浪又像起舞的白鸽。他们将四角开好捶的信封刷浆、折合,那个速度,手指与手指之间仿佛是几个短跑运动员在比赛着争夺百米冠军。
   而中正唱主角的还是张老头和他的四开裁纸机刀,他那宝贝老式机刀,除了他自己,谁也不许挨边。凡要修边的联单账册,他必定要根据原稿或对方要求的尺寸用卡尺量了又量,然后才敢按电钮下刀。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说有一家印刷装订厂,师傅在机刀口下的平板上对齐纸张,小学徒在一旁不小心按动了电钮开关,一刀下去,师傅的十个指头齐齐被切断。所以,在操作机刀上,他不仅不带徒弟,自己操作都事先切断电源开关,直到一切准备就绪,再推上电闸,然后按电钮。我是搞印刷出生的,这个故事我也听我的师傅说过,但决没有他这样小心,包括我自己都感觉他这是小心过分。
   我每次来都看他这样忙,问他有不有礼拜天,他说员工都有休息,唯独他和他的老婆没有休息,一是业务好,客户催货,不能休。二是随便休息,休息掉的是花花绿绿的钞票奥,何苦呢!
   我见他脸上那种白皙,不是正常的健康白,而是带着一种倦容一种病态,于是劝他还是要适当的休息,比喻放放假,出去旅旅游。这样对身心健康大有好处。不知他是敷衍我,还是真心听取了我的建议,微笑着说,是要挤出时间去看看世界。
   是啊,一辈子没有出过远门的他,是应该出去走走看看,又没有后人,聚那么多财干什么呢?
   我有一批军事单位预定的信封,货要的急,质量要求也高,我的厂印刷好后,无疑放在了张老头的作坊加工,只有他才能保证我上乘的质量。
   他收下我的这批信封,看他在那有些揉皱的本本上写下了加急二字,便放心大胆地走了。
   这家军事单位与我是第一次打交道,如果这批信封印刷和做工质量上乘,交货及时,便能获得他们的信任,以后的印刷业务有可能全交给我厂印刷。如果不是全部,至少也有一部分,要知道这是一个兵团级框架的军事单位啊。
   那一天我如期去张老头的作坊取货。我走进他的工作间,第一眼就看到我加工的信封打成一包包整齐地堆码在门旁,只等我来取。再望过去,却看见张老头的的灵堂牌位和挂在墙上缠着黑布的遗像。他的老婆平静地告诉我,今日临晨一点他加工完我的最后一批信封,说是太累呢,先坐下休息会儿,再洗澡上床。结果坐下后再也没有起来。待将医生请来,检查结果,他是患突发性心肌梗塞死亡。他的遗体已于今天早晨运往了殡仪馆。
   他的死并不是与我不无关系的,尽管他这样玩命的工作,不注意劳逸结合,发生问题是迟早的事,但毕竟我这批信封成为了他生命的终结者。我在内心深深地忏悔,祈求张老头在天之灵给我原谅。
   人的生命是多么地脆弱,世人啊,请珍惜我们有限的生命吧!
   张老头的印刷装订作坊,随着他的逝去而终止。一个苦心经营了三代人的成熟手工技艺,一个负责任的手工印刷装订作坊,一个极其讲信誉的老人就这样默默无闻消失在人世生活潮流中。尽管现在已进入互联网时代,各级单位都实行了无纸化办公,但是张老头印刷装订作坊近乎完美的装订技艺,他那种对技艺精益求精,对客户认真负责讲求质量信誉的优良作风,让人难以释怀。
   这是发生在十多年前的一段往事,我却终难忘记。
  
   作于2014年11月上旬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在一起 下一篇:纸仙鹤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