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星月】门头风波(小说)

【星月】门头风波(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老张老张,还玩呢,你家的门头都被拆了,还不快点回来看看。”配钥匙的老王头朝树下的人群喊了一声,就见一个矮胖的男人,顶着一个谢顶的脑袋冲人群中挤出来,朝着老王挥挥手“来了来了,这帮狗,他们还他妈的来真的啦,谢谢你王哥,我看看去。”说着话,人已经跑回饭店了。
   饭店门口围了一大帮人,老张拨拉开一个缝挤进去,只见饭店门头下面放着一个大大的铁架子,铁架子上两个人,一个拿着电锯,一个拿着焊枪,电锯冒着火星,吃吃啦拉的直响,只见那门头的钢筋在电锯的蹂躏下都变成了棉花。架子下面散落着牌匾的碎片,亮晶晶的闪着光。卷帘门也被拉了下来。
   老张只觉得血往头上直涌,气得走上前就想去掀铁架子,嘴里骂着:“都他妈的给我滚下来,谁让你们拆的,还有没有王法了。”可是还没等伸手,两只胳膊就被别人拽住了。
   老张回头一看是两个年轻小伙,他死劲挣了挣,没挣开,气得大声喊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拽我干啥,我家门头被拆了,还不让我拦啊。”其中一个瘦高个小伙问老张:“你是老板吧,我们是区城建局的,你的门头不符合规定,所以我们替你拆了。”
   老张气冲冲的质问他:你说我不符合规定,我怎么不符合规定了,是尺寸大了,还是字不亮,你说说我门头犯哪一条了,你们经过我允许了么?你们就拆,国家得有正规条文吧,你说说我犯了到底哪一款?”瘦高个笑笑说:“你的门头没有审批手续,没有在城建局备案,那就是违建,就得拆。”老张气得大骂道:“门头都放在房子上面,那我这房子也算是违建了,我可是有房照的。我那门头是新做的,才用了两个月,花了我两万多元,为了换你们做的门头,就强拆,不换就是违建,要手续,就我一家没手续么,你们怎么不都查查呢,没有手续的多了,你们政府给免费统一换门头,到成合法的了。再说你们那门头什么破材料,风一刮就开胶,下大雨就跑水,到时候不是害得我们还得自己重做么。”瘦高个指着老张说:“你是傻还是彪,给你不花钱做,你还不干,非得和领导顶牛,你还想不想开店了?”
   “怎么?还想封我的店啊?还没有说理的地方了,老子就不用你们安的门头,你们还得赔我的损失,要不我和你们没完。”说这话的时间,门头已经拆完了,上面的两个人下来把架子卸吧卸吧,就都装进道边的货车上,开车走了。
   这两个人一看拆完了,也都松开老张的手,转身要走。老张上前一把拽住那个瘦高的小伙,瞪着眼睛怒骂道:“你们这帮狗,就知道欺负老百姓,咋不和当官的叫板呢?”小伙一甩胳膊回头看着老张生气的训斥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还竟敢骂人,我们是执行公务,再胡搅蛮缠就给你带走,你这叫干扰城建执法,可以拘留的。”
   老张气的两只胳膊乱舞大喊:“来啊来啊,你拘留我吧,我就不同意拆我的门头,你们这叫非法侵犯民宅。”周围的人越聚越多,都看着这出戏怎么结束。
   “领导让我们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你说你脑袋是不是让门框挤了,给你免费换门头,你还不干,还嗷嗷喊什么,你不是城市的一员么,城市的环境建设每个公民都有责任。”小伙和老张讲起了大道理。
   “狗屁责任,还不是当官的为了政绩,我们就遭殃,我那门头刚刚换了两个月,花了近两万块,你们说拆就拆了,免费换门头,什么破玩意,前年政府换的门头开春刮大风,全都刮掉了,后来大伙都自己拿钱做的新的,今年又开始换了,大伙说说这不是坑人么,年年换门头玩。再说你们拆门头是不是得有告知书,来了就拆,你们是土匪呀。”老张气得也不顾及什么了,就把换门头的内幕都说了。
   周围的人听了老张的话都议论纷纷,有的说:就是,要换就换个好点的,公家拿钱也不能面子工程啊。
   有的说:这当官的也不知道吃了多少回扣,弄这把事。
   还有的说:“换也是好事,省的那些小店门头破破烂烂的,字也缺胳膊少腿,确实影响旅游城市的形象,但是不一定都换,新的、规范的就可以不用换,环保节约么,政府也省钱,何必闹得都不高兴。”旁边的的人附和着“就是就是......”。
   那个瘦个小伙一听大伙的话,急忙辩白说:“你家的门头没有审批手续,不符合规定,所以强拆,有什么事儿你去单位找领导去,我们说的不算。”
   “我不换就说我没有手续,没有手续的多了,又不止我一个,你们不是也都给免费安了。”
   “我和你讲,以文件为准,你没有手续就属于违建,拆了还得罚款,明天你去局里看看罚多少,等候处理吧。”
   “安就什么都合法,不安就都是违建,我就看不明白了,我就不安,还得叫你们赔偿我的损失。明天我去市政府告你们去。”
   瘦高个快走几步,进了路边的一个黑轿车,老张喊着你别走,想上去拉住他,可是小车一调头,开着跑了。
   老张气的欲哭无泪,看着门前一地的碎片想:当初做这个门头,那可是整条街最亮堂最漂亮的门头,为这老张还偷着美了好几天,为自己在这个街上有了知名度而高兴。可如今,嗨!两万多块钱变成了一堆垃圾,自己也成了笑柄,还扣上一个帽子违建门头还罚款。连个通告都不下,就给拆了,这和土匪有什么区别,嗨……,真是咽不下这口气。明天我非得找个地方评评理。
   原来城建局换了一个新领导,视察城市风貌时,觉得这条街道虽然是商业街,可是各家门头高矮不齐有碍市容,所以决定大整顿,把各家门头都拆掉,政府出钱免费换门头,尺寸统一材质统一,不论谁家,一律强制执行。其实政府刚刚换了两年,因为换的材质并不好,不到两年就都坏了,商铺就都自己花钱换新的了,当然自己换的都是材质好、耐水的,要不然刮风下雨掉下来,砸了过路人,那可不是开玩笑。可是这用了还不到两年,就又要给换门头。所以有的商家并不同意更换,老张就是其中的一家,于是出现了刚刚这一幕。
   不到半个月时间,这条街道的门头都焕然一新,老张家自然也不例外,也换了新门头,为什么换了,据知情人说,老张不换不行,不换门头手续也不批,牌匾就不让你安,没有牌匾还怎么营业。老张想告状,可是一个小小的商家哪斗得过政府机关那些官老爷,只好屈服了,人们渐渐的淡忘了这件事。
   可是等到了年底,就是在小年那天,下了一场大雪,冷风刮的人都睁不开眼睛,路上人也冷冷清清。
   第二天早晨,天晴了雪停了。风也小了,大家都涌到街头扫雪,却看见家家户户的门头都咧着大嘴看着人们笑。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傻子相亲 下一篇:一个残疾女孩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