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打工仔见闻实录

打工仔见闻实录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我在家门口等着广东车,用手拦了几辆,竟然等到一辆要价二百五车费的车,俺没上。眼看日落西山红霞飞,只好踏上了开往南宁的火车。
   在南宁待了几天,到高新区,玉洞工业区,南宁废才市场,都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于是搭火车直达珠三角。下了火车骂一句:东莞,老子又来了。来干吗?
   东莞常平火车站外边,黑的,摩托车,公交车,私人宝马奔驰各自霸占半条街道,花坛蚂蚁爬过的地方,不知道谁扔了一些烂苹果,饼干,尘土是没有,但白色塑料袋遍地飞扬。人潮涌动的外来工出了火车站,散落到东莞的各个乡镇谋生,为建设新东莞付出一份力。
   常平我很多年前就来过,十七岁的年纪,一无所知,一个背包,经过常平火车站,差点被一个肥仔拉上一辆虎门方向的私家车,我的方向是回广西。我不去,他硬拉,还放出狠话:刚才打电话一分钟十块,你不给的话,出不了常平火车站。拉扯中,他扯到我的头发和背包,我一脚踢了他的小弟,我飞跑!
   这是好多年前的事了,现在想起来,又回到这个地方,曾经发生的事情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常平’这两字很有意思,反过来叫平常!平常老子都不出门的,因为出门指定会去逛街,一逛街又怕遇见老相好,又怕把辛苦赚来的钱花精光,所以我叫马出门。平常我马出门,只在家写字作画,打工是业余爱好。住的闲了闷了,不想活了,一进厂就知道自己多幸福,比我苦的人千万个。
   常平是东莞的交通枢纽,来往广州,惠州,深圳等地的车络绎不绝!常平火车站对面,快餐店,劳务派遣公司,日租房15元→100元不等…开往各个乡镇的售票员扯开嗓子,招呼乘客。
   我尿急得很,想找厕所又找不到,于是跑到比较偏的房子后边想就地解决。正在这时,突然冒出一个高跟丝袜超短裙的二十好几的女郎,嘴唇红得像玫瑰,她的长发披肩,袒胸露背的伸出一只手拦我的去路!她说:“玩一下吧!”我说“好啊!”“去到哪里?”我说我先上厕所,你等一下吧。我开闸泄水完毕,就夺门而去。那女郎从身后追赶出来呼喊:“你跑什么啊?不玩了吗?”我说:“我没空啊,我是来上厕所的!”
   搭车到大朗镇,发现房子破破烂烂,物是人非。几年前在大朗逛街,经常能遇到老家的兄弟姐妹,现在人走茶凉了,人都不知道散落到何方混日子了...
   大朗昨晚又有人被砍死了,前几年我们老家的几个矮小的兄弟在大朗逛街被被几个捞仔敲诈,两人没带钱,留下一人作人质,另一个被逼回去拿钱赎人。结果回去的人直接跟厂里的人说被敲诈的事,全厂大部分男同胞停工拿上水果刀,钢管就出去把那几个家伙打成蜂窝状,连治安队都不敢管,那时候大朗的制衣厂里都是我们老家人多。
   大朗的佛子凹也是经常发生血案的地方,曾有人开摩托车拉客去到偏僻的地方把人抢了,也有开摩托车的被那些伪装成客人的叫你开车到偏僻地界连车带钱被抢劫的,那些犯罪份子问他到哪里,他不说,只是乱指路让你走,等你发现怎么越走越偏僻的时候,一把刀已经顶住你的腰部。
   大朗天桥下车来车往,下边的牛杂摊,水果摊,横七竖八地占道经营。隔壁的长富步行街人来人往,各种店铺沿街摆开。只是正在兴建的高楼下,几个貌似乞丐或者疯子的人正懒洋洋得躺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搞不明白,如果是疯子,他也懂得饿了要到垃圾桶找东西吃。一个城市出现这种浑身破烂,长发赤脚的人,你说这座城温暖吗?太悲哀了吧!那些熟悉的地方,拆的拆,搬迁的搬迁!我也走了!
