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文缘】深深的雨巷(小说)

【文缘】深深的雨巷(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文缘】深深的雨巷(小说) 这是南方著名古城纵横沟壑雨巷中的一条,他撑着一把新近购置的崭新仿古油纸伞,穿着还是大学里读书的半旧长风衣,带着二百五十度的近视眼镜,走在这岑寂的细雨蒙蒙的秋夜的雨巷。
   雨巷,孑孑独立的电线杆以瞌睡灯光的苍黄光线将他瘦高的身形拉扯的细长。他不知道这是一条什么名字的小巷,当然,他也并不需要知道这点,他只是在附近一处基建工地打工,因晚上受不了睡觉前的工棚里民工兄弟们的放纵喧哗,才将自己随意妆扮走进这条深深的雨巷,感受戴望舒雨中的孤独苦闷与傍徨,盼望获得一丝甜蜜爱情的曙光。他走在静悄的雨巷里触景生情,不由得轻轻吟咏戴诗人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仿偟在悠长,悠长
   又寂廖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这时,迎面走过来一位撑着天蓝底色花布伞的窈窕而冷艳的姑娘,苍黄的街灯下,他看她仰首如牡丹一样富贵而高傲,抛出对他不屑一顾的生冷目光,将他的心境搅乱如同眼前著风沐雨潇潇而下的几片梧桐落叶。
   他毕业于某大学语言文学系,首先是找寻专业对口单位,可是命运之神好像总是与他为敌,一天天一月月踏破铁鞋诞着厚脸皮找单位,他殚精竭虑,却如踽踽行乞者频频遭遇冷眼相向,乘兴而去败兴而归已是家常便饭。退而求其次,无需对口单位只需混到一口饭吃也行,但领地已被同期的毕业生们早早占领,生存要紧,只得来到这处建筑工地打工。他读书时曾在大学学报上发表过不少文学作品,得到过循循诱导的资深教授和同学们的好评,本想走文学写作的道路,但稿纸投出去总是石沉大海,微波不兴。他听人说,多年来,文学期刊杂志由于马屁颇多,明明贪官遍地,却高唱和谐之歌;明明国家政权岌岌可危,却吟风弄月,拨弦歌舞升平;明明官场假话屁话连篇,却奋笔瑶琴鼓瑟。作为一个作家、一个文学艺术工作者全然不知神圣职责和临危的使命,不能深刻地反映现实,反映错综复杂的官场,反映民生疾苦和民主的诉求;作品艺术质量和投枪匕首的锐意言词远远逊色于网络文学,几乎达到无人购买的境地。好不容易出一期刊物,写作者尽显江南才尽,毫无新意,购买力日渐枯萎萧条,于是倒闭的期刊杂志日渐增多。还有人说,如今写作出版不是靠文章水平,而是靠关系硬扎。既然写作当不得饭吃,就只能出卖劳力,力争当好一个高素质的普通劳动者。
   出卖劳力,当农民工也没有什么不好,无非是辛苦一点,每天做得多,想事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辛苦一年多,虽然没有积下多少余钱剩米,但身体强壮了。只是年纪轻,青春的荷尔蒙增多,找异性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他今天发一回书呆子气,想在这秋夜的雨巷,碰碰运气,或许能找着一个丁香一样结着仇怨的,哪怕不是十分漂亮的姑娘,品尝爱情的甜蜜。
   刚才遇见的那位姑娘太美丽高雅,她如何会正眼瞧他这个农民工呢!眼下又来了一位并不漂亮的姑娘,准确地说,是一位相貌平庸的胖矮姑娘,他确定和自己或许般配,想和她搭讪几句,可那姑娘和刚才那位漂亮姐儿一样,自以为是西施再世,对他斜乜一抹眼角的余光,头发一甩掩鼻而过,好比遇见一堆狗屎。他的心再一次被深深刺痛。他安慰自己,或许对方早已名花有主。他骂自己有些神经质,单相思,书呆子,哪里有这样去找女朋友的。他觉得好笑,笑自己痴自己颠自己冥顽不化。他这样一想,心又开始晃过神来。他继续往前走,任那蒙蒙细雨在油纸伞上聚成一串串滴落的伤心清泪。蓦地,他看见路旁一处闪着几盏霓虹灯的按摩店,那闪闪烁烁的霓虹灯如多情女子抛洒的媚眼,透过明亮的玻璃蒙着薄薄的似有若无的粉红轻纱,隐约看见里面几个涂脂抹粉的按摩女郎,穿着粉红的碧绿的低领毛线衣裳,裸露出一双双雪白的丰乳,恰若呼之欲出的芙蓉,又似聆听母亲的安详白兔,面朝雨巷,骚首弄姿,笑容款款,春暖花开。这镜头像磁铁一样吸引住了他的火样眼球,让他的青春热血沸腾澎湃、肌体膨胀。他听工友们说过,如今的按摩店就是鸡店,鸡店就是妓院的代名词,花上两百元就可让自己酣畅淋漓地耕耘春雨潇潇的肥沃土壤,就可让嘶呜的战马驰骋于刀光剑影的疆场,就可让久旱的花蕾在广袤的草原上迎风怒放。现在的治安管理也比以前人性化,任它半公开存在,让那些长年累月只身在外的同样有七情六欲的农民工,以解性饥渴的燃眉之急,即便这样,也不比贪官们通奸无耻下流。他也是二十四岁的人了,读初中时就懂得了性的神秘和渴望追求,为了读好书为了出人图地,他从高中,直至大学就一直压抑自己的性。但此刻,他有些压而不抑了,那沉积多年的烈火岩浆不可遏止的就要在此刻喷发。他多想立马厚着脸皮低眉眯眼闯进按摩店,一泻千里的痛并快乐。可他又一想,这样行吗?即便获得暂时片刻的苟欢,也难掩内心长久的空虚与寂寞。况且,他是一个二十一世纪有知识的大学毕业生,肩负着知识和文明的使命,担当着年轻一代伦理道德的崭新观念。要保持新一代知识分子广泛的高尚的人格,必须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没有真爱,宁可孤独一生,也不能让污秽丑恶玷污灵魂贞洁。想到这里,他脸红着羞愧地迈开了停止的脚步,收回了粗鄙贪婪的目光,迅速向小巷尽头走去。以至于一位满怀希望的按摩女郎,拉开玻璃门,失望地张望他远去的高大背影。
   他大步走过一段雨巷,再不回望那孤零零的可怜的按摩夜店。他游魂般地彳亍在深深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又在他心中回响:
  
   撑着油纸伞,独自
   傍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廖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作于2014年12月中旬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找寻儿子 下一篇:疯女人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