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天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找寻儿子

找寻儿子

作者: 来源: 天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不知是坐的汽车、火车、或者飞机,还是其他什么东西,罗小虎夫妻俩来了一个在城市的一个大型美容美发厅里。
   说话一个大城市的美容美发厅,但总感觉是三十岁前,刚参加工间时,罗小虎上班边上的一个理发厅,里面是一排排的理发椅,每个理发师的边上站着一个美容美发师,有男也有女,有的在做事,有的在聊天。罗小虎夫妻俩好象从天而降,直接就找到了自己的儿子。
   儿子当时正坐在自己的工作椅子上,一个人在那里发呆,儿子见父母来了,还算懂礼貌,自已起身,让椅子让给了父亲坐,妻子和儿子站在罗小虎的两边,这时一家三口开始聊了起来。
   儿子学习不好,没能考上大学,妻子身体不好,一直在家呆着,这些年另别散散在外面找了点事做,一年到头没一天休息,每月工资不到七八百元钱,全年到头还赚不到一万元钱,有时回家晚,还有罗小虎做饭给他吃。
   罗小虎在单位是一个最老实的人,重活累活,没人干的活都是他做。在机关呆的人都知道,做重活累活没人愿意干的活的人是工资最低的那一类,这类人往往干的是临时工的活。与临时工比,他们都同样的工作,临时工只有一千多元钱,罗小虎无论怎么说也是正式工,并且是通过正规学校毕业出来的。如果让他管企业或搞稽查,他肯定不会比那些人才库和业务骨干差。对于工作,罗小虎还是有这份自信的。他的自信也不是自吹,因为刚参加工作时,他曾经也管过企业,也参加过很多次税务大检查,曾经有个被无数稽查人员查烂的企业,企业多年做假帐都未被发现,后来罗小虎去查,就查出了一个偷税大案,最大这个大案还惊动当时的县局一把手,最后由县局一把手摆平了一件事。
   罗小虎工作能力不差,但社会交往能力差,在单位即不与任何领导接触,也不与哪位同事称兄道弟,在单位没什么朋友。尤其是跑关系,送红包流行这些年,象罗小虎这种人,自然而然的就被边缘化,也就成了一个拿正式工工资,做临时工岗位的国家公务人员。在临时工看来,如果按照同工同酬,罗小虎还占了便宜。但罗小虎不这样看问题,你临时工只能与站超市的那些妇女比,他们的劳动强度比你们大,他们每月才800元钱。罗小虎要比当然只会与正式工比,因为除了极个别的岗位罗小虎做不了外,百分之九十的岗位,如果让罗小虎干,罗小虎一定不会比其他人干得差,并且罗小虎又不贪,工作又认真。这是罗小虎的看问题的逻辑。
   罗小虎老婆没工作,但单位上象罗小虎一样,老婆没工作的很多,有的是领导、有的占据了好岗位,都能将老婆安排到企业去做快活事,有的甚至只挂名领空响。当然这种事,谁也不去说破。罗小虎没这种本事,但他也很阿Q。他想人活一辈人图什么,不就图一个舒服,老婆没工作,自己基本不用做家务。除了银行比别人少存点钱,少有一套房子,少有辆小汽车外,生活上,罗小虎什么都不比别人过得差。每月用电都是一百多元,比很多双工资还多。电脑用了四台,电视更新到了四十八寸,空调也有两台,吃有不比别人差,走到家里,也不比谁家差到哪里去。想想自己的你长辈们,一个人参加工作的很多,还养四五个孩子,日子过得一样也不比谁差。
   工作上的事,罗小虎不愿意去求人,因此也就听天由命,随领导的安排,说到这一生的遗憾,罗小虎的遗憾就是不懂得如果培养自己的儿子。儿子只考取了一个大学专科,加上儿子性格上也有些象罗小虎,在社会上也没什么亲戚朋友帮。大学毕业后,一切完全靠他自己到外面找工资找生活。儿子毕业两年了,在外找工资也不是很顺利,有时想到家休息几天或半个月,每次回家,罗小虎总是那几句话:“老爸没本事,一切全靠你自己”。儿子回父母的也总是那几句话“丢脸不会丢到家,我会养活我自己的,死我也会死到外面”。
   儿子说“这半年多,我在这里做得很不错,每月工资有五六千元,到现在存了两三万元钱”。听到儿子生活能自理,工资也不错,虽然美容美发不是什么好工作,但凭手艺吃饭,自己也放心了,因此,心理也很高兴。妻子一向是个细心的人,她听后说“怎么半天也没见一个客人来”。我看了一眼妻子,妻了也看了一眼我,我本能的反应过来,是啊,怎么半天也不见一个客人。
   儿子从来是一个只报喜不报忧的人,这点与罗小虎非常相似,有什么事都一个人但,也是一个死要面了活受罪的种。本来按照儿子所学专业,在本县也有几次招工,按他的条件和动手做事能力,找到二千元左右的工资是不成问题的。这样一家人在一起,他自己在家吃和住,二千元也够花。当然要买车养车就比较困难。实际上,按他现有条件,在省城也只能找二千元左右工作,还要自己租房子,还要自己每天上街上的摊子个买得吃。但儿子每次都是一句话“丢脸也不丢在家”,“死里要死在外面”。罗小虎夫妻俩,一方面只能随儿子的心愿望,但一方面又非常担心儿子在外面过得好不好。
   罗小虎听了妻子的话后,又看了看儿子的脸色。儿子也是一个不知道说假话的人,罗小虎一看就知道儿子又说假话了。罗小虎说“这里不好做,还是同我一起回家吧,回家再想办法”。儿子同意了,然后一个人去住的地方拿行李。
   过了十几分钟,还不见儿子回来,妻子就去儿子住的地方看了看,不到一分钟,妻子就回来了,说是叫罗小虎去看看。罗小虎走到儿子住的地方,站在门口一看,眼前的一切让罗小虎惊呆了。这那里是人呆的地方。一楼整个是一个大厅。大厅的正对面有夫妻俩正在炒菜做饭,做饭的后面摆放着一张床,床上有几个小孩正在打闹,看得出,这应该是夫妻俩的孩子。炒菜的地方的一边有一个水池,里面的水好象关不死,水一滴滴的流着,地下也满是湿湿的,大厅的中央摆放着两张饭桌,这应该是打工仔吃饭的桌子。在炒饭的对面有一个台阶式的上楼护梯,上面应该就是打工仔住的地方。罗小虎看到这种情况,想到自己的儿子就生活在这种地方,心理不由的一阵酸痛。此时儿子正提着行李下来了。
   儿子与夫妻俩来到了大街上,快到车站时,儿子说不回去,嘴里说的还有那以前说的几句话“丢脸不会丢到家,我会养活我自己的,死我也会死到外面”。想到儿子在外面吃的那份苦,罗小虎心痛了,他在大街上求儿子,可儿子怎么也不随他回家,罗小虎就这样在大街上痛哭了起来。哭着哭着,突然好象脑子被什么刺了一下,罗小虎醒了,原来,他做了一个梦。
 
天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恻隐之心 下一篇:【文缘】深深的雨巷(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