   搭车回到下岭贝,伟易达的大门,每天迎来一些新员工,又走了一些人,感觉像个车站,永远留不住人。一条笔直的路贯通城乡结合部,下岭贝没什么地方好玩,只有一个小小的聚宝园,一个小山坡,逛一圈就能走玩。周围的店铺跟东莞其他镇区一样,除了桂林米粉店,就是沙县小吃!美宜佳,超市,综合市场,网吧,理发店!
   我背着行李穿过几条街,看到某玩具厂贴着一张招聘广告。问守门的狗:“还要人吗?”狗说:“广西的,女的要,男的不要!”尼玛,广西人给外地老板的印象真的只剩打架闹事,罢工了吗?谁他妈妈的搞臭了广西人的名声,我想广西人是能吃苦的,做事也是认真的,但绝对不能受气,有些老乡你把他惹恼了,他K你一顿工资都不要就跑了,说团结,在外乡还得看河南佬!
   不知道走了几条街,租了几天的房子,鞋子跑烂的前一天终于找到一份塑胶厂的工作。在厂门外签好合同,拿上行李跟着一条狗上了三楼,挑了一个靠阳台的下铺床。看着房子破破烂烂的,宿舍垃圾成堆,房后边是一个晒衣服的阳台,一旁的空间把厕所和冲凉房一分为二。
   从阳台可以看到一条高速路横跨在两百米开外的桥墩上,想家的时候我就站阳台看车来车往。厂里包吃不包住,没早餐,住扣二十元人民币,水依然是凉水!上班时间是(8:00~12:00)(13:30~18:00)(19:00~?加班到几点完全是看赶不赶货)。早上我起床,洗刷完毕,因为临时工上下班不必打卡,我也不急,听完一个文员给我上完政治课,太阳起来了。厂里用作生产车间的一栋楼,一楼是注塑车间,二楼包装部,三楼移印部!我以为要上夜班的注塑部才缺人,原来那些人不想走,看在钱的份上他们尽忠职守。
   到保安室拿我的电池板和万能充,狗说没有卡不能充,没有卡的丢失他们不负责!搞啥子哦!车间不给充电,宿舍也没有排插,垃圾的厂,必须从节能省电开始。
   到了车间,站在流水线前台等候安排!一个肥型猛男组长叫我登记,写上大名鼎鼎,我写好后,他说:“广西的?”我说“是!”他满脸惊喜说:“友仔哦!我也是!”广西仔哪里都有。
   车间分成五条拉,我问怎么都是女的当干部!他说:“女汉子嘛!”厂是她们家亲戚开的。我被分到第三条拉,每条拉,长长的流水线旁边各自坐着几十号人,男女老少均有!坐前边的人开着个大烤箱,把那些塑料配件烤软就组装,然后点胶水固定,带工帽的比穿工衣得多,据说临时工押一个月工资,流水线作业我看着头痛。
   这样熬到下班,水也没喝,怕跑厕所挨骂,没有离岗证寸步难移!也不能聊天,只能埋头苦干!下班了,各位仁兄飞奔到饭堂,洗手,洗碗,打饭,排队打菜,管理餐也不过多几块肉。餐桌上堆满吃剩的饭菜,脚下瓷砖地板布满米粒,现代米虫啊!
   睡了个午觉,宿舍两个九零后狂聊,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决定周末的晚上一起吃饭还是去网吧通宵,或者去溜冰…
   上班途中三个九零后又嬉戏打闹,一个穿橡皮筋大短裤的被身后的哥们一扯,春光大泄,于是各自扯对方的裤头,上演中国版的日本相扑。又是下班,然后加班,无聊中度过了一天!
   冲凉,洗衣服,睡觉,明天又是如此度过!决定元旦回家,或者回阳朔,去海南岛…宿舍有一个柳州的,贵州的,湖南的,只是每天都有人走,有人来,除了学校和医院不缺人,工厂也不差人!只是我要卧底写一线打工一族,吃苦受罪,在所难免!成就大业者宠辱不惊!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有一种爱很凄迷 下一篇:红灵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