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有一种爱很凄迷

有一种爱很凄迷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都说男追女如隔山,女追男如隔纱。小柯却正好相反,她追求心仪的大学同学刘洋很久了,可他始终微笑着拒绝,仿若她是猛鬼野兽,避之而不及,其实小柯长得很美,体型标准,皮肤白皙,笔挺的鼻梁上镶嵌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像秋天清澈的小溪,明艳动人,却触动不了刘洋的心弦。
   对于刘洋的拒绝,小柯并不气馁,一直小心地黏着他,不吵不闹只是静静地跟在他左右偷偷看着他,希望有一天,他会回心转意,可他只用冷漠的眼神冰冷地扫在她身上。
   小柯被他的冷,冻得失去了勇气,可当她听说,征服一个男人首先要征服他的胃时,她又鼓起勇气,亲手做了便当当着同学们的面,放在他面前转身就走,不想给刘洋拒绝的机会。而刘洋追上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饭盒猛地摔在她怀里,冷冷地说:“别搞这些没用的,我不接受。”
   小柯哭了,她仿佛听见了无数个声音在嘲笑她。她红着脸跌跌撞撞地跑了,那天她哭得天昏地暗。室友们劝她,别再去找他了,就当他是块不开窍的石头。
   小柯哭得更加悲切了,她说:“就是块石头我也要捂热他。”
   室友们都无奈了,任由她哭的悲悲戚戚,都觉得她太矫情了,爱是双方的,一方爱得死心塌地算什么?
   那晚其实刘洋也没睡着,他的心里有些不忍,当众如此绝情地拒绝一个女孩子,真怕她会想不开。一夜辗转反侧的担心,在看见她的身影时化作了乌有。她,第二天同样的地点,同样的饭盒,同样放在了他面前。
   刘洋惊呆了,他觉得不可思议,女孩的脸皮不是厚到一定程度,就是女孩不肯认输,至于爱,他笑了,他不相信,爱情在他心里早就死了,不是他经历过爱情,是他从来没爱过任何人,因为他怕,怕俩个人生活在一起像他的父母一样,打架吵闹,摔东西,互相打爹骂娘,有时还拿他出气。童年的他一直生活在战战兢兢中,那时候他就想,长大后一辈子也不要结婚,不要恋爱,更不要这样生活。
   可他对小柯越来越绝情不起来,她那双失望的眼神总是出现在他的梦里。爱情也许在不经意间已经驻扎在他的心里,只是他不敢承认罢了。
   小柯还是每天给他送饭,他一如既往地拒绝,只是等她走之后他才把便当仍进垃圾桶里。刘洋的朋友都说他在耍酷,像小柯这种美女能甘心为他付出这么多,换做别人,早就把她当珍当宝了。
   刘洋并不解释,只是一如既往的孤单着,独来独往。
   那一天,天很阴,放学时下起了大雨。小柯拿着伞站在雨中等着他,把伞罩在他的头上,他躲,小柯猛地抓住了他的手,把伞硬塞在他的手里,冒着雨跑了。
   那天之后,她感冒了,高烧不退,一直喊着他的名字。他真的来了,看着她的样子,泪水迷离。
   从此她成了他的特别,虽然不承认她是自己的女友,可对她的关心,谁都能看见。她很开心,总说她最喜欢雨,最喜欢淋雨,因为雨是她的媒人,让她收获了一份爱情。
   他听了只是微笑,小心地抓住她的手,避免她在高谈阔论的时候,忘记了躲人。
   有时候幸福来得突然,失去得也快。
   那天在课堂上,他被老师提问,突然晕倒,被送进医院后查出了有严重的心脏病,如果不做心脏移植,估计活不过半年。
   刘洋听了这个消息,人一下子就傻了,呆呆地说:“我不做心脏移植。”
   因为他已经几天没看见小柯了,那个在他没病前整天粘着他的小丫头,在他病后,就无影无踪了,看吧!这就是爱情,就是他放下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全心去接受的人,在他最需要她的时候消失了,所以他想到了死,想用这种极端的办法忘记痛苦。
   不过小柯还是来了,只是身后跟着一位帅气的男生,她笑得有些不自然,她说:“我以为爱情很高尚,很纯洁,可爱情不是,真看见你倒下了,我想了很多,觉得你就是接受了心脏移植也未必能健康,能照顾我,给我爱情,所有我放弃了。”
   刘洋没有责怪她,只是懒懒地摆了摆手,让她快走,不想再看见她那张脸。那一晚他决定了要接受心脏移植,因为他要健健康康的活着,要活给她看。
   心脏不是说有就有的,要等捐赠,最主要的是需要排号,有的人等到死,也没等到有人捐赠。他却非常幸运,没过一个星期就等到了捐赠,一次大手术,机乎等于重生,两个月后他回到了学校,老师同学不变,可她却不在了。
   他四下寻找,想要让她看看自己生龙活虎的样子,可她却消失了。
   他有些失落,旁敲侧击地打她的去向,都说她傍个大款出国了,他听后更加落寞了。
   换了心,经历了这场爱情的失败,他对于爱情看淡了许多。所有精力都用在了学习上,成绩得到了突飞猛进,可见一分汗水一份收获,毕业后他以优越的成绩进入了一家大公司。
   十年弹指一瞬,这十年中他结婚生子,过上了有车有房的幸福生活,偶尔他还是会想起她,还会莫名的心悸,他以为是心脏又出了毛病,带着担心他去问医生,医生建议他不要思虑太多,心脏很好并没有出现问题。
   他这才放心,从医院回家的路上,他看见了一位妇人,呆呆的望着马路站着,他仔细一看,竟是小柯的妈妈。他走过去,扶着她,小柯的妈妈呆呆的扭过头,指着马路说:“别拉我,我女儿在这里,她冷……”
   刘洋似乎觉察到小柯妈妈的精神有问题,他出于关心,问小柯妈妈住在哪。小柯妈妈哭丧着脸,说什么也不回家。这时候一个老头跑了过来,扶住小柯妈妈说:“你怎么又跑来了,快和我回去。”说着冲着刘洋点了点头表示感谢,他便是小柯的爸爸。
   刘洋假装无意地问道:“怎么你们没有儿女吗?为什么不让儿女们照顾她,这样跑出来很危险的。”
   小柯爸爸叹了口气说:“我们只有一个女儿,她十年前在这里出了车祸,***妈受不了刺激,疯了。”
   “啊……”刘洋惊呼,问道:“你女儿叫什么?”
   “叫王小柯!这孩子不知道怎么,像是预示自己会死一样,签了一份器官捐赠书,哎!死了都没留个全尸……”说着小柯爸爸搀着小柯妈妈蹒跚而去。
   此时的刘洋突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那么幸运,没到一个星期就得到了捐赠。他怎么也想不到小柯竟然这么傻,用这种残酷的方式来延续她的爱,鼻子一酸,他哭了,泪水夺眶而出,朦胧中他依稀看见了一抹白色的身影,在马路中央痴迷的望着他。
   “小柯……”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疯女人 下一篇:打工仔见闻实录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